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这个大佬不要惹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三章? 奇怪的人

第二十三章? 奇怪的人

        一天就找到了好几处要出租的房源,王晓泉的行动不可谓不快,心态也不可谓不积极了。

        有车,在2004年的宿阳市,就意味着速度很快。

        王晓泉一共找了四处商铺,但袁立阳却没打算怎么仔细的观察和盘算,开车到了一处地方,瞥两眼,走,换下个地方。

        就这样,用了甚至也就二十分钟,他们就把四个地方都转了一遍。

        一个偏高档的,在LC区的核心商圈那一片,距离百货大楼不远,据王晓泉说,虽然房租最贵,但最紧俏,中介的意思是要定必须得抓紧,晚了可能租不到,还有两处都是偏正常的门店,一处是酒楼刚倒闭,另一处据说原来是卖老布鞋的。

        但是都被袁立阳否了。

        他最终定下来的一处地方,略偏僻,附近也没形成什么像样的商圈。

        就附近几家店来说,有家常菜,也有五金电料,还有盲人按摩,位置就在火车站的背面——正好完美地避开了火车站那最大的人流量,基本上这条街,就是为附近的常住户服务的一些基本商业。

        房屋是平房,就一间开面,看去很简陋。

        不过房租也最便宜,一年只要三万块。

        于是看完一圈,王晓泉又把车子开回到这家门脸外头,叉着腰打量,扭头看袁立阳,“您确定租这个?这附近要是干买卖的话,怕是人气儿上就……”

        袁立阳笑着摆手,“不怕,咱们这家店要是开起来,一年来一个客户就够吃饱了,来俩就能发大财。”

        王晓泉有点懵,不过他虽然有心多问几句,但看那样子,犹豫半天,到最后他还是没问,只是问:“那……我跟房东签一年的合同?”

        袁立阳点头,“一年就成!”

        顿了顿,他说:“租下来,简单收拾打扫一下,不用再装修了,不怕寒碜,咱们的生意,卖的不是装修,另外,记得做个门头。”

        王晓泉赶紧说:“正要问您呢,那咱们是做那种高档点儿的,还是……”

        袁立阳不假思索,直接道:“就那种塑料布,彩绘,铁架子一扎,吊上去就行。名字就叫修真商店。具体怎么设计,你看着办。”

        王晓泉挠挠头,越发觉得心里没谱。

        他是发自内心的认定袁立阳是男主角人设,也是真的想跟着他混出个头脸来的,所以袁立阳交待下什么事情,他毫不犹豫的就执行,哪怕知道需要自己垫钱进去,其实也没怎么犹豫——可问题是,自己这位老板貌似也太敷衍了一点,别管哪儿哪儿,都透着一股子敷衍,做买卖,哪有那么干的!

        租店面,挑便宜的,不装修,门头招牌,最便宜的……这个……

        他犹豫了半天,吭吭哧哧的,还是没忍住问:“咱这么干,您觉得这生意能行吗?您能不能……我不是不信你啊,主要是我什么都不知道,心里没底,您能不能给我稍微透点底,咱这‘修真商店’,到底要卖什么?”

        袁立阳笑笑,心说这底不能透,透了就怕你决心都不坚定了。

        不过想了想,他还是道:“这么说吧,这家店开在哪儿,不重要,重要的是店里卖的东西!这东西呀,能让赵文辉那种人,主动跑过来高价买。明白吗?”

        王晓泉似懂非懂。

        不过他想了想,赵文辉呀,那老爷子可是传说中宿阳市黑白两道的泰山北斗,乃至在商业上,赵家也是很厉害,早先行医兼卖药起家,九十年代开始做中药加工,最近几年又开始涉足房地产,甚至据说他们家还有一个做化妆品的公司,那是肯定财大气粗的,要是他能主动过来,高价买东西,那这店铺是开在百货大楼里,还是开在一条破巷子里,倒还真是没什么区别了。

        再说了,袁立阳是男主角啊,按说他说话做事越奇怪,就把握越大——男主角嘛,做事情要是遵循常理,那还叫男主角?

        于是想明白了,他点点头,“那行,那我接下来就跟人签合同了,先租一年,做招牌的我也认识,咱们要的那种最便宜,做起来也快,要这么说的话,三两天就能收拾完,挑个好日子,咱们就能开业了!”

        袁立阳“嗯”了一声,说:“那等你收拾好了,再去找我,我把要卖的东西给你送过来。”

        俩人居然就这么说定了下来。

        接下来他先开了车把袁立阳,和他要的剑,都送到袁家住的那个小区门口,然后就调头开着车子去找人家房东签合同去了。

        而这边袁立阳拿着剑回到家,花了几分钟时间,很顺利地把它“深加工”了一下,就决定要卖五百万一把了!

        …………

        阳历的二月末,农历也早就已经进了二月,在宿阳市来说,前几天的那场大雪,反倒是一次意外,其实整个天气,早就开始大规模的回暖了,只出了几天的太阳,气温就迅速地抬升,中午的气温已经开始逼近二十度,大胆又爱美的女孩子们,飞快地就脱去了羽绒服,换上了更加俏丽,也更五颜六色的春装。

        在市一中的高三四班来说,第一个做出这种服装上的改变的,大都是陈白鹭。

        不过,女孩子都是爱美的,一看有人已经这么穿了,其她人就会飞快地也把自己身上的羽绒服给换掉。

        周萍萍吃过午饭,本来是要到教室里继续做题的,不过现在的她,虽然已经有了此后性格的大半,却到底还是小女孩心性偶尔会占据上风,看见教室里的女孩子们一个个穿上了春装,时不时嘁嘁喳喳的,她也有些心动,再加上中午也的确觉得有些热,就干脆跑回女生宿舍,脱掉了羽绒服和毛裤,换上了那件自己最喜欢的短款风衣。

