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这个大佬不要惹在线阅读 - 第八章? 相看两生厌

第八章? 相看两生厌

        花了十几分钟,来来回回的放水、倒水,其实是瞎折腾,压根儿也没放出暖气管里的气来。

        但老太太很高兴,说:“我觉得暖和多了!”

        看来就是纯粹的心理问题,亲孙子跑过来给装模作样折腾一阵子,告诉修好了,她就觉得热乎了——不过老太太高兴就好。

        临走的时候,老太太从屋里拿出一张红票子来,笑眯眯地非要塞给袁立阳,老爷子似乎嘟囔了一句什么,但也基本上就算是装看不见了。

        袁立阳推让了两下,说是不要,但最终,看着老太太那副认真的样子,他还是把钱收下了。

        下楼去推了自行车的工夫,抬头看,感觉又有些雪沫子开始飘。

        给老妈打个电话,告诉她,自己已经过来修好了暖气,让她中午不用过来了,然后袁立阳绕个弯,跑去又买了一串糖葫芦,带上就回了学校。

        正好赶上课间操时间。

        经历了“回来”的惊喜,以及再次见到爸妈时的难以自制,刚才又陪爷爷奶奶一起吃了糖葫芦,等袁立阳找到自己所在的教室,并见到房名伟的时候,已经表现得很是“正常”了。

        老房是他上辈子最好的哥们之一。

        高二高三两年同桌,彼此又性情相投,大学都是在帝都上,甚至跟彼此同寝的都混成哥们了,毕业后又都留下打拼,关系自然不可能差得了。

        当初袁立阳刚办完离婚手续,第一件事就是招呼当时在帝都的几个好朋友一起聚聚,为自己庆贺一下,当时就有他。

        当然,也不知道是不是终得解脱,让当时的自己太兴奋了,也或者是的确喝大了,还或者是两者都有吧,反正那场酒最终的结局就是……酒还没喝完,说好的喝完了去哈皮一下还没去,自己就突发脑溢血,挂了。

        对于自己来说,脑海中关于这个世界的最后一幕,就是喝得舌头都大了,还是端着杯子站起来,想再吹一波牛逼,却蓦然间就天旋地转,觉得看什么都是血红血红的,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等再醒过来,已是异世。

        这件事导致,在刚穿过去的那几年里,袁立阳心里一直都挺不好意思的,他估计当时一个桌子喝酒的那几位,肯定被自己给连累到了。

        不过时日长久之后再想,又觉得安然了——应该顶多也就是赔点钱,毕竟酒局是自己张罗的,也没人劝自己酒,都是自己作死非得喝。

        而且他知道,就算自己当时没死在酒桌上,没连累老房他们,只要自己死了,别人不好说,老房是一定不会看着自己老爸老妈就这么老无所依的。

        能力范围之内,他一定会有所照应。

        多少年兄弟了,袁立阳对他的人品,对俩人的交情,都有信心。

        …………

        活了一千多岁了,又重新坐回到课桌前,是一项相当新奇的体验。

        当然,看着身边房名伟那张重新变得稚嫩的脸,也是一项挺新奇的体验。

        他是袁立阳知道的十六岁就主动问爸妈要钱跑去割包皮的唯一的人。

        真的,十六岁!高一!

        袁立阳觉得高一那时候自己可能连情窦都没开呢,至少是从记忆里来看,那时候的自己挺讨厌女孩子的,叽叽喳喳,娘娘们们,哭哭啼啼,打篮球禁不住一撞,踢足球跑不动,打架帮不上忙,体育课上动不动有女生捂着肚子请假……

        但人家房名伟才十六岁就勇闯医院,割包皮去了!

        这事儿哪怕过了好多年,袁立阳都忘不掉,以至于现在隔了都一千多年,一看见房名伟这张脸,他脑子里第一个想起来的还是:这家伙去割包皮了!

