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这个大佬不要惹在线阅读 - 第二章? 叶落归根

第二章? 叶落归根

        明显的时空错乱感。

        思绪似乎被一只无形的手拉扯着,肆意地蔓延到了无限远。

        伴随着轻微的头痛。

        纯粹的、精神撕裂一般的疼痛。

        似乎无边无际的黑暗中,袁立阳忽然睁开了眼睛。

        久睡之后的唇干舌燥。

        不远处有个绿色的小灯亮着,时明时暗,似在呼吸一般。

        深吸一口气,袁立阳下意识地翻身,从床头柜上摸到了手机。

        按亮,凌晨两点四十八分了。

        这个时间,当然应该继续睡觉。

        袁立阳此刻的脑子有点迷糊,思维滞涩,足足思考了好几秒种,他才判断出来,自己应该继续睡觉——但眼睛刚刚闭上,又忽然睁开。

        不对!

        他猛地踢开被子,翻身下床。

        想了想,返身打开了灯。

        卧槽!

        这里是……

        咽下一口唾沫,稍稍滋润了一下干燥的嗓子。

        眨眨眼睛,甩甩脑袋。

        没错,这是一个大约不足二十平方的小卧室,室内温暖如春。

        熟悉又陌生的感觉。

        那小绿灯还在呼吸般一明一暗。

        这玩意儿叫啥来着……

        大道艰难,自当舍弃一切可以舍弃的烦扰。

        实在不舍得舍弃的,至少也该压制起来,不至使其影响了自己的道心。

        但是当某个熟悉的事物出现,还是足以唤起一点点的熟悉感,更何况多年来呓梦成痴、已经是近乎被烙印在生命最深处的渴盼?

        然后,当你沿着这一点记忆,去打开那早已尘封的日历……轰的一下,脑海里似乎炸开了雷。

        对,那是电脑显示器。液晶的。

        去年暑假刚赶时髦换的。

        转身,从床头柜上拿起手机。

        诺基亚。

        很熟悉的直板造型。

        袁立阳伸出手指,近乎条件反射地点开……

        感觉有点别扭。

        自己应该是用过更先进的东西,因为内心似乎下意识地就感觉它是个老古董。

        不对……诺基亚?

        千年修行的泰山崩于前而心无所拂的道心,顷刻间几近崩溃。

        少年人尚显稚嫩的脸上,露出一副欣喜若狂的模样。

        卧槽!

        我居然真的回来了?

        艰苦修行数百年,为的就是得证大道之后能够穿梭时空回到这里,已经决定了要放弃且一死了之之后,反倒是就这么回来了?

        而且还是回到了更年轻的时候?

        赶紧再拿起手机按亮。

        上面的时间显示,现在是2004年2月19日,周四。

        所以,也就是说,现在自己应该是正在读高三,还有大概一百天,就要高考了——也就是说,距离自己死掉之后灵魂穿越,还有十几年的时间。

        这个……多少有点乱。

        会不会,其实过去种种,如梦幻泡影,都是自己刚才做的一场梦?

        但是不该呀,如果是梦,那也太真实了吧?

        且不说接下来十几年的人生,是如此的真切,即便是自己在大澜星界度过的那上千年的岁月,也是至今都历历在目!

        深吸一口气,袁立阳下意识地闭上眼睛,去感知,同时,他缓缓地抬起自己的右手——足足半分钟,他睁开眼睛,已是有些愕然。

        什么都没来。

        还真的只是一场梦?

        可是刚才真的感知到灵气,也感知到回应了呀!

        忽然,他的耳朵捕捉到一抹极细琐的声响。

        那是翅膀闪动的声音。

        袁立阳稍稍愣了一下,旋即快步绕过床尾,哗啦一声拉开了窗帘。

        一只通体浅灰色的鸽子,正在窗外扑闪着翅膀,无处可落。

        袁立阳打开窗户,那鸽子扑闪两下,飞进来,轻巧地落在了他的肩膀。

        伸手一引,它便乖巧地飞到手掌栖下。

        咕咕。

        袁立阳笑了笑,心满意足地伸手把它往窗外一送,道:“去吧!”

        失去了“召唤”的牵引,重归自由,那鸽子扑闪着翅膀,很快飞走了。

        目光追着它的身影,一直到它彻底消失在夜空中,袁立阳忍不住长长地吐出一口气来,脸上再次露出一抹轻松的笑意。

        直到此时,他才注意到,外面正在下雪。

        此刻虽然连路灯都早已熄灭,但一片白茫茫的世界,却分明地映衬出了那熟悉的楼下花坛、对面楼的隐约墙体,以及更远的地方,那城市的霓虹灯。

        这是我熟悉的那个世界。

        这是叫我魂牵梦萦了一千年的那个世界。

        是了,真的回来了。

        即便过去匆匆,都只是黄粱一梦,又能如何?

        关键是我真的回来了呀!

        而且现在看来,它们可并不是黄粱一梦!

        …………

        站在窗口,袁立阳不由得深深吸了一口外面冰凉的空气,又缓缓地吐出来——恩,不知道是不是下雪的缘故,今天的空气质量好像还可以。

        随后他才意识到,2004年的时候,似乎雾霾还不怎么严重?

        记忆都有些混乱了!

