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都市超级医生在线阅读 - 第0558章 纽约三堂会审

第0558章 纽约三堂会审

        隔天清早,周庚身受重伤,连夜坐飞机赶回纽约肯尼迪机场。

        只是他刚下飞机,还没来得及打个电话安顿一下,就被早早收到消息的绝命堂成员给护送着回到了绝命堂在唐人街的那处隐秘据点,也就是唐人街边缘的那栋四合院。

        说是护送,实际上那三个初入凝神期的人,都只是来负责看押周庚而已,毕竟说的不好听点,周庚现在可是同门相残的嫌疑人。

        一行人进了四合院,那三个带着周庚回来的成员根本就没迈过门槛,便直接转身告辞。

        而周庚则是进了大院,挨个向在场的三位执事和蒋辰行礼,“弟子见过师父,三位执事。”

        至于同样在场的魏凡,则是被他直接给无视掉了,甚至周庚还意味深长的眯着眼睛打量了魏凡几眼,魏凡却装作浑然不知。

        “不是早都打电话通知你回来了吗?怎么还是耽搁了一天?”蒋辰双手背在身后,略有不快的皱着眉头。

        周庚闻言不禁一怔,想了想还是硬着头皮回道:“在南非有些事情,耽搁了。”

        他最终还是没说自己其实是去找刘怀东干了一架,毕竟没干过刘怀东,甚至还差点把命留下,除了自己的一身内伤外,没有任何证据能够证明这件事,说出来也只是要解释的事情更多了而已。

        “有些事情?哼,我看你是想做好善后工作吧!”徐龙象冷哼一声,面无表情的朝周庚伸出右手,“把你出发前,在绝命堂领的那份软筋散拿出来。”

        “这个……”

        听到徐龙象竟然有这个要求,周庚顿时有些尴尬,脑门上也是不自觉的渗出了几分冷汗。

        软筋散自己出发前,倒的确是领了一份,不光是他,连夏侯军和魏凡也都各自在绝命堂领了一份这东西,可是他的那份,已经在昨晚和刘怀东交手时用在刘怀东身上了啊!

        这软筋散饶是整个绝命堂,甚至整个毒师界,也只有白虎执事邱岩能配出来。

        已经用掉的东西,周庚怎么可能凭空再变出来一份交给徐龙象?

        看到他扭扭捏捏举棋不定的样子,徐龙象不由得竖起剑眉,冷声喝问道:“怎么,拿不出来?”

        “这……回禀青龙执事,实际上昨晚我回来之前,先去找刘怀东打了一场,那份软筋散也已经……用在刘怀东身上了。”

        周庚说出这个理由时,心都在狂跳不已,天知道为什么,明明说的是真话,可当他在面对徐龙象那横眉冷对一脸杀机的怒容时,心里却总是战战兢兢的好像自己在说谎似的。

        “用在刘怀东身上了?”

        徐龙象眉头一皱,目光如炬的死死盯着周庚,“如果我没记错,蒋辰应该是昨天早上就通知你回来了吧?接到你师父的通知,为什么不马上会绝命堂,还要去找刘怀东?”

        “我当然是想用刘怀东的尸体来证明自己的清白,夏侯军被杀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被人再三逼问下,周庚心里也难免有了几分火气,毕竟现在这场面,对他而言实在是太特么憋屈了。

        徐龙象冷哼一声,再次沉声逼问道:“你想证明自己的清白?那么好,结果呢?”

        “结果,我……我不是刘怀东的对手。”

        “呵呵,我看你不是想证明自己的清白,根本就是跟刘怀东合谋杀害同门,现在事情暴露了就想杀刘怀东灭口吧?”

        这回还没等徐龙象开口,邱岩就抢先说道:“刘怀东什么修为你什么修为?你和魏凡单打独斗根本不可能是刘怀东的对手,这点连我徒弟魏凡都知道,你这个号称大智近妖的家伙会不知道?”

        “而你在明知不敌的情况下,依然去找刘怀东,只有两个可能,要么就是你已经乱了阵脚,要么就是你去找刘怀东,根本就是做戏给我们看的!”

        邱岩这番话说完,可谓是字字珠心。

        正是这样一番分明强词夺理,但却毫无破绽的话,让周庚竟然都无法反驳半句。

        心里无比憋屈的周庚,此刻唯有低垂着脑袋,站在几位长辈和魏凡面前,双拳攥的死死的,牙关也咬的吱吱作响。

        始终在旁边皱着眉头的蒋辰,似乎有意想为自己的弟子辩解几句,可话到嘴边,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毕竟现在事实就摆在他面前,几乎所有不利的点,都是指向周庚的,而此刻的周庚就特么是黄泥掉在裤裆里,说不是屎也是屎了。

        就在周庚心里憋着一股气,恨的咬牙切齿时,徐龙象也是再次开口。

        “还有,我徒弟脖子大动脉上的牙印,很明显是螣蛇蛊幻化的蛟龙所为,而你在执行这次任务之前,努查就把这普天之下的唯一的蛟龙借给你了,这件事你怎么说?”

