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这个大佬不要惹在线阅读 - 第十五章? 傻缺袁立阳

第十五章? 傻缺袁立阳

        当袁立阳说出那句“走了”的时候,乔木当场就兴奋地差点儿喊一声“好”!

        因为这实在是太好了。

        他是喜欢周萍萍的,他觉得整个高三四班,只有周萍萍才能勉强配得上自己——我,乔木,干部家庭出身,而且是双干部,从小到大学习成绩优异,天赋异禀,无比聪慧,长得又很帅气,将来一个985不成问题,大学毕业之后回宿阳市,将来的成就必不在老爸之下,谁嫁给我,那纯粹就是嫁给了幸福!

        从这个标准而言,他觉得周萍萍能配得上自己85%!

        至于其她人……陈白鹭虽然也挺漂亮的,而且关键是会打扮,精致的漂亮。但他直觉地认为,这个女孩子太精明,而且是很市侩的那种精明,不够传统,将来应该是不会安心待在家里相夫教子的类型,也就是说,将来恐怕不太好拿捏得住她,因此,她大约只能配得上自己70%的样子。

        想一想,周萍萍家里穷啊,嫁给我这样的高干子弟,又事业有成的,一定会特别愿意在家相夫教子的,好管理,再加上等她嫁给我,我就可以给她钱买化妆品了嘛,到时候一打扮,肯定更好看,下得厨房上得厅堂,岂不是美滋滋。

        当然,他知道漂亮女孩不止高三四班有,但对他来说,挑女朋友,智商是第一位的,正如爸妈所说的那样,连市一中的尖子班都进不来的人,大约不怎么聪明,自己如果找了这样的女孩子,将来生出来的小孩,怕是也要蠢一些。这样的女孩子,就算是再漂亮,也要减分的。

        所以暂时来讲,他计划非一中尖子生班的女孩子,不予考虑。

        而在已经划定的范围之内,周萍萍是已知的最优选。

        在此前,他一直特别笃定周萍萍将来一定会成为自己的女人这件事。

        因此,他一边稳定地跟周萍萍套近乎,借着自己班长的身份,和成绩一直稳居班里前十的优势,他自觉自己的计划进行得相当顺利,觉得周萍萍应该也对品学兼优的自己有一定的好感了。只等接下来高考结束看看成绩,按照自己的既定方案选好了学校,彼此就可以迈入下一阶段了。

        而另外一边,一旦发现班里哪个男生敢打周萍萍的主意,他就会悄无声息地想办法对对方进行打击,如此一来,虽然得罪了不少人,但好在,这么长时间下来,周萍萍很好地守住了她的纯洁,这让乔木对自己、对周萍萍,都很满意。

        一直到丁广修那个家伙忽然横插一杠子。

        对此,他特别气恼,但是他知道,丁广修那种人,一来直接对上的话,自己惹不起,对方家里毕竟是开矿的,既有钱又有人脉,不是自己这样的家底能惹得起的,而且那家伙狠起来,还动不动打架,就更不值当让自己好鞋踩狗屎。

        二来,他觉得周萍萍也不可能跟丁广修那种渣滓“耍朋友”,只要她不失守,撑过这最后几个月,等到高考一结束,自己必将带着周萍萍一起,脱却凡尘去,直入陛阶庭,到时候丁广修就鞭长莫及了。

        因此,他一直都咬牙苦苦地忍着,甚至最近都刻意地跟周萍萍疏远了一些,下课时候找她闲聊表关心的次数被减少了一大半——她怕周萍萍那个女孩子太傻,会向自己求援,到时候可就麻烦大了!拒绝不行,坏了印象,显得不够爷们儿,不拒绝的话,只会被丁广修揍得鼻青脸肿。

        本来呢,这个计划正在稳稳地执行,最近些天来看,效果还可以。

        按照他的估算,就丁广修那种人,做事三分钟热度,有点横,但是偏偏又不是真正的硬茬子,所以,只要周萍萍持续地拒绝下去,他又不敢玩狠的,大约再有一周半个月的,他就消停了。

        结果谁也没有料想到,半路里又蹦出来一个袁立阳。

        对于袁立阳,因为他此前的表现实在是太过平平无奇泯然众人了,而且也从来没有表现出过丝毫对周萍萍的觊觎,在乔木心里,他大约只是一个喜欢踢球打球的傻缺而已,因此他甚至压根儿都懒得去打听和收集他的信息。

        不过通过袁立阳平常的言谈举止、衣着打扮等表现,他还是能清楚地知道,袁立阳一定是那种很普通的家庭,没什么钱,也没什么社会地位,而他自己虽然进了尖子生班,不能算太傻,但成绩也就三十名上下的样子,跟自己这样的真正聪明人相比,肯定还是差了好多的。

        所以,这就是个最普通不过的那种普通孩子。

        就这样一个傻缺,居然敢跟丁广修硬着干,如果换了正常情况下,乔木高兴还来不及,反正这样的傻缺是注定娶不到公主,只能是为公主送死的罢了,有这样的人蹦出来,还能增加丁广修做事情的难度,也就减轻了自己的担心和压力。

        两全其美。

        但是叫他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傻缺居然还赢了!

        鬼知道他怎么那么擅长打架的!

        可能是因为他平常就喜欢打球踢球之类的事情,所以以前说不定也练过跆拳道啊散打之类的?反正结果就是,他居然轻松地干翻了丁广修带来的好几个强壮的帮手,据说还狠狠地抽了丁广修一巴掌。

        刚在班级qq群里看到有人说起这事儿的时候,他先是一愣,随后有点惊讶,但紧接着,却是把袁立阳恨得不行。

        说是气急败坏都差不多了!

