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这个大佬不要惹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一章? 越来越有意思

第三十一章? 越来越有意思

        手里多了两千万这件事,并没能给袁立阳的生活带来什么影响。

        晚上回家吃了顿饺子,随后他就又一如往常第回去上晚自习——进教室的时候,拎了一个暖壶,打了一壶热水。

        房名伟初时不曾在意,过了一会儿见袁立阳拎起一个崭新的暖水瓶来倒水冲茶,这才有点纳闷,问:“这谁的暖水瓶?”

        “我的呀!新买的,要喝水吗?”

        房名伟一副看怪物的样子看着他——一般情况下,都是女孩子才会更喜欢喝比较烫的热水,因此明明教室里有饮水机,还要自己拿壶打水,男生自己带暖水瓶打热水喝的,袁立阳应该是头一个。

        不过他做的稀罕事儿这也不是头一桩了,房名伟嘴巴张了张,最终决定忍了——等回头找到合适的机会,再嘲笑他。

        于是犹豫了一下,在低下头重新做题之前,房名伟就只是念叨了一句,“早上别忘了带球鞋来,中午有比赛啊!”

        热气腾起,茶香四溢。

        “知道啦!”

        袁立阳老神在在地回答。

        慢慢地嘘着热气喝起茶,不知怎么就又想到了傍晚时候王晓泉的模样。

        有点好笑。

        不过想一想,自己上辈子大学毕业之后忙活了那么多年,尤其是跟周萍萍结婚之后,那真是累死累活呀,可到最后才攒了多少钱?

        俩人加一起,也就两三百万而已!

        那可已经是十几年后的两三百万了。

        对于一个2004年的普通人来说,而且还是宿阳这种小地方的普通人,忽然见到两千万,经手了两千万,是个什么概念?

        正常人也得懵好几天都回不过神来吧?

        王晓泉的定力,已经算很不错了。

        实话说,易地而处,自己年轻的时候还真是未必能做的比他好。

        又有什么资格嘲笑人家呢?

        恩,一千万哦,老王,看在你居然认为我是男主角的份儿上,这一千万,就交给你随便嚯嚯了,能花出个什么成果来,就看你的水平,也看你的造化了!

        …………

        第二天,中午,饭后。

        高三四班教室。

        陈白鹭走进来,笑嘻嘻的拍了拍巴掌,“同学们注意啦,今天中午咱们班跟三班有一场足球赛,已经快要开始了。正好大家也都刚吃完饭,直接坐着不好,所以,希望同学们都能够抽出时间,过去给咱们班的同学加油助威!谢谢大家啦!”

        “同学们,高考考的可不止是学习成绩啊,身体素质也特别重要,心理素质也特别重要,现在正好到了春暖花开的时间了,外面多好啊,大家都暂停一下,出去呼吸呼吸新鲜空气,顺便欣赏咱们班男生大展神威,好不好?”

        架不住陈白鹭这张嘴能说会道,这时候,就算是原本不太想去的,也犹犹豫豫地站起来了,除了极少数特别顽固的学习派之外,大家还是都愿意去给本班足球队一点支持和鼓励的——何况也的确是个趁机歇歇的好机会。

        按理说一进了高三,就所有的体育课什么的,都全停了的,一冬天,也没见那帮男孩子怎么咋呼,但是这才刚一开春,最高温度也就刚拉上二十度没几天,他们果然就又憋不住了。

        对抗的还是同为尖子生班的三班——这俩班一向是彼此不服气的存在,都自认为自己才是尖子生班的正统,而对方是滥竽充数的。

        早在两届之前,尖子生班只有一个。

        自从有了俩,就开始有了对抗。方方面面都要比试比试。

        这一回,两个班也不知道想了什么办法,居然说服了学校体育管理部,把今天中午的操场给预订下了,于是,比赛开打。

        人群络绎而出,三三两两的往操场去了。

        不过教室里还是有七八个人坐着——有的趴在课桌上睡觉呢,有的戴着耳机听音乐呢,还有的,仍在专心致志地攻克习题。

        陈白鹭走过去,伸手在女孩子眼睛前划了划手。

        周萍萍抬起头来,看见是陈白鹭,就说:“我就不去了吧?我还剩下几道题!”

