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这个大佬不要惹在线阅读 - 第二十章? 你品,你细品!

第二十章? 你品,你细品!

        周萍萍有没有就此喜欢上自己,袁立阳不好说,但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那就是打从那天傍晚丁广修当着那么多人,尤其是那么多同学,还有班主任老杨的面给自己赔礼道歉之后,感觉自己在班里的地位,一下子就变得豪横了起来。

        原本唻,只是个小透明,成绩不上不下,长得不帅不丑,没什么才艺,没出过什么风头,没追过哪个女孩子,也没被哪个女孩子追过,有那么几个平常一起踢球扯淡的哥们,在小圈子里偶尔号称“小旋风”,但除此之外,乏善可陈。

        甚至连交的朋友也都乏善可陈。

        袁立阳甚至一度觉得,就算等到毕业,估计班里还得有好多人不怎么认识自己——尤其是女同学。

        可是唻,忽然有这么一天,一下子就大鹏一日同风起了。

        你干嘛去,都有人跟你打招呼,老能感觉有人在背后对自己指指点点的,也不知道在议论个什么劲,同时,居然开始有女生上自习上一半,忽然就回头往这边瞥一眼——居然还有外班的女生跑到四班里打听袁大侠。

        啧啧,怎么说呢,感觉是一下子就……豪横了。

        而且立竿见影。

        他中午打了人,傍晚丁广修道了歉,到晚上就被瞩目了。

        这事儿要是搁在普通男同学身上,可能也的确够吹俩月了,但是对于袁立阳来说,就实在是不希望这种破事儿扩大化。

        所以就淡然处之,等事情的影响随着时间流逝慢慢地自己淡化。

        晚自习的教室里,是那样的安静。

        别的班级自习课情况如何,不得而知,但至少高三四班这样的班级里,大家是真的都特别用功。

        袁立阳本来正翻看语文课本,却在忽然的某一刻,一下子走了神。

        本来是没打算近期就考虑这些事情的,不过刚才那个叫王晓泉的家伙,倒是好像催了自己一下似的,那就不如现在想想也好——将来我该干点嘛呢?

        其实也没有什么太多可想的,主要就是好好生活,享受生活,多多的陪一陪自己的亲人,大家都开心快乐,就好了。

        没什么野心。

        也没有什么雄图大志。

        而要达成自己的目标,目前来看,几乎不存在什么难度。

        地球上的灵气情况尚可,不算多强,至少是不如大澜星界,跟个别的灵气汇聚的洞天福地,比如大光明顶,就更是没法比,但至少还算够用。

        所以就是不断地恢复修为就可以了。

        达到自己这种对灵气、对修炼的理解程度,达到自己这种对生命、对力量、对大道的把控程度,已经基本上完全不会走什么弯路,走的一定是最正确、最直接、最爽利的那一条路了。

        当然,要想办法弄点钱。

        钱嘛,一般等价物嘛,基本上可以自由的交易一切所需,这种东西,哪怕你混成神仙了,也是必不可缺的,只不过到那个时候,钱的概念已经不再是普通社会意义上的那种钱罢了。

        但在当下的都市社会,钱就是软妹币了。

        嗯,搞点钱。

        吃好穿好住好玩好,妥了。

        至于别的……女人还是算了。

        不是不喜欢,只是不想再经历一次次的痛苦。

        别说现代社会,人的寿命撑死了也就几十年了,就算是在大澜星界,大家普遍都能够进行修炼,又能如何?

        天赋就是天赋,所谓天赋就是,行就是行,不行就是不行!

        那么漂亮的一个女孩子,彼此有过那么多值得回味的甜美过往,尽管你有过许多个女人,她们每个人都有着与众不同的美丽,打动着你的心,但你还是觉得,那个自贫苦时期便一直伴你走来的女人,最傻,最可爱,你最爱她。

        但是,一百来年,她死了。

        难受。

        走出来了,忽然又遇到另外一个,是那么的甜美,那么的可爱,感觉就像是她的化身一样,于是,你又爱了。

        这个天赋不错,再加上你已经不是当年那个“莫欺少年穷”的你了,悉心指导,再加上各种资源往上堆,总算比那个红颜薄命的她,要好了一些,而且你也把她保护的很好,没让她经历过任何危险,但是,还没到三百年,死了。

        就算是你,也一样无能为力。

        看着一个个自己心爱的女孩子在自己怀里笑着死去。

        那种感觉,会渐渐变成暗伤,在每个下雨的时候,都会隐隐作痛。

        所以就……算了吧。

        除非遇到喜欢的不行的女孩子,否则还不如自己过一辈子。

        选个好地方,盖一个自己喜欢的大院子,大房子,喝茶,饮酒,偶尔来了兴致,拔腿就走,天南海北逛一逛,挺好了。

        …………

        “嗳……嗳……”

        正思维发散着,房名伟忽然拿胳膊肘捣了自己一下,扭头看过去,却见他正拼命给自己使眼色。

        袁立阳顺着他的目光扭头,看见周萍萍已经站到了自己身前。

        原来不知何时,居然已经下课了。

        “袁立阳,谢谢你!”