        这可就完全打破了他的计划了!

        高中的孩子,都傻傻的,还不懂得观望行事,也不懂得分辨和选择,做什么事情都凭直觉——他是真怕周萍萍会忽然喜欢上那个为她出头的愣头青兼傻缺袁立阳了!

        因为据他的了解,周萍萍自己就是那样的一根筋啊!

        穷人家的孩子嘛,一贯报恩思想浓厚,再加上又生活在社会最底层,想必是见惯了之后,对这种傻缺式的好勇斗狠,有着天然的亲近感。

        这样一来,可就麻烦了!

        所以看到消息之后,他也顾不上继续躲着了,赶紧匆匆吃了饭就赶回学校——就所观察到的情况而言,还算不错。

        周萍萍被当众打了一巴掌,还挺狠的,这辈子估计都恨死丁广修了。

        所以,丁广修是真的一丁点儿机会都不会有了。

        而袁立阳那个傻缺又傻乎乎的,也不懂得借机献个殷勤什么的,看上去好像就是单纯地看不下去,所以才出面顶了雷。

        周萍萍大约并没有就此喜欢上他。

        这简直是最好的结果了!

        可了解清楚情况之后,乔木还是高兴不起来。

        相反,他还是挺生气的。

        袁立阳这个傻缺,我自己的女人我都没着急,你着什么急呀!你个傻缺忽然这样一出头,尤其那个房名伟更傻缺,还满教室宣扬,还直接说我,一下子弄得好像我贪生怕死,不敢跟丁广修硬着干似的!

        这种对比,简直是在狠狠地压低我在周萍萍心目中的形象分啊!

        两个傻缺!

        不过听到陆续传来的消息,尤其是丁广修一定不会善罢甘休,已经旷课出去联系人,今天傍晚放学的时候,是一定会找袁立阳来算账的消息,还是让他的心情好了不少——该!让丁广修打一顿,你就知道社会的残酷了!你个傻缺!

        但偏偏,老班来了一趟,意思很明确,居然要护着袁立阳,这已经勾起人,而且他居然还把自己叫到办公室去训了一通,越发的落了自己的面子!

        当着老班,乔木当然不敢说什么,甚至不敢有丝毫的不满,就老班说什么,自己就老实地承认错误,再作保证之类的,但回来的路上,他的怒火已经填满了胸膛——老班也傻缺!居然批评我!而且还要保着袁立阳那个傻缺!

        都傻缺!

        偏偏这种愤恨,他知道自己根本不能表达。

        高中的这帮小孩,一个个其实都很傻缺的,他知道,他们都认可袁立阳这种为自己班里的女孩子出头的做法。

        所以这一个下午,他过得很不开心。

        内心里,他甚至隐隐期盼着,丁广修能硬气点儿,不就是一个高中的班主任嘛,怕什么,你该打照打就是了,最好连着他一块儿揍了,那才叫解气!

        反正你也就是个混子,没拿高考当过一回事,对吧?反正你们家有钱又有人脉,打了人也肯定能想办法解决的,对吧?

        当然,尽管心里这么想,但其实他知道,丁广修估计很有可能不敢。

        打袁立阳,他肯定敢往残废了打,但是打老师,还是很严重的,已经不是单纯地高中生之间打架的层次了。

        所以,他估计丁广修会怂。

        不过没关系,他不信丁广修能忍下这口气,他也不相信老班会一天两趟的来回护送袁立阳那个傻缺!

        “丁广修一定会有机会的!”他心想。

        就是这个思路,才让他觉得下午的时间没有那么难熬了。

        当然,还是失望的。

        可是没成想,老班居然临时有事,放学的时候正好不在,虽然他还特意安排了别的老师来通知一声,让袁立阳等他一会儿,但袁立阳那个傻缺的傻气居然发作了,不等老班的保驾护航,就要直接出去!

        还装逼的甩出一句什么,“我的事儿,什么时候轮到别人说这样……”之类的话,简直傻得冒泡了!

        而且,他还当众怼了周萍萍!

        当众!

        简直太好笑了!

        这下子,估计连他为周萍萍出头的那一点恩情,估计也快没了吧!

        那一刻,他回身,看着袁立阳从教室后门傻乎乎地走出教室,下意识地高兴到差点儿就忍不住笑出声来。

        愣了片刻,听着外面闹哄哄的,看见周萍萍,还有袁立阳的那个同桌房名伟都赶紧收拾东西追了出去,他想了想,决定也得赶紧跟出去看看热闹。

        关键时候,还能拦一拦周萍萍,免得这个傻女孩也挨了打。

        对了……放学时候学校门口那么多人,万一丁广修的人没认出袁立阳来怎么办?

        对,那傻缺肯定是打得这个主意!

        他之所以不等老班的护送就赶紧走,就是想趁着人多的时候混出去!

        看来毕竟是尖子生班的嘛,他还没有傻到家!

        但是,不行,我得追出去,不能让这小子跑了!

        脑海里心念电转般想明白了袁立阳的“逃跑计划”,他当时就急了眼,也顾不上别的了,赶紧就起身,大步追出了教室。

        而很快,跟周萍萍关系不错的几个女生,包括陈白鹭,以及平常跟袁立阳关系不错的几个男生,也都跟着追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