        当然,关于老房的记忆点,肯定不止这一个。

        比如那些年他每次失恋,最终的结果一定是袁立阳陪他喝得酩酊大醉。

        再比如袁立阳的脚气,就是被他给传染的——袁立阳喜欢踢球,常备着一双球鞋,就放在教室后门那里,被他不打招呼穿过两次。

        很悲剧的一件事。

        …………

        发现袁立阳回来的那一刻,房名伟的眼睛当时就绿了。

        鼻子抽动两下,他有些诧异,没等袁立阳坐下,一把就把他手里的袋子给抢过去了,结果打开一看,顿时哀嚎,“不是说串儿吗?”

        “是啊,这不成串的吗?”

        他气得咬牙切齿,“老袁!你真行!我记住了!”

        但是,说归说,不耽误他上嘴就啃。

        十八九岁的男孩子,几乎无时不刻都饿得不行、馋的不行。

        这要是羊肉串带来,肯定有人抢,但一串糖葫芦嘛,前排后排瞟两眼,也就咽咽口水罢了,没人抢。

        房名伟丝毫都没发现袁立阳有什么异常,一边吃着糖葫芦,他一边说:“今天早上老班也来过,查班嘛,结果第一节课是老班的,你又没来,老班那个人你懂的,现在你最好去找他补个假,不然回头估计够你受的。”

        袁立阳耸耸肩,正要跟他说话,目光却正好捕捉到侧前方不远处的一个背影。

        “随便!我不怕!”他顺嘴吹牛。

        “哎呦!硬气!牛逼!”房名伟一副看死人的眼神儿。

        袁立阳的目光在女孩子的后背停留了片刻,终于还是收了回来。

        按说羽绒服挺臃肿的,可是穿在她身上,背影却仍显得很是秀气……啧啧,算了算了,别看了,长得再好看又有什么用,反正是相看两生厌。

        她叫周萍萍,是袁立阳的……前妻。

        嗯,是的,就是在跟她办妥了离婚手续之后,袁立阳召集兄弟们一起喝酒庆祝,然后才挂掉的。

        时隔千年,早已隔世,当年的那些恩怨,早就已经淡化得不剩下什么了,甚至于,待在大澜星界的那后几百年里,偶尔想起她时,剩下的也已经尽是些当日曾经有过的甜蜜时光,但她……真的是很讨厌啊!

        都怪那该死的缘分!

        两人从高二开始同班,但高中两年,加一起说的话估计不足二十句,高考之后更是只在班级的微信群里能见到对方。

        然而世事奇妙的是,大学毕业近四年之后,她所在的公司居然搬到了袁立阳他们公司所在的办公楼上,而且两家公司还在同一层!

        电梯里偶遇,大家都到了被催婚的年纪了,又都没有对象,彼此是老同学,又是老乡,有共同回忆也有共同语言,她很漂亮,袁立阳也不算丑,两边算是各方面都搭得上,于是很快就走到了一起,几个月后就结婚了。

        她这个人吧,其实不差。

        长相就不用说了,自从袁立阳知道她,脑子里有了关于她的印象以来,她就是周围几乎所有男孩倾慕的对象,什么班花校花之类的,有点扯,袁立阳一路上学过来,还真没见哪个学校有这种评选,但别管初中还是高中,她肯定都是同年级最漂亮的那三两个女孩之中的一个就是了。

        而且她这人学习很刻苦,大约是袁立阳见过最刻苦用功的学生之一了,谈恋爱那时候,她自己说,从小就知道自己并不算太聪明,家里又穷,所以格外努力,这才凭“中人之资”,一路考进了市一中的尖子生班,后来还顺利考上了重点。

        同样是因为从小家里穷,养成了她极强的动手能力,俩人谈恋爱的时候,袁立阳还曾每每为此高兴——她简直什么都会,也什么都愿意去做,做饭炒菜收拾卫生都算最简单的了,通马桶绣地毯套被子,也是手到擒来!

        2020年啊,你见过几个年轻的女孩子还会自己拆洗被子自己缝上的?

        袁立阳怀疑连自己老妈都不会!

        她这个人,吃苦耐劳,做事认真,能下死力气挣钱,更会攒钱,人又漂亮干活又利索,简直哪儿哪儿都好!

