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这个大佬不要惹在线阅读 - 第七章? 糖葫芦很凉

第七章? 糖葫芦很凉

        大雪初霁。

        天还没有彻底放晴,片片铅云还依然压在头顶,显示接下来很可能还会有雪,偶尔从云朵缝隙里漏下来的一道阳光,显得格外明亮。

        整个城市显得有些“脏”。

        尤其是越往市中心去,就显得越“脏”。

        主要街道已经经过了一轮清扫,但来来往往的车辆和人群,携带着积雪的融水与一个冬天的尘土,在大街上碾来碾去,留下了一地的泥水。

        但人群与车辆,依然越来越多。

        脏,潮湿,却生机勃勃。

        袁立阳骑着自己的单车,不急不慌地到处转悠,近乎贪婪地打量着记忆中的这座城市——即便是把大澜星界那一千多年一笔划去,此地的繁华,也仍是只存在于记忆之中的了。

        再有大概两三年,随着XC区的逐渐建成,这一片LC区就开始缓慢却又不可遏制地衰落下来,等到十几年后,终于开始动迁,但是却因为拆迁补偿的问题,不知道多少次谈判,始终谈不拢,因此一直到袁立阳在这个世界意外死去之前,这一片的LC区,还依然维持着衰败的模样。

        不要问袁立阳怎么知道的那么清楚,他的爷爷奶奶姥姥姥爷大姑小姑大舅二舅,甚至包括原来他们家,都是住在LC区的。

        哪怕是一直到现在,他还大致记得,当时自己大学毕业之后已经在帝都呆了好几年,没女朋友,回家来被催婚催得厉害,有一年过年的时候回家,当时正在传老楼快要拆迁。当时爷爷都七十多了,大年三十吃完团圆饭,大家都坐着闲扯的工夫,老爷子忽然拉着自己的手,避开俩姑姑的耳目,躲到了阳台上。

        他当时笑眯眯的,连老年斑都笑得发红,小声说:“大阳,他们催你你也别在意,爷爷知道是因为啥,等咱这房子的钱下来,爷爷都给你,你拿去交个首付!有了房子才好讨老婆嘛!你啥都没,人家还不得拿捏咱?爷爷都懂……你放心,你奶奶也同意!可是有一个,别跟你俩姑说,咱办完了再说……懂不?”

        袁立阳记得自己当时愣了半天,好悬没当场哭出来。

        …………

        从中心公园到老百货大楼,再到辛店服装批发市场,加一起也就三四站地,纵横交错几条街,里面还掺和着好几个特别老的小区,以及筒子楼,这些加在一起,就是现在宿阳市最最繁华的老城中心。

        袁立阳骑着单车,有几十分钟,就大概转了一遍。

        甚至他还停在中心公园门口,特意听了一段公园里票友唱的豫剧。

        陈州放粮。

        啧啧,这位老爷子的中气还挺足的,应该不用他看孙子。

        公园门口有卖糖葫芦的,袁立阳骑过去,掏钱买了三串糖葫芦,其中还有一串桔子的,拿纸袋一套,扭头拐进了一个更小一些的街道。

        不远处就是建筑局家属院。

        隔了一千年了,还是清楚地记得老爷子长啥样。

        熟门熟路地拐进去,很快就远远地看见,楼下一帮老头儿正在那儿围着看人下象棋呢——那么冷的天儿,也挡不住这帮老爷子的闲情。

        但是,我们家这位老爷子就肯定只有看的份儿,因为他下棋太臭,且脾气臭、人缘儿次,大多数时候是没人愿意跟他下棋的。

        站在边上那个腰杆笔直背着手的,就是他了。

        “爷爷!”

        这一喊,六个老头儿都扭头看。

        “呀,你咋来了?”

        袁立阳摇一摇手里的纸袋,“好吃的!”

        老头儿愣了一下,哈哈大笑,满面红光。

        “哎呦行啊老袁,你孙子有好吃的还惦记给你送点儿来!”

        “哈哈哈哈,那是!你不看谁孙子,教育的好!”

        “又吹牛逼!你能教育好?那是人家他爹教的好!”

        “呵呵!”

        “这是大阳吧?拿的什么好吃的?给周爷爷也分一点行不?”

        “滚,我孙子给我送的!想吃让你孙子给你买去!”

        “我孙子才上小学,早着呢……”

        老头儿腰杆挺得笔直,一边闲搭话,一边满面嘚瑟地走过来,“走,家去!”

        “俺奶奶呢?”

        “家里看电视呢!嫌外头冷!买的啥?……啧,你买这干啥!这玩意儿冰凉……”

        等袁立阳放好自行车,爷俩走进楼道,老爷子脸上忽然一黑,眼睛瞪得吓人,“你咋不去上学?跑来干啥?”

        “想你跟俺奶奶了。”

        “胡说!缺钱了?还是叫老师骂了?”

        “都没有。”

        “屁!那就是缺钱了!”

        “哎呀爷爷,我真是想你们了,不是奔着要钱来的!自己亲孙子,就连那么一点起码的信任感都没有吗?”

