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这个大佬不要惹在线阅读 - 第四章? 桌角数枝梅

第四章? 桌角数枝梅

        亭子里有灯,很明亮,但四下并无遮拦,只能堪堪挡住雪罢了,其实在这样的冬日里,并不比外面温暖半分。

        一张不大不小的方桌,四把椅子。

        看得出来,桌椅用的木材都不错,没有任何雕工,很素,但处理得匀称精致。

        这种素,年岁越长的人,就越会感觉舒服。

        桌上有一整套的精美茶具,茶海中,是刚冲出不久,还冒着热气的茶。

        除此之外,主人身前的桌角处,还摆了一个小木盂,水不多,里面斜斜地躺了几支梅,看上去像是刚折下来不久,很鲜的样子。含苞待放。

        见那年轻人进来,很随意地坐下,赵文辉翻开一个洗净扣好的茶杯,执起茶海,轻手轻脚地给他倒上了一杯茶,然后才小心翼翼地回身坐下。

        他自负修有仙法在身,本不畏寒暑,因此,虽然外面大雪纷飞,山间异常寒冷,而这凉亭又是四下里并无遮蔽,他却仍是穿着一身单薄的老式排扣裤褂,坐在这里赏雪喝茶,但此时坐下,被冷风一吹,他觉得身上似有些寒意,这才忽然惊觉,原来自己的衣服,早已被汗水打湿了。

        这个时候,那年轻人居然很有礼貌地说了句,“谢谢!”

        赵文辉愣了一下,才有些僵硬地道:“不客气,小先生请用茶!”

        那年轻人欣欣然端起茶盏,闻了闻,一副很陶醉的样子,然后一口饮尽,呼出热气来,“啊……舒服!”

        然后,他的目光转向赵文辉,笑道:“好茶!”

        赵文辉勉强笑了笑,又执起茶海,给他倒了一杯。

        这一次,年轻人倒是没有急着喝,道了谢之后,反倒是饶有兴趣地在赵文辉身上上下打量了几眼。

        这几眼,顿时又让赵文辉心里紧张起来。

        但随后,那年轻人却笑着问:“怎么大半夜了不睡觉,在这里喝茶?”

        这一问来的无稽。

        因为问话的人也是大半夜不睡觉,到处溜达,还悄无声息地跑到了别人的家里去。甚至将主人家吓得冷汗一身一身的出。

        但偏偏此时,赵文辉心里却并不觉得这问题来的无稽或无礼。

        他想了想,毕恭毕敬地回答说:“我……上岁数了,睡眠浅,而且晚上老是咳嗽。反正也是睡不着,就出来闲坐着,喝茶,想点事情。”

        这语气,虽然因为是本地话,额外多了些活泼与亲切,却依然态度端正得如同小学生在回答课堂提问。

        年轻人点点头,面对赵文辉的恭谨姿态,倒也怡然自得,似乎并不感觉怎样别扭,且很随和地道:“那正好,那我就借你这宝地,坐一会儿!”

        顿了顿,他又道:“放松点儿……我没你想的那么可怕!”

        这态度,亲切和善地如同面对一个多年老友一般,如话家常。

        跟他刚才所展露出来的惊人的神龙之威,简直不似一人。

        而事实上,赵文辉此刻处在惊惧之中,感知格外敏锐,此时他也的确感知到,对方似乎已经是收了神通,刚才他身上那种强大的威压气息,此刻已经消逝无踪。

        换个说法就是,他感觉坐在自己面前的这个年轻人,终于像个“人”了。

        赵文辉心中的惊惧当然不会随之消失,但他毕竟已经不是个毛头小伙子,年近七十的他,这一生还是见识过许许多多的大场面的。

        于是这个时候,他强自镇定,想了想,露出笑容,问:“那小先生您呢?怎么也不睡觉?”