        “这事肯定是刘怀东干的!”周庚或许也是被逼急了,当下想也不想的就开口反驳了一句,“刘怀东那小子也能养蛊,而且身上就带着一条蛟龙,这是我亲眼所见!”

        这话刚从嘴里蹦出来,周庚就把肠子都悔青了。

        他亲眼所见?现在在这几位绝命堂高层的眼里,他周庚能有多少可信度?

        如果是在这次出事之前,整个绝命堂那是都公认周庚是他们的智囊的,甚至当初周庚怀疑身为玄武执事的刘长生或许有鬼,其他几个高层也都认真对待,正儿八经的查了一下。

        可是现在呢?

        周庚不管说什么,在他们看来,也都不过是在为自己开脱辩解罢了。

        果不其然,听到他这话后,徐龙象先是一脸不屑的冷笑一声,旋即把目光投向身边的龙石,“朱雀执事,这事你怎么看?”

        “这,这个……”

        龙石支支吾吾的,半天从嘴里也憋不出个屁来,养蛊这事儿别说是全华夏了,就算全世界,这几百上千年来也就只有他们苗疆十万大山的人,身上有大战神蚩尤的血脉,才能干的了。

        说其他人能养蛊,而且还是饲养苗疆跟金蚕蛊齐名的螣蛇蛊,而且还特么把螣蛇给养成蛟龙了,这不纯粹是在打他龙石的老逼脸么?

        想到这里,龙石看周庚的脸色,也有些不大友好了。

        原本因为周庚和自己外甥努查的关系,这事儿龙石从头到尾都没有发表过什么针对周庚的言论,摆明了不愿蹚这个浑水。

        可是现在吗……

        从始至终都没发一言的龙石,也是目光阴鸷的剐了周庚一眼,旋即斩钉截铁的回道:“根本不可能,老头子我敢用脑袋担保,这世上除了我们苗疆子弟,绝不可能有人会养蛊!”

        “事到如今老夫也不怕告诉你们,这蛊术本就是从蚩尤一脉传下来的,其中诸多秘法都必须得有蚩尤血脉之人才能施展,尤其是血脉精纯到有资格饲养螣蛇的,在我苗疆十万大山也都是万里挑一!”

        “可!”

        周庚刚要开口,就被龙石铁青着脸直接挥手打断,“你不用多说了,事到如今老夫也劝你一句,少为自己找那些莫须有的借口来开脱了,老老实实领罚,说不定青龙执事还能网开一面让你少受些罪!”

        现在就连龙石,都开始针对自己了,恐怕在场的几人里,也就唯有师父蒋辰还站在自己这边。

        但无奈的是,就算蒋辰有意要偏瘫周庚,也不可能当着这三大执事的面,直接跟他们撕破脸皮吧?

        当下周庚便是心头升起一团怒火,呼吸也跟着粗重了几分,胸膛不住的上下起伏着。

        不过最要命的是,就在这关键的时候,魏凡竟然又一次站了出来,“各位,大家也不用再浪费时间对峙了,既然他不说真话,我这里倒是还有些证据。”

        说话间,魏凡还颇有深意的瞄了周庚一眼。

        就是他这一个眼神,让周庚心里都是不由得咯噔一下,不知道为什么,周庚总能感觉到魏凡说这话不像是在无的放矢,尽管连他也猜不到,魏凡到底还能拿出什么证据,

        邱岩相当欣慰的看了自己的爱徒一眼,跟着嘴角含笑的说道:“哦?小凡你还有什么证据啊,不如拿出来给大家看看。”

        听到自己师父的话,魏凡嘴角微微扬起几分不易察觉的笑容,伸手在兜里一阵摸索,旋即竟是掏出了一个信封样的东西。

        拆开信封,里面赫然露出了几张照片。

        照片的背景都是在一家不算华丽的咖啡厅里,而拍摄者的角度,则是在咖啡厅一扇落地窗的正对面。

        几张照片的内容,无一例外都是周庚和刘怀东在一起吃饭,甚至还有说有笑,推杯换盏。

        看到那些照片上的画面,周庚顿时如同五雷轰顶般,脑子嗡的一声,“你怎么会有这些照片?你他妈陷害我!”

        “呵呵,想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魏凡冷笑着把几张照片分别散发给几位执事,甚至连蒋辰都有一份,而后才冷笑着看向周庚。

        “要不要跟大家解释一下,你为什么会在南非跟刘怀东一起吃饭?而在吃饭的时候,你们又聊了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