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这个大佬不要惹在线阅读 - 第五章? 神仙中人

第五章? 神仙中人

        片刻后,身后再次传来脚步声。

        这次是两个人。

        一个看去约有六十岁上下,另一个也有约莫四十岁左右了。

        他们一个叫佟春山,是跟随在赵文辉身边多年的老人,另外一个叫孙建成,是赵文辉唯一一个称得上入室弟子的徒弟,这些年来,一直都是他的司机、助理、管家兼保镖的角色,陪在赵文辉身边的时间,比他的两个儿子都多。

        两个都是体己人。

        近些年来,赵文辉夜里只能睡三四个小时,长夜漫漫,身边自然不能没有人服侍,便一般都是他们两个人轮班。

        刚才发现有人侵入,便是轮值的佟春山要过来,却被赵文辉制止了,而随后,他便通知了孙建成,两人刚才一直都躲在别墅的门口,见这边的情况似乎没有恶化,他们便听命地没有过来,但是却一直都关注着这边的情况。

        当然,别墅门口距离凉亭这边,足有三四十米远,使他们只能看清凉亭内两人的大致动作而已,却听不清两人在说什么。

        而偏偏,一向讨厌人打扰的老爷子,竟似乎是丝毫不恼对方的忽然到来,反而做出一副要与那年轻人促膝谈心的模样,甚至屡次弯腰,一副态度很是谦恭的样子,自然是让他们心中愈发疑惑不解。

        但也只是疑惑不解而已。

        他们并不怎么担心老爷子的处境。

        他们两人,一个追随老爷子时间最久,一个则是老爷子最信重的弟子,自然对老爷子的实力有着绝对的信心——在宿阳市,别说对老爷子产生威胁,就连够资格跟老爷子以对等的身份说几句话的人,也不过三二人而已。

        而即便是放眼全国,能赢老爷子的人当然有,实力足以当面击杀老爷子的人,自然也有,但却绝不会是一个看去面相稚嫩的年轻人。

        但随后,他们却亲眼目睹了那年轻人的身形忽然消失的一幕。

        于他们而言,这自然是极大的震骇!

        这样奇诡惊悚,且又满满都是震撼的一幕,当即将两人惊得愣在那里,以至于连老爷子随后大声喊的那一句“先生可否留个尊号?”,他们都没有反应过来。

        当世之上,竟有人能做到这一步?

        这是什么?

        缩地成寸?一步千里?还是……别的什么?

        忽然之间,他们好像是一下就明白,为何刚才老爷子会有那些奇怪的举止了。

        别管那是什么功法,只那年轻人忽然消失在虚空中的那一幕,就是他们这些年来莫说见,简直是连听都没听说过的。

        “师父……”

        “老爷……”

        两人此刻疾步奔来,进了凉亭,却见赵文辉正面朝山下,四处眺望。

        过了好一阵子,他才无奈地叹了口气,回身瘫坐。

        “师父……”

        孙建成正要说话,赵文辉却忽然一抬手,打住了他的话头,随后他就缓缓地闭上了眼睛,默默地运功,去感受自己体内的情况。

        孙建成见状,不由得与佟春山对视一眼。

        那年轻人来得突兀,又走得奇诡,刚才那一下凭空消失,又显示出那人虽然年轻,但实力却绝非他们此前推断的那样,此刻他们心中自是不免惊疑不定。

        不过看老爷子的样子,似乎并没有受伤,这才心中稍安。

        过了好大一阵子,赵文辉终于睁开了眼睛。

        下意识地扭头向山外看了一眼,他忍不住叹口气,一副无限感慨的模样,道:“神仙中人!真是神仙中人啊!”

        孙建成问:“师父,刚才那人……”

        赵文辉又叹口气,终于是道:“你们都看见了?都坐吧!坐下说!”

