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这个大佬不要惹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二章? 筹备

第二十二章? 筹备

        袁立阳是真没想到,他居然真的就答应下来了。

        帮忙跑腿儿好说,关键是牵涉到租店面,他居然愿意垫钱进去,这就很有点意思了——到最后,他没忍住,问王晓泉,“你都看什么小说?”

        王晓泉说最喜欢看金镛。

        行吧,虽然品不出金镛的武侠小说里,为什么能读出王晓泉的那样一套男主角理论来,不过既然他愿意,袁立阳当然没意见。

        其实袁立阳还没怎么想好接下来要做什么。

        而且对他来说,这个问题也并不急迫。

        在这个时代,要想活得舒服点儿、滋润点儿、自由点儿,没钱是肯定不行的,所以得想点办法赚钱,这是肯定的。

        但即便是他,只要不是想着动用些特殊的仙家手段,去银库里直接拿钱,那么要赚钱,就总还是要做些事情,钱总不会从天上自己掉下来,可偏偏他现在还在读高三,时间紧张,既没时间去赚钱,其实赚来了也没时间去花,所以一时半会儿的,也就懒得去折腾什么。

        至于逃课……逃课是不可能逃课的,不是怕高考啊,怕老师啊,以及怕爸妈的怨怼之类的,主要是接下来的生命实在是太长了,他是真的不舍得就这么轻易放弃最后这小半年还能做高中生的时光。

        所以他本来的打算,是到了大学里再折腾点事情的。

        当然,以他的性格,如果要从大学开始就折腾点事情,那么肯定是从暑假里就开始落子,要着一个先手的了。

        不过现在,既然王晓泉那么热乎的贴上来,就借着他的手先弄点钱花,也是个不错的选择——既然这个世界有灵气,有修真者,那就开个修真商店吧!

        可既然事情从现在就开始,既然已经有王晓泉去奔走了,那么对于袁立阳来说,接下来的事情,就犹如棋盘已经摆到了面前。

        且已经落下了随手的第一枚棋子。

        于是,接下来的打算、计划、筹谋,就必须开始了。

        当然,对于一个活了一千岁,已经征服了整个大澜星界这样一个强大星球的家伙来说,这真的是极小极小的一件事,并不需要他拿出多少精力去来回的筹算,所需要的,仅仅只是在心里简单一过,画出那一道道棋盘格而已。

        甚至当天晚上放了学回到家里,他就顺手做出了“修真商店”需要销售的第一种货物——几张“安神符”。

        他用word打了几行字,为了照顾顾客的消费心理,还特意弄成了篆字、竖排,然后设计出格式来,直接复制粘贴,用家里老爸的打印机,一页a4纸就打印出来了,然后拿剪子一剪,好,一共六份“安神符”,就完成了基础的文案、设计和生产工作。

        而且以后销路好的话,可以轻易的无限复制。

        每张纸花了几秒钟的时间,把灵气引入进去,为它附着上肉眼看不见的真正咒语,使之形成真正的符箓,这份生产工作,就算是正式完成。

        他觉得这个安神符,可以定价五十万一张。

        这年头儿失眠的人多了去了,五十万买一张,只要你不把纸撕烂,破坏它内部的结构,就能重复使用上百次,灵气才会逐渐耗空,换算下来,美美的睡一觉只需花费三四千块——天底下没有比这个更良心的定价了!

        而且关键自己这个符完全没有副作用,还有养身的功效……啧啧,我自己都想买一张!

        这东西生产起来,对袁立阳来说,自然是不存在丝毫难度的,只不过暂时也搞不清市场情况,因为暂时还不清楚这个世界的修真者到底有多少,都处在什么段位——尤其是看赵文辉那个段位的,在宿阳市已经是隐隐约约的泰山北斗的姿态,使得袁立阳对小小一个宿阳市,能有太多的修真者这件事,并不抱什么太高的期待,所以,就先做几张,拿去让王晓泉开拓一下市场就可以了。