        “屁!你比你爹小时候还滑头!叫我说就是五行欠揍!拿来我尝尝……嗳,为啥还有个桔子哩?”

        “这个给俺奶奶,甜,还好咬!”

        “哼!走吧,上楼……哎呦,真凉这玩意儿!”

        …………

        老太太看见孙子来了,高兴得合不拢嘴。

        电视购物上的电磁治疗仪也不看了,拉着袁立阳的手嘘寒问暖。等接过桔子的糖葫芦来,更是笑得连脸上的褶子都抻开了。

        “还是我大孙子好,记着奶奶!”

        于是一家三口坐在老旧的沙发上吃冰糖葫芦。

        这房子是建筑局家属院的标准格局,六十平出头的三室两厅,八十年代初建的老房子了,袁立阳的老爸老妈就在这里结的婚,袁立阳也是在这里长到了十二三岁,他们一家搬走,也就几年前的事儿。

        甚至这屋里的家具家电,还有很多都是当初袁爸爸袁妈妈结婚那时候置办的。

        沙发已经很是老旧,坐上去松松垮垮、咯咯吱吱。

        “奶奶,甜不?”

        “甜!真甜!”

        老爷子插话,皱眉,“就是忒凉!”

        老太太勃然大怒,“你一边去!一辈子不会说一句好听话!孙子给买的,你不吃留下,一会儿我吃!”

        老爷子也梗着脖子,既怂且硬,“谁说不吃了!谁说不吃了!啊!”

        袁立阳笑眯眯地吃着糖葫芦,听老两口拌嘴。

        忽然兜里的手机震动起来。

        他掏出来看了一眼,不以为意,却还是下意识地站起身来,走到阳台上才接通,“妈?咋了?”

        “袁立阳,你在哪儿呢?”

        “我……街上呢?”

        “街上?好!很好!真好!那你跟我说说,今天周几?你应该出现在街上?人民大会堂?还是市一中高三四班的教室里?”

        “呃……妈……我……我们老班给你打电话了?”

        “废话!高三啦!你心里有数没数啊!最近看你状态挺好的,怎么着,忽然就想开了,决定放飞自我了?还是北大给你提前录取了?”

        “不是,我这不是……”

        “别废话,老实说,你干嘛去了!”

        “呃……我骑车在中心公园那一片逛了逛,买了串糖葫芦,正吃呢!”

        “你……”

        一个“你”字,电话那头却忽然停了下来。

        她好像是深深地呼吸了一口。

        “妈,你别生气了,我一会儿就……”

        “行了,既然出都出来了,就好好玩玩,想吃点啥,中午自己找个地儿吃点儿,想看电影就去看场电影,钱回头妈给你报销。”

        “呃……”

        “呃个屁!小小放个假,懂不懂?吃完看完给我老老实实回去上课!你们班主任那边,我待会儿给他回个电话,不让他说你,行不行?”

        “行!”

        “那就这样,挂了……对了……算了……”

        “想说就说呗。”

        “中午休息的时候我去吧,你奶奶昨天来电话说,家里暖气不热。还是我去吧,你别管了,放心玩你的!”

        说完了,电话挂了。

        袁立阳扭头走回去,看见老头儿老太太都没吃东西,正看着自己呢。

        “你妈打来的?挨训了没?”

        “嗯。挨训了。”

        “该!这小子逃课了!”

        “你别说话!”

        “奶奶,暖气咋不热呀?”

        “我也不知道,就是觉得冷。”

        “你别理你奶奶,她就是心里怕冷,其实啥事儿都没有!就是下雪的事儿,晴开天就好了,暖气啥事儿没有,热乎着呢!”

        袁立阳也觉得屋子里温度不低。

        不过他还是几口吃完糖葫芦,说:“奶奶,我给你看看,可能是存气儿了,我放放气儿就好了。”

        他这边刚折腾着拿了脸盆、塑料袋过来,准备给暖气管放气,手机居然又响了起来——掏出来一看,一个很熟悉的名字。

        “喂,老房,啥事儿?”

        “你牛逼呀老袁!老班的课,说不来就不来!跟你说啊,上课的时候老班可往你这空座位上看了不止一回!”

        “看呗!你打电话来就这个啊?”

        “当然不是!你在哪儿呢?我出去找你去!”

        “你要干嘛?”

        “玩啊!怎么着,兴你出去玩,就不许我逃个课?妈的老子快憋死了,赶紧的,说,你在哪儿呢?”

        “你逃个蛋啊,我给我爷爷我奶奶修暖气呢!你要不要来!”

        “别扯淡!到底哪个网吧?”

        “我真在这儿修暖气呢!”

        “那我也去,你们家那个老家属院对吧?等着我……”

        “别!别!老房,你傻不傻呀,没事儿你逃什么课啊!快高考了你知不知道啊,心里没数是吧?”

        “……”

        “那什么,你老老实实给我留下上课,我一会儿就回去了,给你带好吃的!”

        “什么好吃的?”

        “串儿行不行?”

        “成!听你一回!”

        “屁!你就是馋串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