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这个大佬不要惹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六章? 放心,好卖!

第二十六章? 放心,好卖!

        打电话的时候,王晓泉就在学校门口呢。等随口聊了两句,挂了电话,袁立阳出了学校,很快就看见他站在那辆普桑旁边。

        于是他开着车拉袁立阳去已经收拾到的店铺。

        店铺还是那个店铺,钥匙到了王晓泉手上,能随时打开卷帘门进去看了而已。

        到了店门口下了车,袁立阳先就抬头往上,塑料布喷绘的门头招牌,看去跟两元店的招牌一个风格,大红的底色,上面有四个金黄色的大字,“修真商店”。

        “啧啧,像模像样的。”他说。

        王晓泉就“嘿嘿”地笑两声。

        忽然,袁立阳指着招牌打头,也就是“修”字前面的那个符号,问:“这东西你设计的啊?”那是一个特殊的符号,底下看上去像是一座山的样子,上面是一条龙的造型,虽是简笔画,看上去倒是挺有意境的。

        王晓泉也抬头看,道:“不是!我哪有那个本事。您不是说让我看着做嘛,我就找了个熟人,就专门做门头的,我让他给设计设计,要不然光是四个字,看上去觉得光秃秃的。我寻思,咱这修真商店,我也不知道卖什么,就让他给我弄个玄乎点的,他就给我弄了这个,说是从网上下载的。我一看,觉得还挺好,咱这修真商店,要是打算卖点香烛啊啥的,就更对路子了!”

        袁立阳回头看看他,失笑,“不卖香烛!咱们呀,卖仙丹!”

        王晓泉闻言一拍手,也笑,“那就更搭配了!”

        两人都“嘿嘿”地笑起来。

        卷帘门推上去,不锈钢的玻璃门其实有些旧了,但也没换新的,倒是擦洗的还算干净,里面铺的也是地板砖,应该是刚拖完不久,还残留着一些腥臭气。

        房屋角落里,摆着一个空空的玻璃柜台,也已经擦洗干净。

        旁边还有一把木椅子。

        除此之外,店里空空荡荡。

        王晓泉跟进来,比比划划,“前一家租户留下了一个柜台没拿走,但是就两米,我寻思也不够啊!您看,就这一片啊,我寻思得先知道您到底要卖什么,看看需要多少柜台,然后我再找人来量一量,再订做两三个玻璃柜台。就做跟那个一样的,正好就都用上了。您看怎么样?”

        袁立阳点头,又摇头,指一指前任租户留下的那个玻璃柜台,道:“不用再做了!就这个,就足够用了!”

        王晓泉闻言愣了一下,却还是认真地说:“那个,老板,我没别的意思啊!虽然是我垫钱,我也心疼钱,但我还是得说,咱要是真想做生意,这……这也不差一个柜台钱!房租我都出了,不差这千儿八百的,您说呢?”

        袁立阳哈哈一笑,道:“这个倒不是钱的事儿了,是真用不上。”

        王晓泉“哦”了一声,但是看样子,心里颇多诧异。

        袁立阳打量完了这间铺子,目光回到他的身上,走过去,拍拍他的肩膀,问:“老王,一共花多少了?”

        王晓泉笑呵呵的,道:“正要跟您报账呢。我呢,托了个朋友,总算说下来了,合同是签了一年,本来人家不愿意,两年起签。房租呢,我也没全给,给了半年的,一万五,也是朋友的面子,不然人家也不能愿意。”

        “还有就是这门头招牌,四百五,这卷帘门我换了个锁芯,这不是怕前边那个租房子的,万一留着钥匙嘛!对吧?这个是六十。加一块儿……对了,屋里没花钱,就是买个水桶买个扫帚拖把什么的,我自己打扫了一下,都不值钱。”

        “加一块儿,还不到一万六。”

        袁立阳点点头,又拍拍王晓泉的肩膀,笑着问:“就这么一点儿都不担心这笔钱砸进去,回不来?”

        王晓泉愣了一下,摇头,说:“那不能!你是主角啊!我王晓泉别的本事没有,这一回,我相信我一定没看走眼!”

        袁立阳哈哈大笑,笑罢,他第三次拍了拍王晓泉的肩膀,道:“成吧!就冲着你那么相信我,我也不能让你把这笔钱砸水坑里!走,跟我拿东西去!”

        千盼万盼,总算盼到了揭开帘子的时候,总算是要知道袁立阳开这个店要卖什么了,王晓泉没有丝毫的犹豫,当时就道:“好!”

        …………

        普桑在小区门口停下,袁立阳自己下了车回家,过了也就十几分钟,就又出来了。左右拎着个手提袋,轻飘飘的感觉,右手则拿了一把剑。

        那把剑很熟悉,王晓泉一眼就认出来了,就是自己给他的那把。

        虽然有些诧异,但他还是很快就下了车,主动过去帮袁立阳打开了副驾驶的车门——倒是很有跑腿的自觉。

        上了车,袁立阳也没说什么,只说“走吧,回去!”,王晓泉也不好问,就听话地开着车子又回了铺子。

        等这次进了铺子,袁立阳放下东西,招呼王晓泉一起,把那玻璃柜台推到了房子中间,摆好,然后才拿起自己带来的袋子和剑,都放到柜台上。

        然后,他拍拍那把剑,说:“眼熟是吧?其实早不是你给我的那把了。记住了,这个,不打折,五百万!”

        王晓泉闻言愣了一下。

        这时候,袁立阳拿起纸袋,往外一倒,倒出来几样东西。

        他简单地伸手一归拢,把四个由保鲜膜裹着的小药丸拨到一块儿,几张小纸片也归拢成一小沓,然后指着那四颗小药丸,说:“这个,叫‘天一丹’,记住名字哈,功能呢,是能够极大的提高修炼效率。一颗,三百万!”

        王晓泉觉得自己的头皮麻了一下。

        跟过电似的。

        袁立阳又晃了晃他手里的几张小纸片,上面好像还打印着字呢,然后说:“这个,叫安神符……呃,嗯,还是就叫安神符吧!一张符,五十万!功能是,去浊扬清,安魂定脑,简单总结就是,让人睡觉的!”

        王晓泉已经有点听不清他在说什么了,他只是眼巴巴地盯着桌面上这几件动辄价值几百万的小物件,不知不觉就下意识地咽了口唾沫。

        跟丢了魂儿似的。

        袁立阳说完了,看着他,“我刚才说的,功能,价格,都记住了没?”

        “啊?呃……咱们就卖……卖这个呀?”

        他咧嘴笑了笑,但看着却有点想哭的意思,“这……记、记是记住了,可这个……这……”

        袁立阳笑了笑,说:“放心,好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