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这个大佬不要惹在线阅读 - 第一章? 活腻了

第一章? 活腻了

        大光明顶。

        一个很怪异的名字。

        发音很怪异,字符也很怪异。

        在大澜星界,此前从来没有出现过这样方块状的字符。

        但是,近千年以来,这里却已经成为了整个大澜星界最最著名的修行圣地了,连带着“大光明顶”这四个怪异的方块字,也已是人尽皆知。

        这种被命名为“汉语”的语言和文字,甚至成为整个大澜星界所有修真者必须掌握的基础课程之一。

        此刻正值清晨,朝阳东升,整个大光明顶都沐浴在蔚红的日光之下。

        柳宗云站在山脚下,仰头,看着山体上那四个似乎闪着金光的硕大方块字符,面上心间,自然而然便有一种难描难画的激动。

        甚至于,他身上那多年来身为天一宗宗主的无涯气度、上师气势,也因此不知不觉便瓦解许多,似乎忽然之间,就又回到了六百多年前,自己初初拜入恩师座下、被赐法名“柳宗云”的时光。

        而事实上,自己也已经六百多岁,眼看寿元就要走到尽头了。

        当年入门时的师兄师弟们,即便是最杰出的那几位,在此前的两三百年里,也都已经相继凋零,师尊座下弟子,竟是已经仅自己一人在世了。

        现如今,一晃就是三百多年过去,师尊在这大光明顶闭关至今,一直无人敢来扰他清净,昨日却忽然万里传音,命自己上山,怎不由得柳宗云心绪激荡难平?

        “师尊他老人家,应该是要再登一步了。”他心想。

        于是,虽远在万里之外主持宗门诸事,可一旦接到师父传音,柳宗云还是第一时间交待下事务,孤身御风而来。

        此刻抵达山下,他仰头盯着那四个大字看了一阵子,有些发呆,似乎陷入了某些美好的回忆之中,但还是很快就回过神来,略整衣衫。

        却在此时,没等他开口请见,便忽然有一道淡然的声音送到了他耳边,“宗云来了?上来吧!”

        是师尊!

        时隔三百多年,再次听到师尊的声音,那一刻,饶是柳宗云定力过人,也是控制不住地又是一阵心绪激荡。

        这声音,数百年来不曾变过,虽然时至今日,连自己的徒子徒孙,也早就已经成百上千,但一听到这熟悉的声音,却仍是叫人忍不住当即生出孺慕之情。

        当年收自己入门的时候,师尊他老人家已经名震大澜星界,而自己,却只是一个天赋平平,似乎注定了要一生庸碌的年轻人,得蒙师尊青眼相加,竟另辟蹊径,一路将自己接引上来,方才有了自己今日的这般修为。

        能得六百年岁月修持,皆恩师所赐。

        “是,师尊!”

        声音带着些微微的颤抖,柳宗云毕恭毕敬地躬身应了一声,随后身影忽然消失在原地,下一刻,他已经出现在了半山腰,再下一刻,他又上数百丈。

        大光明顶高千丈,山势巍峨。

        当年师尊看中了此地,只嫌这山势杂乱,遂一剑斩去半座山,投之浮罗海,只留今日这半片山,并在断山之壁亲笔书写“大光明顶”四字,由此,此山名动天下,“大光明顶”四字传扬整个大澜星界,而师尊一手创立的天一宗,也自此奠定了大澜星界修真第一宗门的地位。

        片刻之后,柳宗云终于登上了顶峰。

        不远处,一人独立山巅,山风鼓荡起他身上麻袍,形影逸然。

        “弟子柳宗云,叩见师尊!”

        威震整个大澜星界的天一宗宗主柳宗云,此刻毕恭毕敬无比虔诚地跪伏在地,遥望大拜,声音因心绪的激荡而微微颤抖。

        “罢啦!”

        山上那人缓缓转过身来。

        是一个形容俊朗的中年男子。

        柳宗云也抬头,看过去,那熟悉的面容,令他不由得顿生孺慕之情,道:“师尊闭关三百年,容颜不改!”

        那人闻言脸上露出笑意,淡然地道:“宗云呀,你这头发,都花白啦!”

        柳宗云正爬起身来,六百余岁、须发花白的老者,此时闻言竟是露出一副赧然的模样,道:“弟子怎比师尊!弟子……老了!”

        山上那人闻言先是缓缓点头,旋即叹了口气,“是啊,走得还剩你一个!唉……”

        这个话题,自是令人伤感。

        多年来执掌大澜星界第一修真宗门,已经罕少有什么事情值得动情的柳宗云,竟在此时不由得红了眼眶。

        谁没有少年的时光呢?谁不怀念少年的时光呢?

        想当年,师尊座下入室弟子一十七人,每一个都是人中龙凤,柳宗云入门算晚,但仍然有机会同师兄们一起,聆听师尊的教诲逾三十年,打下了无比坚实的基础,其后也不乏相见的机会,一直到四百多年前,师尊决意闭关,尝试突破,在突破后也不再收徒,才见得少了。

        但师尊闭关了,诸位师兄仍悉心辅导,这才有了自己持续的突飞猛进,最终以中人之资,有了今日的这番成就。

        然而现在,当年山间喧声哗语、嬉闹呵斥的一众师徒,竟是已经只剩下当面的师徒两人了,怎不叫人伤感之极?

        一时间,山风鼓荡,师徒二人都是无语。

        过了好一阵子,柳宗云才终于收敛起情绪,笑问:“师尊忽然传召,莫非是已经得窥大道了么?”

