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这个大佬不要惹在线阅读 - 第三章? 如对神龙

第三章? 如对神龙

        在袁立阳的身影忽然凭空出现之前,赵文辉正在发呆。

        面前是刚刚冲好的一海热茶。

        察觉到身旁有异动,他下意识地扭头看过去,正好看到袁立阳一步迈出、凭空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模样。

        当即悚然一惊。

        下意识做出一个戒备的姿势,但抬眼认真地看过去,却发现忽然就凭空出现在自己面前的这人,有着一张看上去很是稚嫩的脸。

        大约应该是还不到二十岁!

        他穿着一件黑色的羽绒服,下身是运动裤加旅游鞋,个子不矮,乍一看相貌平平,仔细看却觉得他身上似乎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气质。

        相貌上像学生,但气质又不大像。

        当然,这些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这人竟然在没有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忽然就出现在自己面前——而且还是这样子似乎一步从虚空中走出来的姿态!

        年近七十的赵文辉,踏上修行这条道路,已经超过四十年,在宿阳市本地的修真界,更是泰山北斗一般的人物,却还是第一次亲眼见到这犹如电影特效一般的情形——此前倒是听说过,据说修真界有顶级大能,是真的能够实现中国古代道教典籍里描述的那种“缩地成寸”、“一日千里”之类的大神通的,据说也有“隐身术”,但他却从来都没有机会亲眼目睹过。

        至于他自己,道行还差得远。

        现在忽然见到面前的这一幕,他心中的惊骇可想而知。

        此时此刻,他脑子里冒出来的的第一个想法就是——“有人要杀我!”

        但还好,他很快就反应过来了,没有冒然出手。

        因为他马上就想到了——能够在自己完全察觉不到的情况下,忽然就这样凭空出现在自己身旁的人,如果要杀自己,自己是毫无反抗之力的!

        或者说:如果对方要杀自己,刚才直接出现在自己背后,一刀就够了。

        就在这个时候,赵文辉只来得及粗略地打量了一眼从虚空中走出的这个年轻人,脑海里既惊且怕的念头也就刚刚转了一圈,便发现这个年轻人刚一出现,目光便第一时间朝自己看了过来。

        出于一个修行者对危险的敏锐的直觉,那一瞬间,赵文辉近乎下意识地低下头,转开了目光。

        但下一刻,他就感觉自己被锁定了!

        一道目光落在自己身上,似乎在好奇地探查着什么,赵文辉直觉地意识到,对方应该是正在观察自己,而且他能感觉到,对方似乎只用了一眼,就将自己浑身上下内内外外的虚实,看了个通透!

        直若掌上观纹般容易!

        那一瞬间,赵文辉不由得亡魂大冒。

        但偏偏,那目光有若实质一般落在身上,自有一股淡漠却不容忽视的压力随之而来,一时间,竟使得赵文辉莫说做些什么,竟是连一丝别样的念头都不敢有。

        不过很快,似乎是已经看清了自己想看的,那目光所带来的压力,忽然间消失了,但目光还依然落在自己身上。

        赵文辉忽然觉得自己的大脑又能活动了。

        有一种下意识地想要松口气的感觉。

        这时候,许是感觉到危险退去的缘故,也许是潜意识里认为对方对自己似乎没有恶意,赵文辉内心那份身为修真者的骄傲,使他下意识地抬起头来,想要也打量这个忽如其来的年轻人一眼。

        于是四目相对。

        赵文辉当即激灵灵打了个寒颤,整个人如同被点了死穴一般,登时便浑身僵硬,非但一动都不敢动,甚至也一动都不能动了。

        那眼神似乎清澈如水,却又偏偏带着一抹不类人间的冰冷的漠视。

        如同人类看向蚂蚁一般的俯视的冷漠。

        鄙夷?嘲笑?蔑视?讥讽?

        不,那甚至连一丝的情绪都没有。

        是最纯粹最冰冷的漠视。

        而更关键的是,通过这一个眼神,赵文辉忽然感知到一股宛若洪荒巨兽一般强大无匹的威慑力。

        那种感觉,似乎自己面对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只传说中的上古巨龙!

        沛莫能御!

