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这个大佬不要惹在线阅读 - 第十七章? 没空!

第十七章? 没空!

        一中校门口的人流和车流,仍在持续的减少中。

        且速度很快。

        袁立阳推着自行车过去。

        身后的校门口处,高三四班跟出来的约莫十余人,包括房名伟、周萍萍、陈白鹭、乔木等,都正在吃惊地看向不同的别处——开阔的校门两侧,各有一班人,一看就不大像是学生的人,似乎已经发现了目标,正大步包抄过去。

        孙建成已经抢步般快速走到了袁立阳的面前,躬身,毕恭毕敬,如对大宾,“弟子孙建成,见过袁先生。”

        袁立阳看着他,“你认识我?”

        孙建成微微直身,却仍是不敢抬头直视,毕恭毕敬地道:“昨晚先生莅临,弟子曾远远地,得以见过先生,只是无缘聆听教诲。”

        …………

        徐光友似乎看懂了什么,猜出了什么,愣了有那么一两秒钟的工夫,他忽然跳脚、摆手,唯独不敢大声,“卧槽,闪开,闪开!别过去!滚开点儿!大廉子、老程,闪开,闪开,别过去……回来!都给我回来!”

        …………

        “哦,这么说你是赵文辉的人?”

        “是。那是恩师。”。

        顿了顿,孙建成抓紧时间道:“实在是无意冒犯先生。只是昨夜先生走后,老师实在是倾慕先生的人品与修为,这才冒昧地命弟子从监控录像中截下一张照片,利用一点人脉,打听到了先生的身份。无意冒犯,也不敢冒犯,弟子等这么做,实在是希望能有机会,再聆听先生的教诲。还望先生不要责怪!”

        …………

        校门口处的一干人等,房名伟、周萍萍、陈白鹭、乔木等人,第一时间就发现,刚才正在两边包抄起来的那两拨人,忽然就停下了,然后,他们竟是很奇怪地纷纷向着马路对过走去。

        有好几个人已经看到了丁广修。

        他似乎遇到了什么惊愕、乃至于不能理解的事情,正在发呆,全然没有看见袁立阳之后该有的那种“仇人见面分外眼红”的状态。

        旁人还好,只是下意识地心中有些不解,乔木这时候心里却是不由得有些着急——“丁广修这是怎么了?犯什么傻呀!上啊!”

        …………

        高三四班的班主任杨玉荃大步跑到门口的时候,已经累得差点儿要断气,看见前面一帮人驻足在校门口,似乎都是自己的学生,他当即大声喊:“袁立阳呢?他没事吧?”

        众人闻言,都第一时间回头看他。

        …………

        也就是彼此说了几句话的工夫,校门口的人流和车流量,已经越发的少了。

        顿了顿,见袁立阳似乎并无暴怒之意,孙建成心里微微松了口气,却是丝毫不减其毕恭毕敬的态度,反而显得越发谦卑了些,道:“本来应该是弟子的老师亲自过来迎候先生的。”

        “只是,弟子的老师在城里公开出现的话,多少有些不太方便,不是怕给自己带来麻烦,主要是怕暴露了先生的行藏,给先生惹来不必要的纠葛,因此,才派弟子出面。其实,弟子的师父就在那边车里等着呢!”

        “他希望能够有机会请先生再喝一杯茶,向先生请教多年来的心中疑惑。弟子的师父说,当今之世,怕是只有先生您,才能为他解惑。”

        说到这里,他终于停下了。

        似乎是说完了,只是弯着腰,等候袁立阳的回应。

        自从他开始说话,袁立阳便只是安静地听着,一直未曾打断,到这个时候,他还是又停了片刻,才问:“说完了?”

        “是。说完了。冒昧冒犯之处,希望先生……”

        “等我以后有空了再说吧,我现在要全力备战高考!”这一次,没等他把话说完,袁立阳却忽然开口打断了他,回答得特别干脆,最后还补上一句,“没空!”

        孙建成怯怯地抬起头来,“呃,是,先生!”

        “那你自便吧!我还有点小麻烦要处理下!”

        孙建成闻言先是毕恭毕敬地应了一声“是”,旋即却道:“需要弟子为先生料理吗?只是一帮小鱼小虾,先生出手,实在是高看他们了,弟子愿为先生清理一二,希望先生能给弟子一个效力的机会。”

        “哈……不用了,谢谢!都是人民内部矛盾,几句话的事儿!”

        不过顿了顿,“呃……看来他们都认识你?名头很大哈?很吓人?”

        孙建成毕恭毕敬,“回禀先生,倒是认识其中一个,应该是领头的那个。先生放心,弟子也只是想要为先生平息掉这件事罢了,绝不会处理得叫先生不舒服。再说了,弟子事先也没想到他们会出现在这里,所以,为先生的行藏打算,弟子事后也是有必要去处理一下的,免得他们对外乱说。”

        “嗯,倒也是哈!”

        袁立阳闻言倒是点了点头,不过他很快就说:“那就你回头再处理你的吧,我自己的事情,还是自己来搞定。我这个人,不喜欢欠人情。”

        说完了,他推着自行车,越过马路,冲对面的徐光友和丁广修等人走了过去。

        …………

        “他非得要自己出去,说是总不能往后每次都让杨老师您接送,这事儿是他,根本逃不掉,所以他说还不如从一开始就自己面对。他说……说只要把丁广修他们再揍一顿就没事儿了,我们拦都拦不住啊!”

        “胡说!什么再揍一顿!这……”

        说话间,杨玉荃扭头往外看,正好看到袁立阳推着自行车站在那里,在跟一个中年人说话,那中年人似乎很尊敬他的样子,不由得有些微愣。

        而这个时候,徐光友和丁广修已经把他们带来的人都尽数召集起来,回到了马路对过,一副观望中、随时可能开溜的样子。

        当然,落在杨玉荃的眼中,他可看不出来对方有什么要溜的样子,反倒是觉得那帮人正在虎视眈眈,似乎只是忌惮于袁立阳临时找来了一个成年人做帮手,所以还暂时没有什么动作罢了。

        但那主要是因为他来得晚,没看到刚才的一些情形。

        而来得早、见到了更多情况的这些高三四班的学生之中,却已经有几个人,看出了一丝蹊跷。

        这个时候,乔木就忍不住心想:“就知道袁立阳这傻缺不会真的那么傻!这王八蛋真奸,居然提前偷偷找了帮手,偏偏还在我们面前装逼说要自己去!呸!王八蛋,说话不算数!”

        “不过,他找的那个帮手看打扮看气质,应该是个挺有身份的人吧?他一个普通人家孩子,怎么可能认识那么有范儿的人呢?好像还对他挺客气挺恭敬的?”

        恰在这时,校门口的众人忽然发现,袁立阳不知道跟那中年人说了几句什么,随后居然丢开他不管,转头推着自行车,独自一人过马路那边去了。

        看样子,他居然是真的要独自去跟那边那二三十号人打一架?

        看清袁立阳举动的那一瞬间,不少人先是愣了一下,随后心里一紧。

        但乔木却是控制不住地面露喜色。

        “看来那人不是他找来的帮手?或者只是偶然遇到罢了,而且人家也不愿意帮他的忙!”乔木心里这么想着,差点儿失控当场笑出声来,忍不住在心里又骂了一句,“果然是个傻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