        这个时候再回来坐下做题,自己都感觉自己更好看了,心情也是说不出的好。

        中午时候的高三四班教室里,一贯都是大平静中带着些小喧闹,却并没有影响周萍萍做题的进度——她虽然绝不像她此后曾经向袁立阳说过的那样资质平庸,但她比本就已经很努力的其他同学还要更加努力,却是真的。

        事实上,她的成绩一直都稳稳地排在诸如袁立阳、房名伟之流的前面。

        这时候遇到一个难题,苦思冥想,眉头特别好看地皱起来,终于想到了解题的思路,并飞速地整理思路,把这道题解了出来,她不免就有些小小的眉飞色舞——最近几天,丁广修再也不敢跑来纠缠了,她觉得连脑子都转得比此前快了。

        只是一道题作罢,不其然的某个瞬间,她却忽然有些恍惚,愣了一下。

        左右看看,有人在做题,有人在听歌,还有两个人低着头凑在一起,不知道在叽叽喳喳地讨论着什么,总之就是,没人关注自己。

        然后,她貌似不经意地左手抓起中性笔,装作一副捡笔的样子,扭头、半弯腰,往侧后方某处瞥了一眼——他当然不在,连他的同桌也都不在。

        自己愣了一下,笑笑,有些自嘲,有些害羞,直起身来,拿着“捡起”的中性笔转了两下,很自如地又重新回到桌前,低头看题。

        “他真是有点奇怪啊!”她忍不住心想。

        此前的时候,虽然大家在一个班级、一间教室里呆了快两年了,袁立阳这个名字也很是熟悉,但彼此之间几乎完全没有过什么交集,对于她来说,也仅仅就是知道班里有这么一个叫袁立阳的男孩子罢了。

        甚至于……对他的成绩都毫无了解,只是大概的知道,他好像成绩一直都不上不下,大约是跟自己差不多的一个层次。

        那当然,最近对他的关注,就不知不觉地开始变多了。

        因为由于上次的事情,这个名字对她来说,开始变得敏感、容易识别、具有一定的特殊意义,并且相当的具有辨识度了。

        听到有关于他的消息,就会下意识地关注一下。

        不过,当然了,直到现在为止,一想到他,周萍萍的脑海里第一个会想到的概念就是:这家伙很能打架!打架很厉害!

        不过可能是最近有意无意之间,对他观察得比较多的缘故,周萍萍逐渐发现,这个男孩子跟班里的其他人,好像是真的有点不一样的。

        那种不一样,她暂时的不知道该怎么去形容,因为这无关成绩、无关长相、无关着装,甚至也无关打架,总之就是,所有自己比较熟悉的方面,都跟这件事无关,甚至,就连自己以为他应该很擅长最凸显的地方,都不足以拿来形容和框定这件事情的范畴——如果勉强要说,周萍萍觉得他身上似乎有一种莫名的无法形容的淡定和从容的感觉。

        那种感觉,很复杂,出现在他的身上,又显得有些矛盾。

        那种淡定、从容、不急不迫的感觉,甚至都无法用“成熟”、“少年老成”之类的词汇来形容——因为就算别人不认识,自己的爸爸终归是很熟悉的,在崇拜老爸的十七八岁少女眼中,自己老爸的形象,一般都是高大英武成熟沉稳,是成熟的、有魅力的男人的代表,周萍萍也不例外,但她仍细心地发现,就算是在自己爸爸身上,也很难用“淡定”、“从容”之类的词汇去形容。

        但偏偏,时不时地扭头瞥一眼的时候,她却从袁立阳身上感知到了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或许应该叫,气质?

        这让周萍萍颇觉诧异。

        因为即便只是情窦初开的十八岁,仅凭一个女孩子的直觉,她也能清楚地感知到,正是这种淡定和从容的气质,才是一个男人、一个男孩子身上最最闪耀的东西,换句话来说就是,也是最吸引女孩子的东西。

        她一时间不太想得明白,袁立阳这样一个原本平平无奇,自己此前甚至都没怎么察觉到他的存在的男孩子身上,为什么会有这样子的气质呢?

        还是说,因为他帮过自己,所以自己看待他的时候,天然就带了一定的好感,下意识地就对他有着一定的美化?

        或许吧。

        不过,还是挺好奇的。

        这种好奇就是,老是忍不住想再扭头看他一眼,看看他是不是真的符合自己上一眼看到的那个他。

        如果符合,那就……再看下一眼。

        当然,这仅仅只是好奇而已。

        脑子里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脸上带着些若有若无的浅浅笑意,手上则无意识地转着中性笔,不期然间低头,她忽然发现,还有大半张试卷没做,而看看手上的电子表,却发现已经快一点半了,她才惊讶地发现,自己刚才这一番胡思乱想,感觉上也没多大会儿,居然就是二十分钟的时间过去了!

        当下她大大地惊讶了一下,不好意思地吐吐舌头,内心里暗自责备自己一番,赶紧就收拢心神,重新把注意力放到了试卷上。

        今天中午,是一定要做完这张卷子的!

        这是她给自己定下的目标,绝对不容拖延,更不容许偷懒!

        自己只是中人之资罢了,能进一中的尖子生班,甚至能在竞争那么激烈的尖子生班稳稳地位居中游,靠的就是这股子刻苦和自律的劲头儿,在高考之前,是绝对不允许有丝毫的松懈的!

        这样一想,她的态度顿时就端正了起来,本来在脑子里转动的关于袁立阳的一些乱七八糟的心思和想法,顷刻间都被抛到了九霄云外。

        她又回到了那个最认真最刻苦的周萍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