        佟春山与孙建成依言左右坐下。

        这时,赵文辉才道:“此人修为之高,是我平生仅见!不过……他没有恶意。”

        两人闻言先是一惊,随后又缓缓地松了口气。

        顿了顿,赵文辉又说:“非但没有恶意,那位……那位小先生,反而出手治好了我肺里的顽疾!”

        说话间,他下意识地深呼吸两口,感受着冷空气进入肺部时那种清凉舒爽的惬意感觉,见孙建成与佟春山都面露惊疑,便笑着伸手一指桌上的那数枝梅花,道:“呶,你们看!”

        两人顺着他的手指看过去,这才发现,原来摆在桌角的新摘梅花,竟不知何时已死去——它们已经变作死灰般的颜色,却仍保持着含苞欲放的模样,看去有些莫名的吊诡和怪异。

        “这……”

        两人对视一眼,彼此眼中都是惊骇。

        “这是师父您肺里的火气?”孙建成问。

        赵文辉肯定地点了点头。

        于是孙建成与佟春山尽皆失语。

        肺里的火气,被直接逼出来?戕死了新摘的梅花?

        这……

        同样闻所未闻!

        简直神乎其技!

        过了好一阵子,佟春山才又沉声问:“老爷,刚才他也是这么忽然而来?”

        赵文辉点了点头。

        佟春山眉头紧锁,片刻后,又问:“您确定他不是……”

        赵文辉摆手,打断了他的话,斩钉截铁地道:“他对我并无敌意!这一点,我无比确定!否则的话,你们以为我还能坐在这里跟你们说话?”

        说到这里,他忍不住加重了音调,道:“我刚才就说了,此人修为之高,是我平生仅见!他若是想杀我,我毫无还手之力!”

        两人闻言当即倒吸一口凉气。

        仅凭自己的判断,他们也能知道那面相稚嫩的年轻人,应该的确如老爷子所说,修为极高,但听老爷子把他推许到此种程度,他们还是不由得再次被震到了。

        此时,孙建成又低头看了一眼那几枝梅花,缓缓道:“师父自身就是国医圣手,这些年来又一直潜心研究,更是不乏求医问药,但这肺里的顽疾,却一直难以医治,此人竟能轻易帮师父将这病火逼出体外……”

        说到这里,他忽然停下了,意思却是不言自明。

        片刻后,佟春山也缓缓点头。

        “是厉害呀!”他叹息道,不过很快,他又说:“不过,他既然对老爷并无恶念,而且还出手帮老爷治病,那这就算是……好事?”

        赵文辉闻言开心地笑了起来,“当然是好事!”

        但是话说完了,赵文辉却又忽然想到那人刚出现时身上的惊人之威,想了想,逐一看向孙建成与佟春山,露出一副郑重的神色来,道:“刚才的事情,不管你们看到了什么,看到了多少,都要烂在自己肚子里,一句都不许对外说起,此事只能咱们三个知道!懂吗?”

        两人都愣了一下,但又都很快郑重点头。

        他们都是赵文辉最信重的人,此时见他们点头,赵文辉自然没有什么不放心的,便也点了点头,似乎想说什么,却又犹豫,最终,他叹了口气,道:“只可惜,此人来如惊鸿,去若……”

        话说一半,他不知想到什么,忽然眼睛一亮,目光当即落到弟子孙建成身上,问:“我记得你此前说过,山上装的这些监控摄像,能二十四小时录像?那就应该能拍到刚才那人?”

        孙建成愣了一下,点头,道:“应该能。”

        赵文辉道:“那就去看看录下了什么,最好能把他的照片弄一张,弄清楚点儿,看能不能根据照片找找人……要悄悄的,越少人知道越好!明白吗?”

        孙建成点了点头,瞬间会意,道:“明白!”

        但他很快又道:“但是他……”

        赵文辉似乎早已明白他的担心,当即毫不犹豫地回答道:“他的口音是本地人!甚至我可以确定,他就是咱们宿阳人!”

        这一下,孙建成的眼睛也忽然就亮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