        但陈白鹭却不等他把话说完,直接就过来架起她的胳膊,往外硬拽,“行啦行啦,知道你刻苦,好歹也歇一会儿吧?哪怕过去呆十分钟呢!”

        周萍萍无奈,只好起来,被她拽出了教室。

        其实她也喜欢体育运动,而且也还挺喜欢看足球的,另一方面来说,她对班级里的很多事情,其实也都特别想参与,并不是没有什么集体荣誉感,但关键是,她有自知之明,她知道,别人能进入一中的尖子生班,靠的是实力,是脑子灵,而自己能进来,靠的却是认真和刻苦。

        所以她觉得,在高考结束之前,自己没有任何资格松懈。

        但是……好吧!去喊几声加油,也就顶多浪费半个中午而已。

        于是她跟陈白鹭一起手拉着手,一路聊着天,往操场走。

        其实她跟陈白鹭的并没有特别的好。

        但周萍萍性格如此,天生就性格冷淡,属冰激凌的。这性格,说好听点就是外冷内热,说不好听点儿就是,袁立阳觉得她性格里有些自卑的成分,所以一边是格外的要强,一边是始终对外界的一切人,抱有相当重的戒备心。

        也因此,事实上她跟很多女孩子关系都还不错,但特别交心的,却似乎是一个都没有——在这里头,陈白鹭跟她的关系,已经算是正常水准偏上了。

        一路到了操场,比赛已经开始了。

        围在场外看球的人,居然还真不少,而且看去有点群情奋跃的样子。

        两人远远地看见自家班级的替补队员和同学,就走到哪边去,却见大家都一副特备亢奋的样子,一个个都是一边紧紧地盯着球场变动,一边嘻嘻哈哈的样子,就都有点诧异。

        到了地方驻足仔细一听,两人这才知道,居然已经2:0了!

        一中校风如此,不是太注重体育教育,但架不住学生自己喜欢,所以各种大大小小不正规的小比赛,足球的也好篮球的也罢,是经常有的,甚至还经常跟其他学校来个校队比赛。

        这里面呢,倒是不必吹牛,每一届的尖子生班,在无论哪一项体育项目上,都是偏弱的,就是足球,一般也是最喜欢三班四班俩天才班菜鸟互啄。

        因为基本上踢不过其他班级。

        但从过去的经验来看,两个班级的水平是差不多的。

        得知已经2:0,且是本班领先,陈白鹭很是诧异,问了一下,得知比赛刚开始了六七分钟,于是越发诧异,下意识地就忍不住回头跟周萍萍说:“咱班男生今天可能打了鸡血了!”

        周萍萍有点走神,闻言愣了一下才回过神来,笑容略有些慌乱,“是吗?”

        陈白鹭生了一颗七窍玲珑心,不露声色地往球场上看过去。

        这时候说来也巧,本班防守成功,把球断了下来,传递了两脚,就传到了袁立阳的脚下,这一下,场外高三四班的同学忽然大声喊:“老袁,再来一个!”

        “袁立阳,来一个!”

        “袁立阳,来一个!”

        这喊声,渐渐整齐划一,嘻嘻哈哈,却又充满期待的感觉。

        陈白鹭和周萍萍都有点诧异。

        她们还算喜欢看球,但其实不怎么懂,也不知道袁立阳打的什么位置,这时候就看他接球,一扣,把上抢的那个闪过去了,大步带球,猛趟,再扣,闪歪了一个,忽然,一脚就把球踢出去了。

        俩足球菜鸟的目光只知道追着足球看,然后,她们看到那球飞快地钻进了网窝——几乎都没什么旋转,守门员还没回过神来,愣愣地站在那里,毫无反应。

        场外震天彩起。

        场内四班的同学也都疯了一样往袁立阳身边跑。

        离得最近的房名伟,猛地一下扑到袁立阳身上,随后其他人也都哈哈地笑着过去在袁立阳身上拍拍打打。

        俩女孩都愣了一会儿才回过神来。

        就听见那边几个替补队员一副唯恐旁人不知的样子,大声地说笑着,“卧槽,八分钟啊,老袁这个帽子戏法真快!”

