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这个大佬不要惹在线阅读 - 第十章? 耳光

第十章? 耳光

        “嗯?”

        袁立阳闻言愣了一下,抬头看见那个背对这边站在护栏边的背影,似乎是周萍萍,于是恍惚间好像想起了什么。

        但是还没等他把思路捋顺,房名伟却已经在他肩头拍了一把,快步跑过去了,“走啊!快点儿!”

        袁立阳微微皱眉,但还是追了上去。

        三楼,很快就上去了。

        高三二班的教室门口,已经接近清场了。

        但几米之外,就围了好多看热闹的同学。

        一个个子不矮的男生,这时候正堵在高三二班的门口,脸上带着些流里流气的痞笑,很嚣张地张开手臂拦着门不让人过。

        在他身后,那边走廊上还站着好几个袁立阳完全不认识的男生,嘻嘻哈哈的,一副等着看热闹的模样。应该是他带过来的。

        而周萍萍,就被那男生堵在了教室门外。

        “你还要不要脸,你挡在我们教室门口,你不止是挡了我,还挡了很多同学你知道吗?你走开行吗?”

        “你看你,干嘛动不动骂人呀,我这不就是想找个机会跟你聊聊嘛!要说挡人,他们也是受你连累呀,你说对不对?”

        “你别不要脸行吗?我说了我不想跟你聊,我也不想认识你!你给我让开!”

        “别呀!一回生二回熟,咱都见了好几回了,不认识也认识了对不对?你看你这气得,脸都红了,不至于呀!”

        “……”

        袁立阳脸上忽然露出一副了然的神色。

        刚才一下子就想起来了。

        好像高三的时候,的确是有过这么一回事。

        别的班有个叫什么的来着,好像是家里挺有钱的,在学校里也一向都很嚣张,是的确挺不要脸地纠缠过周萍萍一段时间。

        但这件事后来好像不了了之了。

        以至于这件事根本就没有给袁立阳留下什么太深的印象,到现在回忆,好像周萍萍被人纠缠,前后也就半个月?

        然后对方应该是自动败退了。

        想想都知道,哪怕只有十八岁,周萍萍也并不是什么好欺负好哄的小女孩,相反,她是个心思坚定、且执行力极强的人,还相当的自尊自爱。

        而且据袁立阳后来的观察,可能是从小就接受了太多关于生活的现实教育的关系,她这个人,骨子里就是个现实主义者,做事情极为理智和清醒,甚至对袁立阳偶尔的浪漫,她都是一副毫无兴致的样子。

        所以,无论从哪方面讲,像她这样的女孩子,要是能被这种程度的纠缠给打动,那才叫邪门了!

        那反过来,对于富二代同学来说,追吧,追不动,死缠烂打半个月,感觉什么用都没有,真要玩强的,估计他也压根儿就不敢,等到兴头一过,不耐烦了,自然也就觉得没意思了。

        毕竟当下这个年代,对于有钱人来说,有什么东西是花钱买不来的?外头花点钱就对你笑脸相迎的漂亮小姐姐多了去了。

        哦,对了,刚才老房说他叫丁广修。

        据说的确是挺横的一个人。

        …………

        “别觉得家里有两个钱就牛逼的不行,有事儿没事儿也拿镜子照照自己,看看自己除了趁个爹,别的还有什么?给你留脸一直不愿意说,小屁孩一个,还想学人家泡妞,还拦路,你还真以为自己是个人物了?你倒是拿自己当根葱了,可本姑娘偏就不稀罕拿你蘸酱吃!”

        想起事情的大概经过之后,袁立阳本来都准备转身走开了,因为他这辈子,实在是不想再跟周萍萍有什么牵扯了,但听到这话,他下意识地就又站住了。

        我去,这骂的真是够狠的!

        尤其是相对于十八九岁的这个年纪来说!

        不得不承认,别看平常总是蔫声儿不吭的,可一旦被逼急了,哪怕是只有十八岁的周萍萍,也绝对是顶级的小辣椒!

        泼辣之极!

        现在看来,经历过几年社会的摸爬滚打,等遇到自己的时候,她的脾气和词锋,反倒应该是已经收敛了不少了。

        至少跟自己吵架那时候,她的战斗力已经没有这么犀利了。

        不过尺度掌握得还算不错,至少通篇没有什么侮辱性和辱骂性的敏感字眼,不至于被挑出太大的毛病来,已经算是比较讲究了。

        而且……怎么说呢,跟她在一起的时候,对于她的认死理,头痛之极,对于她的言辞犀利,也是退避三舍,可一旦当被怼的那个人不是自己,变成了别人,而自己也进入了看戏模式的时候,袁立阳居然下意识地体验到了一些快感。

        唔,这心理是不是有点病态呀?

        下意识地扭头看,老房也正听得眉飞色舞的,一副忍着笑的模样。

        也是,毕竟是本班同学,还那么漂亮,就算自己压根儿没别的心思,也不希望被别班的男孩给摘了去,更何况这个叫丁广修的家伙还那么讨人嫌。

        这叫同仇敌忾。

        这时候再看,那丁广修的脸色已经涨得通红。

        估计也是被骂的扛不住了。

        这个事儿本来也印象不深,因为当年根本也没怎么关注过周萍萍,现在看来,丁广修当年可能就是被她这么给骂退的?

        “你给我让开!”

        丁广修虽然已经被骂的好久没开口了,但依然没有要让开的意思。

        但周萍萍实在忍不住了,毕竟被人这么堵在门外,还有那么多人在一旁看热闹,对于一向从骨子里要强的她来说,应该是很丢人的一件事。

        于是她忍不住抬手去推。

        丁广修估计不足,被她给推得趔趄了一下,但忽然,他抬手就是一巴掌。

        啪!

        一声脆响。

        所有人登时愣住。

        吵归吵,纠缠归纠缠,打人可是另一码事。

        就连刚才还显得闹哄哄的教学楼,在这一刻都好像是忽然安静了下来。

        周萍萍更是惊愕地抬手捂住脸。

        好像是被打蒙了。

        而随着这一声脆响,袁立阳的脸色当时就立刻变得难看了起来。

        人常说一日夫妻百日恩,再怎么说这辈子实在是不想跟她有任何瓜葛了,记忆里毕竟还有着三个月的热恋两年的夫妻情分呢,别的事儿能躲就躲了,可是有人当着自己的面甩她耳光,袁立阳心里还是控制不住地有怒火升腾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