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这个大佬不要惹在线阅读 - 第十二章? 担忧

第十二章? 担忧

        “卧槽,牛逼啊老袁!”

        房名伟瞪大了眼睛盯着袁立阳,似乎是要重新认识一下那样。

        但说这话时,他明显的面色涨红,声气极粗。

        总结一下,半是疑惑,半是对外炫耀。

        说话间,见袁立阳的目光还在看着楼下,他不由得也跟着看过去,然后回头看向袁立阳的脸色——楼下,丁广修正带着他的跟班们仓惶离开教学楼。

        站在他的角度,他看到袁立阳脸上有些无奈,有些纠结。

        一下子,似乎秒懂了什么。

        这个时候,袁立阳回身,拍拍他的肩膀,对仍围在走廊上的人群拍拍手,“好了好了,各位同学,各回各班吧,没热闹可看了,希望大家手下留情,不要去教导处打我的报告!我谢谢大家了!”

        人群发出一声低低的哄笑。

        忽然有个人喊:“打得好!老子刚才也想动手来着!”

        于是也有人跟着附和。

        不管这话是真心实意,还是事后装个逼吧,袁立阳都只是笑笑,再次拍拍手,“撤啦撤啦!各位的意思我懂了,下次有打抱不平的机会,我一定叫上你!”

        “散了!散了!”

        房名伟终于也跟着拍巴掌,“都走吧,走吧!老袁,咱们回教室!”

        人群开始缓缓散去。

        袁立阳要转身回教室,临走之前,下意识地扭头看了一眼教室门口。

        在那里,几个班里的女生,正围着周萍萍,不知道在安慰着什么。

        似乎是心灵感应一般,当袁立阳看过去的那一刹那,正低着头捂着脸的周萍萍忽然也抬头看过来。

        本来清亮亮的眸子,这时候雾濛濛的。

        反而愈添殊色。

        她一向不喜欢买化妆品,崇尚“好钢用在刀刃上”,后来哪怕是已经工作了,工作场合,是总要化一点淡妆的,也总是用比较便宜的那一类化妆品。

        可以说,那么多年下来,纯靠天生丽质打天下。

        更何况是现在的高中时期?

        那张不施粉黛的脸上,香泪盈睫,眼眶微红,简直清纯得一塌糊涂。

        只是……好尴尬。

        这是出手之前就已经预料到的,最尴尬的时候之一了——实在是不想在她心里留下任何清晰的印象,尤其还是好印象。

        于是只好点点头,转身就要从后门回教室。

        但就在这个时候,周萍萍居然从那群女生中脱身出来,径直跑过来。

        反倒是不好跑开了,只能多少站一下。

        “谢谢你!”她说。

        带着点儿哭音。

        袁立阳仍旧只是笑笑,一副小流氓混不吝、满不在乎的样子,轻描淡写,摆摆手,“没事儿!”

        顿了顿,还是冒着破功的风险,忍不住地补上了一句,道:“去弄个热毛巾敷一下吧,不然下午就得顶着巴掌印了。”

        说完了,他扭头往教室走,路过房名伟的时候,还使劲儿拽了这家伙一下。

        被袁立阳拽的一个趔趄,他快步追上来,嘟囔,愤恨,“卧槽,丁广修那畜生下手真狠!”

        这家伙刚才盯着人家梨花带雨的样子,差点儿看傻了——当然,不排除他也有可能是真的在看她脸上的巴掌印。

        丁广修很可能是因为携愤出手的缘故,那一下真是挺重的,留在女孩子脸上一个清楚的巴掌印。

        然而千岁老人这会子情绪复杂,不想理他。

        对他来说,打了丁广修和他的跟班们一顿,这本身没有任何问题,甚至接下来如果他们真的作死,要堵袁立阳,袁立阳也毫不介意再打他们一顿。

        唯独这些一系列的事情一出现,一下子打乱了袁立阳的人设,却是让他有些郁闷和无奈的——像过去那样在几乎所有人眼里都毫无存在感多好啊!

        而果不其然的,袁立阳和房名伟一回去,教室后门那里,很快有几个平常一起踢球关系不错的男生凑上来,七嘴八舌。

        “老袁,刚才牛逼坏了!”

        “你不会是练过散打吧?刚才那几下可是够快的!厉害厉害!”

        千岁老人脸上带笑,心里mmp。

        对于他来说,要么就是不出手、不管、随他们去,要么既然出手了,就绝对不可能为了隐瞒自己的身手,被几个笨蛋给逼到手忙脚乱。

        更何况,事实上打成那样,已经是他在尽力低调了。

        总不能为了掩饰自己,还要特意挨两下吧?