        她俏生生地站在身前,态度说不出的诚恳。

        以袁立阳对她的了解,她这个道歉肯定是发自内心、异常诚恳——这才是她的性格。

        此时此刻,虽然已经下课,但教室里并不喧闹。

        不知道多少双眼睛正看着这边。

        袁立阳大喇喇摆了摆手,“嗨,没事儿,自家同学嘛!别老念叨这事儿了,都过去了!”

        周萍萍闻言少见地对袁立阳笑了笑,说:“那可不行。是这样的,袁立阳,我傍晚的时候出去了一趟,跟我爸妈说了今天的事情,我爸妈也特别感谢你,他们都说想请你吃顿饭,表达一下谢意,你看,你哪天能比较方便?”

        “啊?请我吃饭?”

        袁立阳的话刚出口,就听见教室里“嗡”的一下。

        周萍萍的脸色似乎忽然就红了那么一下,但看她的眼神儿,正的很。

        袁立阳一下子就明白了。

        他再次摆摆手,“免了!特别不爱吃这种饭!你回去跟你爸妈说,不用客气了,事儿都过去了,都是应该做的!”

        说话间,他已经站起身来,不打算再给周萍萍说话的工夫了,“我得出去一下,这事儿别再提了啊!走了!”

        房名伟哧溜一下子就钻出座位,赶紧追了出去。

        周萍萍盯着袁立阳的背影看了片刻,倒是没有再说什么,在一个教室男生灼热的目光中,转身回去,坐下了。再也不抬头。

        房名伟追出教室,赶紧拉住袁立阳,问:“干嘛呀!干嘛不去?上门认亲戚,懂不懂啊你!”

        呵?我不懂还是你不懂啊,你个憨憨!

        这天底下有几个人能比我还了解周萍萍同学?

        她感激的心思是肯定没假,她爸妈想请自己吃饭表示感谢,可能也是不假,但她当着那么多同学的面把这个事儿堂而皇之的说出来,那意思可就是假得不能再假了——别管你去不去,她都把这事儿上升到相当感激的程度了!

        这就相当于是借助这次邀请,一下子把两件事给定了性——第一,周萍萍及其父母,都对自己非常感激,而且想尽力的表达这种感激,你接不接受是你的事儿,但你以后绝对不能再说我们没表示。

        所以,以后你要是敢追我,我就可以没有任何负累的直接一口回绝,而且事情这么一办,你但凡要脸皮要面子,基本上也就张不开嘴了——你一追,就好事儿变坏事儿,变成了携恩索求。

        这就免了以后被自己恩人纠缠的苦恼!

        毕竟男孩子为女孩子出头,而且是为漂亮的女孩子出头这种事情,你就算是单纯地因为路见不平出的手,也架不住女孩太漂亮,后面可能就要变了味。

        记得某次周萍萍跟自己说过,长得漂亮的女孩子,以及家有漂亮女孩子的家长们,真的是无师自通,从很早就都学会该怎么云淡风轻的处理这类事情了。

        也就是碰上丁广修那种蛮不讲理的,否则估计事情都闹不那么大。

        第二,这里面的潜台词就是,我爸妈已经知道这件事了!

        你品,你细品!

        是不是安排得明明白白!

        只有不了解周萍萍的人,比如像房名伟这种憨憨,才会傻乎乎的认为这是一个登门拉近关系的好机会,还美其名曰认亲戚——啊呸!我那么好看,怎么可能便宜了她!

        再说了,我对她爸有阴影!

        太能喝了那个人!去三回喝吐三回,每次去都是抱着必死的决心去!

        这辈子,不再受这份委屈了!

        今天这一石二鸟的办法,十有八九就是她爸给出的主意!因为现在的这个周萍萍,理论上还没长熟呢,应该一时间还想不到这种思路上去。

        不过……这很好!

        这简直是正中下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