        这些东西不好叫爸妈看见,也不好往学校里带,就先压床单底下。

        第二天中午,周日,他还又跑了一趟中药房,自己开单子,抓了一批中药材——因为有部分药材,还是挺贵的,所以不得已的情况下,他只能动用了自己历年积攒下来的压岁钱。那笔钱都被老妈给自己存到一张银行卡上了,本来说的是等到大学了才可以用的。

        当然,事实上就算是挺贵买来的药材,药力也明显很差。

        中药这个东西,野生的和人工种植的,差别太大了。

        但一时之间,袁立阳也没那么多钱,也懒得花时间去找哪里能买到纯粹野生的中药材去,所以就拿这些暂时用着。

        抓了药材直接回家,中午时候,爸妈是都不回来的,对于袁立阳来说,家里就是个最好的隔绝他人窥伺的好地方。

        抓来的中药材都在茶几上摊开,他信手一抓,便将它们都虚空地摄起,双手一揉,便将它们都混沌地揉在一处,随手招来天地灵气,飞快地汰去无用的渣滓,并将有用的药力炼化、融合,并随后视其药力大小,直接分做四粒。

        于是半分钟之后,四颗莹润欲滴的丹丸,就落在他手掌中了。

        上等大仙,炼制些基础的丹药,就是这么随意。

        丹丸整体呈乳白色,隐隐带着一点淡黄。

        无奈的是,明明是买了六份的量,结果只出来四颗丹药。

        就这,还得亏了是他亲自出手炼制,换个实力不行、术业不精的人来,能炼出一颗合格的丹丸就算不错了。

        炼完了丹药,他跑去厨房,撕了几块保鲜膜,把丹药都包上,最后拿厨房纸总的一裹,就算完事儿了,起个名字就叫“天一丹”。

        丹药收起,扯一个老妈买菜拎回来的小垃圾袋,随手一招,将仍旧浮在茶几上方的一团渣滓招来,装进去,袋子一系,待会儿拎下去一扔,就算完事儿了。

        没动火没动锅,没有烟没污染。

        甚至房间里都没留下丝毫的中药味。

        就这样,他轻松地生产出了接下来要开张的“修真商店”需要的第二种货物。

        这个“天一丹”,他准备定价三百万一颗。

        成本价。

        试试行情再说。

        今天的傍晚,王晓泉没来,但袁立阳却第一次主动给他打了电话。

        接通电话,其实就一件事,不过还是先听王晓泉在电话那头絮叨了半天今天找门头房的事情,他说是已经看了几个,等哪天袁立阳有工夫了,他得带着袁立阳去亲自看一眼,才能定。

        袁立阳答应下来,然后问他:“你在武校当副校长,能帮我捎一把剑出来吗?要实打实的剑,那种表演用的呀,乱七八糟的东西,你别拿,要拿就拿真正的剑,最好是人工锻打的那种。”

        电话那头,王晓泉愣怔了一会子,问:“您要干嘛?”

        袁立阳道:“你先别管我干嘛,我肯定不是拿它杀人放火去!我要杀人放火,也用不着剑。你就说能不能弄到吧?”

        王晓泉道:“能是肯定能!我们是武校嘛!我哥跟浙省那边好几个做刀剑的老师傅都很熟,真剑我们这边有不少,他自己还收藏了不少,就是他收藏的那种,可能有点贵。你想要哪一种?”

        袁立阳当即道:“就要你哥收藏的!该多少钱,你问清价钱,先帮我垫付一下,回头打总结算给你!”

        等到王晓泉在那头答应下来,两人随后就商量好了,明天中午的时候,王晓泉到一中校门口给袁立阳送剑去。

        等到了第二天中午,袁立阳跟房名伟一起在学校餐厅里吃过午饭,就又甩下他,自己跑出去,在学校门口见到了王晓泉。

        结果他居然是开着辆老桑塔纳来的。

        远远地看见袁立阳过来,他赶紧推门下车,笑呵呵的,一副有了老板干劲儿十足的模样,说:“剑在车里呢!不过,我是特意开车来的,我想着,得让您跟我一块儿去看看我选的门头房怎么样,您不看看,我自己不敢拿注意呀!”

        袁立阳想了想,点头,干脆地钻进车里,“走吧,看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