        袁立阳关上窗子,回到床边坐了片刻,勉强压制住内心跃动的情绪,但随后却再也克制不住——拿过衣服,飞快地穿上,随后他拿着手机打开了卧室的门。

        时当午夜,老爸老妈应该睡得正沉。

        袁立阳没有开灯,只是借着敞开的卧室里传出来的光,仔仔细细地把客厅打量了好几遍。

        撒泡尿,洗把脸,最后还没忘了穿上羽绒服,然后,他打开房门,走出了这个家。

        …………

        外面的积雪已经有大约一公分厚。

        还在下着。

        踩上去是咯吱咯吱的声音。

        四周安静到只有这咯吱咯吱的声音。

        说不出的好听。

        出了小区,很快就走上一条熟悉的街。

        只有少数招牌的霓虹灯还亮着,映到雪地上,是红色的黄色的光。

        街口处偶尔会有一辆车小心翼翼地开过去,大灯雪亮。

        袁立阳就这么咯吱咯吱地踩着雪,一步步走过去。

        走过一条街,又一条街。

        漫无目的。

        这附近并不是什么太过繁华的地方。

        五年前,他们家搬了家,从市区里老旧的小区搬出来,搬进了现在这一百三十多平的大房子,但位置就偏僻了些。

        还好距离市一中依然不算远。

        记忆中,这里是宿阳市规划出的新区,但应该是才刚开始建没几年,要再过几年,这一片才会真正的繁华起来。

        但它却已经不再是几年前城乡结合部的模样了。

        这里,是城市。

        是人类现代社会的城市。

        曾经,在帝都打拼好几年之后的袁立阳,开始讨厌一栋紧挨着一栋的高楼大厦,讨厌那日复一日的雾霾,永远拥挤的地铁和公交,但如今,重新回到自己熟悉的世界,走到某个街角处站定,张开双臂,袁立阳却满心里都是说不出的欢喜。

        莫名有一种叶落归根的踏实感。

        仰头。

        雪花轻柔地落到他如今尚显稚嫩的脸上。凉丝丝。

        一辆车以龟速滑行的姿态,小心翼翼地从他的面前驶过。

        应该是老桑塔纳。

        与十年后的宿阳市到处都会堵车不一样,在这个年代的宿阳市,有车,还是有钱的象征之一。

        积雪有些厚,以至于一路走来,旅游鞋的鞋帮似乎已经被打湿了。

        他笑笑,缓缓地闭上眼睛,随后忽然一下,彻底舒展开自己的双臂。

        深吸一口气。

        就在这一刹那,就连几公里之外的灵气,都好像是得到了某种强大的召唤,倏然向着他的身体奔涌而来。

        仅仅只是一瞬间,以他为圆心的方圆五六公里之内的灵气,便被他直接抽吸成了近乎真空的状态。

        于是,更远处的灵气受到牵动,也开始奔涌过来。

        但仅仅只是两三秒钟的工夫,袁立阳便已经收回双臂,睁开了眼睛。

        下一刻,他却不由得转身看向了西面。

        如果说地球上居然有灵气存在,会让他有些诧异的话,那么当他施展神通,转瞬间便纳万千灵气入体,宛若为体内焦渴的经脉引入了一条溪水之后,这诧异,倒并不足以怎么搅动他的心神了。

        但是……那边的阵法是怎么回事?

        刚才吸纳灵气入体的时候,他清楚地察觉到,就在几公里之外,似乎有一处地方,被什么人布置了某种聚合灵气的法阵,以至于当自己去吸纳灵气的时候,四面八方的灵气无不奔涌而来,却唯独那法阵的范围之内,灵气兀自不动。

        宿阳市依山傍河,市郊西边,就是鹤龄山国家森林公园。

        号称是“宿阳之肺”。

        一念意动,他下意识地转身四下看了看,却发现现在的街上,似乎并没有摄像头,于是他自嘲般地摇了摇头。

        下一刻,他的身形忽然凭空消失了。

        上一世的时候,袁立阳就是个普普通通的学生,一路遵循着绝大部分同龄人的轨迹,上学、上学、上学,然后就业、被催婚,如此而已。

        他不知道这个星球上有灵气,当然也不觉得会有什么修真者——那难道不是只会出现在网络小说里的设定吗?

        但现在,他却清楚地知道,就在自己原本生活的这颗星球上,居然也有灵气!甚至还有阵法!

        那可想而知,肯定也有修真者喽?

        …………

        一步迈出,下一刻,他的身影出现在另一条街。

        不过三秒钟的时间,他已经出现在市郊。

        不远处,就是鹤龄山了。

        山脚下宽阔的大路,分出了一条岔路,不宽,但修得平整漂亮。

        路延伸向鹤龄山脚下的密林深处,在那里,有一片很漂亮的别墅区。

        当袁立阳的身影出现在那片别墅区之外的时候,他特意看了一眼,发现那别墅区的外面,挂着牌子——鹤龄山度假酒店。

        他抬眼往上看。

        鹤龄山并不太高,山势也并不算陡峭,毕竟,出现在地理课本上,管宿阳,以及宿阳以西的这一片山区,叫做丘陵地带。

        此刻的山顶,大半树木都已掉光了叶子,但还有一些树,哪怕顶着一树雪花,也依然苍翠逼人。

        又是一步迈出,下一刻,袁立阳已经到了半山腰。

        那里,有一片修葺精美的屋舍。

        屋舍之外,有一处凉亭,正建在可凭栏远眺之处。

        亭子里,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