        年轻人闻言笑了笑,很随意的样子,又有点高兴,甚至可以说是雀跃,“我倒是跟你正好反过来,我是夙愿得偿,太高兴了,所以也睡不着。”

        “哦。”赵文辉陪着干笑。

        顿了顿,他还一脸诚恳地说:“那恭喜小先生了。”

        年轻人闻言笑笑,端起茶盏,一饮而尽。

        第二杯。

        他满足地叹息。

        赵文辉赶紧给这位“小先生”又倒上一杯。

        那年轻人却是看都不看,竟是将目光又转向了远处的群山,与苍茫的大地。

        良久,他叹息着,轻声呢喃一般地,说:“回来真好啊!”

        赵文辉心有不解,但不敢搭话。

        于是凉亭之内,一老一少,就这么安静地坐着。

        年轻人极目远眺,长时间地、深情地看着脚下的这片山峦,与这片田野。

        老年人则低着头,安静地看着茶海上方袅袅腾起的热气。

        都目不转睛。

        也不知道多长时间过去,忽然,那年轻人回过头来,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你的肺里的确是有点问题。积火了!”

        赵文辉闻言愣了一下。

        想了想,他赔着笑,说:“主要是早年间受过一点伤,当时没当回事,以为已经好了,后来发现不对劲,也看不好了。”

        年轻人闻言笑笑,不置可否,却摆摆手,道:“转过去,我给你看看。”

        赵文辉闻言心里当即咯噔一声。

        那一瞬间,心里有无数个想法、无数个推测此起彼伏,但也就两三秒钟的工夫,他还是赔着笑,点了点头,说:“好啊,那……多谢小先生了!”

        年轻人不说话,而他在椅子上原地转过身去。

        很快,一只手落到了后背上。

        赵文辉心里一紧的工夫,忽然就觉得似乎有一股气流沁入了自己的胸腔。

        凉丝丝的,顿时镇住了肺里的涌火。

        他的手掌已经握成了拳头,手臂上肌肉贲起,腰背紧绷且僵直,但是却偏偏一动都不敢动。

        两只手都按上来了,似乎没有什么规律的在自己后背上摸拍了几下,正当赵文辉甚至下意识地屏住呼吸的时候,忽然听到一声,“张开嘴!”

        他下意识地张开嘴,忽然两只手掌在自己后背肩胛下轻轻一拍。

        几乎不受控制的,他的身体一个前涌,只觉胸口处一阵鼓胀,似有一团火热的东西在涌上来,近乎作呕一般,他“哈”的一声,顿时便将那感觉一口吐了出去——一道火热的气流,正好喷到了桌角的梅花插枝上。

        整个身体顿时觉得轻松了起来。

        低头看时,他却惊愕之极地发现,那数枝新折的梅花,竟在眨眼之间褪去了粉红,染上了铅灰一般的死亡颜色。

        那双手已经收回去了。

        他愣了片刻,愕然地转回身去的时候,见那年轻人正端起杯子,将杯中茶再次一饮而尽——“茶凉了!”他说。

        “这……这……”

        一呼一吸之间,感觉到肺部已经许久不曾有过的轻松与舒爽,赵文辉一时间惊讶地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身为修行之人,他哪里会不知道,刚才这年轻人竟是愣生生将自己胸腔、尤其是肺部的积火,直接给逼了出来!

        半生已过,修行也有数十年,却还是第一次见到天下竟有这等神术!

        “敢问先生……呃,小兄弟……”

        没等他把话说出口,年轻人已经放下杯子,摆了摆手,打断了他的话。

        随后,他竟是直接站起身来,笑着说:“我该走了,谢谢你的茶!”

        仓促之间,赵文辉赶紧也跟着站了起来,但还没等他开口说话,那年轻人又想了想,道:“哦,对了,肺里只是表象,你真正的问题,在肝。也不是你说的受伤之类的,是你修行的功法有问题。自己想想该怎么解决吧!”

        赵文辉愣了一下。

        “呃,先生……”

        年轻人笑笑,说:“走了。”

        没等赵文辉再开口,面前的年轻人忽然就消失了——如同他来的时候一样。

        剩下的话,尽数噎了回去。

        但犹豫了一下,他还是忽然提高声量,大声道:“先生可否留个尊号?”

        声传山谷,流溢群山。

        但是,无人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