        “以前也没见老袁这么猛啊,这是打完那一架,决定不隐藏实力了吗?”

        大家都哈哈大笑。

        再看那边,三班的五六个替补球员,以及同学,一个个都是一副接受不能的难受样子——周萍萍忽然扭过头来,带着些好奇的表情,问陈白鹭,“袁立阳以前踢球没那么厉害吗?”

        这一听就知道以前其实也没怎么关注过班里的足球情况。

        陈白鹭想了想,回答她说:“以前……我知道袁立阳一直都是踢球的,但他踢得怎么样,我就不太懂了,不过咱班以前好像经常输,所以……”

        不用等她把话说完,周萍萍就懂了。

        回过头去,她讶然而又新奇地看着球场上的那个大男孩,他好不容易挣脱了几个队友的拍打,一脸无奈的样子,有点好笑,又有点可爱。

        她心想:他真是好奇怪呀!

        这个时候,还没等三班的人重新开球,袁立阳找到负责给两班比赛做裁判的那个同学,不知道说了句什么,裁判有点愣的工夫,就见他已经往这边走过来了。

        换人。

        袁立阳下场了。

        女生们不是太懂规则,却看见本班替补那边的同学们,大多都是微微愣了一下,但很快,就有一位同学高兴地脱掉了身上的羽绒服,进了球场。

        两个女孩子,当然,也不止她俩,事实上是附近的本班同学、看热闹的同学,都好奇地看着下了场的袁立阳。

        然后,大家就听见了他跟同学们之间的对话。

        “老袁你下来干嘛,再进几个呀!”

        “差不多就行了,进十个也没什么意思!”

        “嗳……嗳……老袁你就装逼吧!”

        “什么叫装逼,哥们是真牛逼好不好!”

        “哈哈哈哈……”

        周萍萍抿嘴笑了笑。

        然后就见他穿上外套之后,就跑到一边,脱下鞋子,开始往外磕沙子,一边磕一边嘟囔着,“这破操场!”

        周萍萍抿着嘴,越发开心地笑了起来。

        忽然,他居然抬起头看了过来,而且第一眼,就跟自己的眼神儿正对上了。

        周萍萍愣了一下,赶紧收回目光,转过了身去。

        那一刻,心忽然就扑通扑通跳得厉害,脸一下子就红了。

        过了好一会子,她回过神来,隐约觉得有些不对劲,下意识地扭头往回看,没人,扭头看本班的聚集地,也不在——她愣了一下。

        他居然……走了?

        居然连比赛都不看完吗?

        这一刻,不知怎么,她心里竟有些莫名的失落。

        收回目光来,她才发现,陈白鹭刚才好像还在自己身边呢,这会子不知道跑哪里去了——忽然一下心里有所触动,她赶紧大转身,往回教学楼的方向看了一眼,果然,这一眼过去,她就正好看见几十米外,操场的路边,陈白鹭和袁立阳似乎正有说有笑地议论着什么。

        过了一会儿,袁立阳走了,陈白鹭回来了。

        周萍萍正在专心地看球。

        三班似乎被八分钟的帽子戏法给羞辱的有些恼羞成怒,周萍萍就算看不太懂,也明白对方正在疯狂地反扑。

        陈白鹭走到她身边,笑嘻嘻的,说:“袁立阳这个人真是……越来越觉得他有意思了!哈……”

        周萍萍笑了笑,没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