        但是……她太要强了。

        自从确立了恋爱关系,她就张罗着要在帝都买房,一开始袁立阳也兴致勃勃,结婚后,俩人还制定了“五年计划”。

        接活儿,接私活儿。

        她大学学的是会计学,毕业的时候已经拿到会计师资格证,袁立阳大学学的是建筑设计,都被她给利用上了,她自己可以接一些中小企业的报税单子,也从别的单位接一些外包的账目,袁立阳的建筑设计,则被她直接改造成了室内装修。

        晚上下了班回家,本来已经够累,俩人还是一熬就熬到一两点,第二天早上,她六点不到就爬起来做饭,六点半准时叫袁立阳起床——很简单的道理,住的地方越偏僻,房租就越便宜,所以俩人都得早起赶公交车。

        周六周日也不用想,有活儿就出去跑装修市场,选材料,没活就临时出去给人家代课、做培训,总之只要你有时间,她就肯定有足够的活儿给你塞满——跟她在一起,袁立阳感觉自己变成了陀螺,被她用鞭子抽得疯狂转动!

        有一段时间,她甚至帮袁立阳接了一些论文翻译的活儿!

        都不知道她从哪里接的。

        那可都是专业论文啊!而且还专业不对口!

        几篇论文翻译完,查词典查得袁立阳简直想死。

        这还只是一部分,或者说,只是在积累矛盾和怨气罢了,更关键的是,她这人做事极有主见,而且不听劝,她要怎样,就非得怎样。

        一开始的热恋期,彼此都还愿意退让,有矛盾也激化不起来,落在彼此眼里,对方身上全是好的,可一旦结婚,很快就涉及到生活的细节和根本,彼此都不愿意退让,矛盾自然是很快就激化起来。

        于是……争吵。

        而且她一旦被逼急了,性格相当泼辣,怼人也相当狠。

        一个月,两个月,三个月……结婚没超过三个月,“五年计划”制定了自然也是不满三个月,两人的热恋期就彻底结束了。

        从一开始的拌几句嘴,并随后通过双方很默契的一个拥吻,或一场床事来化解尴尬,到升级成吵架,再到升级成冷战,并最终各行其是,袁立阳也彻底放弃了“五年计划”,到两人分居,再到最终的离婚,前后两年,终成陌路。

        其实离婚之前,深谈过一次。

        当时已经毕业六年,结婚两年,两人加一起,攒了近一百万,其中她自己就攒了六十五万,她爸妈同意给拿二十万,袁立阳的老爸老妈也能拿出五六十万,这加一起,其实已经够交首付买个还可以的房子了。

        但谈过之后,两人还是决定离婚了。

        最主要的是性格不合。

        两人都是有主见的,且无法说服对方,哪怕有感情,也免不了继续争吵。

        而且,理念也不合。

        袁立阳也认同买房子,也认同有了房子才算落地生根,但通过“五年计划”,他深刻地觉得,应该通过事业上的进步,升职加薪,去堂堂正正的挣大钱来买房子,而不是一天天一年年的这么苦熬,通过折腾自己来挣钱。

        而周萍萍则早已习惯了通过这种“压榨”的方式来积累财富。

        于是,彼此都带着浓重的一腔怨气,以及或多或少的失落,离婚了。

        从彼此心生欢喜,到最后相看两厌,前后加一起也就两年半。

        同样也是很悲剧的一件事。

        …………

        时隔千年,再次看见她,袁立阳的心绪有些复杂。

        不过还好,往事越千年,恩也好怨也罢,都早已变得极淡,以袁立阳今时今日的心境和道行,也就是看见她的那一刻,难免会心绪有些起伏罢了,随后,他很快就把自己的情绪调整了回来。

        只是……

        尽管明知道现在的自己,已经不可能再陷入到那样子的生活的苦厄中去,但不得不说,记忆里所携带的感情和倾向,即便是大罗金仙,也难以真正剥离。

        那种被争执、被暴躁、被怨气所支配的日子,他这辈子是绝对不想再有了。

        拜拜,周萍萍同学!

        愿今生彼此再勿相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