        山上人闻言点了点头,笑了笑,但落在柳宗云这样熟悉他的弟子眼中,却忽然察觉到师尊的脸上,似乎有一丝莫名的疲惫。

        还不等他诧异什么,片刻后,那人已经开口道:“大道么……看见了。”

        柳宗云闻言大喜。

        大澜星界可以追溯到的修真史,已有上万年之久,但所有有史可查的纪录,自己的师尊已经是巅峰,上万年以来,达此境界者,不过三五人而已,因此,三百多年前登临巅峰之后不久,师尊便提出,想要再行闭关,以尝试打破拦在大澜星界修真者头顶的天花板。

        如今已是三百多年过去,师尊果然成功了!

        这个时候,柳宗云当即就要开口恭喜,但偏偏,此时山上人却抬起手,摆了摆,道:“看,是看见了,但是,我还是决定不走了!”

        柳宗云闻言愕然。

        “大道至简,太上忘情……呵呵!若忘了那情,我要这道还有何用?”

        柳宗云再次愕然。

        片刻后,那山上人叹了口气,复又转过身去。

        忽然之间,柳宗云似乎感知到了某种莫名的情绪,这感知,第一时间让他浑身发麻,不由得颤声道:“师尊……”

        那人闻言久久不语。

        忽然,他背对着柳宗云,道:“宗云呀,我想家了……”

        那声音里,带着莫名的疲惫。

        柳宗云愕然。

        “师尊的家不是就在……”

        “那不是我家,我的家呀……在一个很远的地方,回不去了,回不去了……”

        这声音,竟有些莫名的萧瑟之意。

        此时,那人又道:“我家那边,有一种树,叫茶树,它的树叶,是可以泡水喝的,我都一千多年没喝到了,真想再喝一杯茶。”

        意态阑珊。

        形同呓语。

        柳宗云闻言犹豫了一下,问:“师尊说的,可是苦芊叶?”

        那人摇头,“不是!咱们这大澜星界,我找遍了,没有茶树!”

        说到这里,那人不由得又是微微叹了一口气。

        某种预感越来越真实,也越来越叫柳宗云感觉心悸。

        “师尊……”

        “宗云呀!我已经看见天道了,我知道该怎么做,但是……我不愿意做了。是真的不愿意走这一步了。”

        说到此时,那人叹了口气,复又道:“之所以想要再往上走一步,是我想突破大澜星界对我的束缚,想试一试,看突破了之后,我能不能找到回家的路,找到那颗星球的坐标。但可笑的是,若想突破,我就必须忘掉这一切……”

        “呵!”

        他冷笑一声,“太上忘情啊,太上忘情!其实我早就活腻了,只因有这一丝执念在,想要回去再看一眼,哪怕只看一眼……我不能忘,也忘不掉啊!”

        说到此处,他忽然就停了下来。

        一时间,山顶上安静得只剩下风声。

        柳宗云心里,那种心悸的感觉来得越发真切了。

        过了好一阵子,那人转过身来,看向柳宗云,重又恢复了淡然,道:“宗云呀,这次叫你来,就是为了再见你一面,底下那些徒子徒孙的,对我来说什么意义都没有,在这个世界上,我熟悉的人,就只剩下你一个了。”

        柳宗云的身体已经不受控制地有些颤栗。

        “师尊……您……”

        他语气仍是淡然,却自然而然带着一抹说不出的坚定,“不必说了。你,我已经见到了,余愿已足。接下来的路,我就不走了,你来走吧!”

        “师尊!”

        柳宗云终于控制不住地噗通一声跪倒在地。

        然而此时,那中年人却只是轻描淡写地摆了摆手,道:“去吧!待会儿为师给你的东西,要收好,但接下来,就看你自己的机缘造化了!”

        柳宗云伏地恸哭。

        但他的师尊,却已经不再说话。

        过了好大一阵子,须发苍白的柳宗云终于抬起头来,看向自己师尊的背影。

        此刻,他听到了自己的师尊留在这个世界上的最后一句话。

        那是很轻的一声呢喃。

        “梁园虽好,非我家乡啊。”

        这话入耳时,正是红日高悬,师尊整个人都被笼罩在强盛的日光之下,他身上的麻袍随着山风鼓荡飘摇,飘飘然有霞举飞升之态。

        随后,柳宗云便看见自己的师尊背起手,微微扬起脸,似乎目光正在看向那遥远且不知尽头的天空。

        片刻后,他的背影忽然一虚。

        柳宗云忽然感觉有一股剧痛,顷刻间由自己的心间漫溢开来。

        那一刻,他不由得浑身发麻。

        “师尊!”

        山风鼓荡,师尊那仰首视天的高大背影,忽然间散碎成尘,一阵风过,顷刻间便被风吹散,旋即更是消散在空气中,无影无踪。

        柳宗云跪伏于地,终于忍不住再次恸哭出声。

        俄尔间,一道强盛之极的金光,忽然于那人形影消散之地爆发开来,并在顷刻间便从柳宗云身上掠过,向着四周的天地席卷而去!

        一时之间,连太阳也失了颜色。

        在这金光的最盛处,跪着须发花白的一代仙尊柳宗云。

        …………

        史载:大成玄妙广元宏远慧宇明宙至圣道德天尊、大光明顶上师袁立阳,于中古历三千四百零四年春三月一十六日,寄道大光明顶,白日飞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