        然而落在大家眼里,刚才袁立阳一出手,三下五除二噼里啪啦就干翻了丁广修带来的那几个帮手——那几个家伙虽然也是高中生,但看上去可不是那么好欺负的样子。更何况还是好几个人一起上。

        好不容易摆脱他们,终于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下,很快房名伟也从大家探讨中抽身回来,鬼鬼祟祟地坐下,说:“老袁,放学我陪你一起出去!”

        他以为袁立阳在担心这个。

        “他丁广修再横,我就不信他真敢把你怎么着!这都什么年代了,实在不行咱就报警!不过……待会儿我还是要去别的班找几个同学!你放心,朋友咱也不是没有,到时候大不了跟他们干一架,反正道理在咱们这边!怕他个鸟!”

        袁立阳拍拍他的肩膀,“谢了!不过用不着!”

        房名伟闻言当即道:“你说用不着就用不着啊!跟你说,我们刚才讨论这事儿了,大家都说,丁广修那种人,一定是忍不下这口气的!他说下午放学要堵你,就一定会堵你!”

        袁立阳想想,觉得倒也是,不过他还是摇头,“没事儿了,堵就堵呗!大不了再打他一顿。”

        房名伟面色复杂,“知道你打架猛了!奇怪,以前我都没听说你练过武!不过双拳难敌四手你总知道吧?丁广修已经知道你打架很猛了,我跟你说,他再找人帮忙,一定挑厉害的找!不行,我得出去联系人去……”

        袁立阳赶紧一把拉住。

        好说歹说,他才总算是答应看看情况再说。

        不过这显然只是一个开始。

        也就是十几分钟过去,刚才那件事就逐渐传开了,不断地有其他班级的人跑过来找老同学,别管谁来,都要往袁立阳这边偷偷的瞥几眼。

        这些人的到来,或心存善意,或幸灾乐祸,或不忿袁立阳的大出风头,或很直接地就是丁广修的“小弟”,都各自带来了不同的消息。

        而随着房名伟他们不断地满班里乱串,又回来告诉给袁立阳,很多消息都陆续地汇总到了袁立阳这边,一时间也是让他哭笑不得。

        据说丁广修上周刚带人去实验中学堵了一个人,还是个练体育的特长生,而且听说开打的时候,对方还带了七八号体育特长生一起助阵,结果愣是被丁广修带的人给打成了猪脑袋,到最后跪在地上给丁广修在实验中学的一个“小弟”赔礼道歉,还凑了两千块的医药费,事情才算结束。

        据说丁广修不只是在学校里横,人家在社会上也是很有面子的那种,结交的人三教九流,反正是不缺能打架的硬茬。

        据说丁广修家里有煤矿,他们矿上的护矿队,是出了名的凶残的。

        诸如此类,等等等等。

        一点多的时候,正当袁立阳被大家忽然涌起的热情,以及那络绎不绝而来的各种消息,弄得有些不胜其烦的时候,周萍萍回来了。

        陪她一起回来的,还有陈白鹭。

        她是高三四班的文艺委员——认真讲起来,在跟周萍萍“重逢”之前,袁立阳心里印象最深的高中女同学,反倒是这个陈白鹭。

        记忆中的她,清纯而又妖艳。

        高中时代嘛,即便女孩子也很少有人会化妆,但她不一样,她留给袁立阳的印象,是好像从认识那时候开始,就每天都化着很精致的淡妆,身上也总是喷着香喷喷的香水,看上去像社会上的大姐姐一样明艳。

        准确来说就是,对于十八九岁的大男孩来说,她更“女人”。

        而回来之后不久,陈白鹭就主动走到袁立阳他们的座位前面,等袁立阳抬起头来,与她对视,她眼中带着些鼓励,又带着些怜悯,倒是很认真地说:“我收到的消息,丁广修真的出去联系人了。对不住,我玩的圈子,跟他的圈子,没有什么太多的交叉,所以,帮不上你。”

        其实大家并不熟。

        不过她能主动过来说这番话,哪怕是帮不上忙,也算同仇敌忾了。

        袁立阳笑笑,说:“没事儿的,你们……嗨,反正就是,不用瞎忙活了,没多大事儿!待会儿就上课了,至少上课的时候我是安全的,对吧?”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袁立阳的表现太过淡然了,陈白鹭眼中闪过一抹不解,但最终,她还是给了一个爱莫能助的微笑,起身走开了。

        就在这个时候,教室的角落里,忽然传来房名伟的一声暴喝。

        “乔木,你他妈说的什么话!你是在幸灾乐祸吗?老袁被丁广修的人打了,对你有什么好处?有本事别在这儿吹牛逼,你不是喜欢周萍萍吗?”

        “周萍萍被丁广修那狗日的纠缠,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怎么没见你为她出头?你每天中午都不敢回来,躲哪儿去了?”

        “你打那丁广修一顿去呀!你看你他妈酸的,你觉得老袁让丁广修打了,周萍萍就会喜欢你吗?”

        “告诉你,别他妈做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