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这个大佬不要惹在线阅读 - 第九章? 别人不敢

第九章? 别人不敢

        端坐在课桌后面,面前是高高堆起的两大摞教辅书籍和一叠叠的试卷。

        教物理的老太太,个子小小的,瘦,背微驼,头发花白,讲话轻声细语。羽绒服似乎有点不大合身,大大的咖啡色羽绒服里,裹着小小的她。

        教室里安静得只有她的讲课声,和大家沙沙的书写声。

        偶尔伴着一声轻微的、捂着嘴巴的咳嗽。

        …………

        再一次置身于这样的环境里,竟然很奇怪地没有丝毫的不适感。

        还记得上辈子的时候,有一次事后的床聊,周某萍……咳,周萍萍说,她觉得每次办事儿的最后那半分钟,是人生中最接近高三的状态。

        问她啥意思,她说:都是压抑到要窒息的、黑暗到完全看不到光亮的、甚至想不如一疯了之的感觉。

        话有点儿黄,但袁立阳很赞同。

        事后回想,他觉得最不堪回首的,也是高三。

        尤其是最后那半年。

        实在是太苦闷、太煎熬,也太黑暗了。

        然而现在重新坐回教室里,听老太太慢声细语地强调解题的思路,偶尔说一个她自己很高兴的物理史上的小段子,竟莫名觉得有些岁月静好的感觉。

        当然,只要稍微一观察,他就知道,事实上那只是因为自己已经“抽身事外”罢了——教室里几乎每个人都听得很认真,别看房名伟平常也吊儿郎当的,动不动喊“老子要逃课”之类的,但其实,他听课的时候认真得很。

        谁不是就这样一路冲过高三的呢?

        在尖子生班待过的人,才会更明白:这里的同学不止更聪明,而且更努力!

        …………

        到后来,袁立阳饶有兴致地打开了物理课本。

        当不必为了成绩、为了前途、为了未来,而纯粹是抱着看闲书的心态去看的时候,袁立阳忽然发现,原来为了让一帮躁动不安的熊孩子能看懂、能学会、能多学点,编课本的这帮大能们,真的是费劲了心机。

        简直是掰开揉碎了的给你喂饭!

        别管什么知识点,都给你讲得晓畅明白。

        哪怕是像自己这样已经一千多年没怎么接触过这些科学知识的人,居然也能一上手就看懂了,还看进去了。

        甚至于,看着看着,他忽然觉得,那些能拿这个那个研究成果的人,其实不算牛逼,这帮编教材的才是真牛逼。

        反正自己在大澜星界的时候教徒弟、写教材,可做不到那么细致。

        …………

        忽然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站起来的那一瞬间,袁立阳下意识地往房名伟那边瞥了一眼——果不其然,过去一年多的默契不是盖的,一个眼神儿,老房只是稍微愣了一下,手里的中性笔很快就落到了“a”上。

        “选a。”袁立阳说。

        “嗯。”

        老太太笑咪咪地看着袁立阳,“坐下吧!别走神!”

        袁立阳回以一个和善的笑容,然后才坐下。

        但是,坐下之后再看向老太太的时候,他的眼神却忽然就额外多了一抹温柔,那感觉,像是在看着某个调皮的小丫头——每当她眨着清亮亮的眼睛跑过来,大概率是又编了一道可以出其不意坑你一把的符,要找自己作怪。

        那时候自己还处在“莫欺少年穷”的阶段,等到“我袁立阳一生行事,何须向你解释”之后,这样的事情就少了,后来渐至于无。

        因为她老了,后来死了。

        老死的。

        而别人不敢。

        …………

        “嗳,老袁,你这一上午都在翻课本,看出什么来了?”

        可能是因为袁立阳回来之后,话就变得很少的缘故,距离他最近,关系也最亲密的房名伟,似乎是察觉到了一点不大对劲,也跟着变得沉默了许多,即便是课间,也没怎么跟袁立阳说话,只是会偶尔带着些好奇地瞥他一眼。

        等到吃午饭的时候,他终于忍不住,把憋了半上午的问题问出了口。

        另外,班主任居然真的一个上午都没来找袁立阳的麻烦,估计也是他不解的地方之一。

        袁立阳闻言笑笑,说:“秘密!”

        实话说,食堂的饭菜也就那样,指望多好吃是不可能的,不过现在的袁立阳却已经不再是可以餐风饮露的辟谷境界了,又是正值十八岁的年纪,饿得特别快,再加上隔了几百年没吃饭了,再尝“人间滋味”,吃得倒是还算香甜。

        “秘密?分享分享?”

        “行,回去我给你划重点,把我给你划的重点都弄一遍,保你清华稳稳的!”

        “吹牛逼吧你就!”

        袁立阳又笑笑,“不信拉倒!跟你说,我都已经推算出今年的考题了!”

        “啊?”

        可能是袁立阳说得太过淡定了,一副稳稳的样子,房名伟一下子有点半信半疑,“那要不,回去你就真给我划一划?”

        “好啊!”

        袁立阳笑着应下了。

        其实他俩成绩都不差,虽说在班里也就中游,一般都是三十名上下晃荡,但是要知道,那可是市一中尖子生班的三十名。

        而整个一中,像这样的尖子生班,只有两个。

        所以他俩这水平,放到全市来说,已经是够资格时不时冲击一下全市前一百名了,前两百名更是手拿把攥的稳当。

        按照往年的高考情况分析,他俩的成绩,也就是北大清华那一档的几家,除非高考超常发挥,否则希望实在是不大,除此之外,其它的学校,哪怕是985里排在前头的那些,也都是有一战之力的。

        211高校,则是稳稳地在他们的实力范畴里头。

        至于其它非985也非211的学校……对不起,不在计划内。

        这就是尖子生班的底气。

        要是市一中尖子生班的前三十名连个211都考不进,那所谓尖子生班,可就成了笑话了。

        可即便如此,如果能有机会考上清华北大,谁又会不想呢?

        …………

        “老袁,我怎么总感觉你今天有点不大对劲呢?”

        “不对劲?我哪儿不对劲了?”

        “就是……就是觉得你好像……我也说不上来,就是觉得……”

        “更帅了?”

        “滚!再帅你还能有我帅?”

        迅速地解决了午饭,把餐具送到大桶里之后,俩人一边往餐厅外走,一边顺嘴闲聊。房名伟同学显然有些困惑于袁立阳的忽然变化。

        这家伙,看着好像大大咧咧,其实有一颗敏感而脆弱的心。

        不过一旦进入了日常互怼的节奏,那种熟悉的感觉很快就回来了,他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就多了起来。

        他俩说说笑笑地进了回字形的教学楼,但是才刚进去,下意识地抬头往三楼自家的教室门口一看,却立刻发现,那边似乎有什么热闹正在发生。

        袁立阳刚刚“回归”,对学校里的事情,还不够那么熟悉,但房名伟却熟悉的很,一眼看过去,立刻就兴奋起来了,一扯袁立阳的胳膊,小声道:“卧槽,应该是七班那个丁广修又来了!真特么牛皮癣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