        近乎直觉的,他知道,那是对方在位格上对自己形成的绝对的压制。

        虽然那只是一瞬间的匆匆一瞥。

        神龙之威,可能只是无意间露出了那么只鳞片爪而已!

        不过还好,对方似乎无意于怪罪自己的这一次小小的挑衅,反而露出了一个微笑,随后便转身看向远处被大雪覆盖的苍茫山峦。

        而他所带来的那种压制,也很快就随之消逝无踪了。

        这让赵文辉顿觉浑身都为之一轻,但他却仍是当即垂下头来,不敢再看。

        “他要杀死我,可能比我去碾死一只蚂蚁,还要来得更加容易!”

        这一刻,赵文辉的心中有各种各样的想法此起彼伏。

        他心里比谁都清楚,如果刚才算是一次无声的交锋的话,那就已经不是输赢的问题了,而是自己连丝毫的反应都没有,就直接被对方碾压成了尘土!

        那种位格压制所带来的绝对镇压,实在是令人灵魂都为之震颤的大恐怖。

        “只是不知道,这人到底是什么人,忽然来我这里,又是为了什么。如果他是要来取我的性命的话……”

        赵文辉心中满是苦涩地想着该怎么应对接下来的危机,或者说,他其实是在考虑万一对方真的是来杀自己的,自己该怎么才能不牵连到家人,但就在这个时候,他却听那年轻人忽然叹了口气。

        近乎下意识地,赵文辉偷偷抬头瞥了一眼。

        只见那年轻人正面朝山外,目带深情地凝视着远处的山峦与田野。

        当然,现在别管哪里,都只是白茫茫一片。

        片刻后,那年轻人语带感慨,说:“这里风景不错。那么多年,我居然都不知道宿阳还有这样可以看风景的地方。”

        这是……本地话!

        赵文辉愣了一下,正好此时听见身后传来脚步声,心念电转之间,他当即抬起手,向后摆了摆。

        脚步声很快停下,随后再没有动静。

        “是啊!”

        赵文辉附和了一声,也是本地话。

        尽管他努力保持声音的平静,试图不卑不亢,但是话一出口,却连他自己都能听到自己的声音在发颤。

        此时此刻,他来不及多想什么,近七十年的人生经验,使他第一时间隐约地感知到,对方虽然强大到自己无法想象的程度,但是,他对自己却似乎是并没有什么恶意的!

        至少是直到这一刻,自己仍然感知不到什么恶意。

        于是心念电转之间,虽然对方正在专心看山赏雪,根本就不曾留意自己,但他却下意识地微微躬身,毕恭毕敬地道:“这里尤其适合赏雨和赏雪。”

        “嗯。没错!”

        他居然真的回应了!

        而且说出口的,依然还是本地口音!

        语气很随意,如同闲话家常一般。

        虽然心里清楚这并不代表什么,但赵文辉仍是心中一喜。

        他当即道:“听口音,先生似乎是本地人?”

        “你叫我……先生?”

        那年轻人忽然转身,赵文辉近乎下意识地赶紧把腰躬得更深了些。

        那道淡漠的目光,当即又落到了身上。

        顷刻间,那种生死之间的大恐惧,再次袭上心头。

        但偏偏,被锁定在这道目光里,赵文辉甚至连逃跑的勇气都没有。

        不过片刻之后,那种被压制、被锁定的感觉,忽然就又消失了。

        赵文辉心里愣了一下,忐忑难安。

        “嗯,先生这个称呼……其实我才刚十八岁!要不,你就叫我小兄弟吧!这个不算占你便宜了哈,我总不能比你矮一辈,对吧?”

        “呃……”

        赵文辉迟疑不敢答。

        “我来的冒昧,没吓着你吧?”

        “哦,没有……呃,不会不会。”

        年轻人点点头,很认真的样子,“那就好!那……你要不要请我喝杯茶?”

        赵文辉闻言,讶然地抬起头,足足愣了半秒钟,才露出一副大喜过望的模样,当即赶紧道:“当然!当然!先生……呃,小……小先生,请坐!”

        听到“小先生”这个古怪的称呼,那年轻人愣了下,但是想了想之后,他只是笑着摇了摇头,却并未再出言订正什么。

        随后他便踩着雪,一步走进了亭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