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这个大佬不要惹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三章? 心疼个屁!

第三十三章? 心疼个屁!

        走出银行大门的时候,袁立阳的卡里已经多了九百七十多万的现金。

        具体来说就是976万9千块。

        这使得包括此前买中药之后还剩余的压岁钱在内,袁立阳的个人可支配总资产,高达976万9千8百多块。

        要单是王晓泉自己还好,毕竟年龄在那里摆着呢,问题是袁立阳无论是着装打扮还是那张脸,一看就嫩,居然一下子转进去小一千万,连银行的办事员都不由得抬头多看了他几眼,拿着汇款人王晓泉的身份证,盯着猛对照。

        在2004年的宿阳市,拥有一千万身家,绝对算有钱人。

        暂时来说,大家显然都认为这个有钱人是王晓泉。

        但是,转完了账走出银行,袁立阳却并没有因为自己兜里多了近千万而有什么高兴的模样,而终于把该转的这笔钱转出去了的王晓泉,也并没有什么放松的感觉——仍是有点愁眉苦脸的。

        出了门,他似乎想抽烟,掏出来,又收回去,想说什么,却又不知该说什么。

        于是见到袁立阳上了车,他也就什么都没说,老老实实开车送袁立阳回学校。

        一直到在学校门口停下车,袁立阳在下车之前,才对他说:“好好琢磨琢磨,安顿好家里,出门花钱吧!遇到事情自己拿主意,不用问我。”

        “走了!”

        袁立阳下车,他也跟着下车。

        然后他就扶着车门,看着袁立阳的背影渐渐消失在一中的校门口之内,终于是掏出两块五一盒的红旗渠,抽出一支来点上。

        深吸一口,长长地吐出来,愁肠百结,“赔钱!说得好听,男主角哪有赔钱的?男主角哪干过赔钱的买卖?我要是真的给全赔掉了……”

        不过往深了想想,他是真的能感觉到,自己这位老板好像是的的确确的没拿钱当回事,哪怕一千万,他也是真的没当回事——这个是能感觉到的,单纯装是装不出来的,不当回事就是不当回事。

        留心观察就会发现,他的一举一动,既不故作轻蔑,也不有意浪费,但你就是能感觉到,这么大一笔钱的重要,对他来说,却连妈妈包的一碗饺子都比不上。

        扶着车门把一根烟抽了大半,他忽然发狠,一把扔了剩下半截,恶狠狠地道:“花就花,赔就赔!不就是赔钱嘛,谁还能不会是怎么的?老板都不在乎,明明白白的让你去赔掉它,你心疼个屁!赔!”

        …………

        在袁立阳回到这个世界的十几天之后,全市高三的倒数第三轮摸底考试,总算是到来了。

        周五,数学,理综。

        周六,语文,英语。

        周六下午考完,也就四点来钟,全市的高三学生,就直接放假了,假期是周日这一天,但是,周日晚上的晚自习,是要到校的。

        接下来,一直到高考之前,这样的摸底考试,还有两轮。每一轮的考试,事实上都是本市,乃至本省的相关专家和高级教师们,对今年高考题目的押题,至少也是方向上的押题。

        就像对待接下来必将到来的高考一样,袁立阳没有特别认真,但也没有拿这种考试不当回事,他就是纯粹的正常发挥的心态——会多少答多少,能得多少分,算多少分。

        老实讲就是,回来之后的这十几天,他是真的没怎么搭理过老师们的授课、讲题,就只顾着看课本了。

        不过达到他这个层次,要做到过目不忘,已经是纯粹的本能。

        再加上尽管是一个新的却又历尽沧桑的灵魂占据了身体,但此前那个十八岁的袁立阳的绝大多数记忆,都并未消亡,还依然留在脑子里,是可以供现在的这个袁立阳随时调用的。

        所以这一套模拟考题,他做起来还真的是并没有太多吃力的感觉。

        周五的两场考完,他已经开始莫名感觉愉悦,甚至忍不住在想,如果到高考的时候,自己能考出很高的分,那要不要报考一所更好一些的学校呢?

        等到周六上午的语文考完,中午吃饭的时候,几乎每个人的嘴角都开始翘起来了——一个月就这么一天的假期,毫无疑问是令人期待的。

        房名伟想约袁立阳今天晚上泡网吧,被袁立阳拒绝了,并且苦口婆心地数落他,“数学满分了吗?理综二百七了吗?语文能考一百四?还是英语有把握一百四?将来你想找什么样的女朋友,北大的,还是宿阳师范学院的?想找个90分的大美女,还是60分勤俭持家的?好好想想吧你!泡什么网吧,继续学习!”

        房名伟反问:“那你呢?”

        袁立阳一本正经的回答,“我当然跟你不一样了,我又不愁找不到女朋友!”

        “屁!你到底要干嘛去?为什么不带着我?”

        “我去见个小朋友,一起聊聊人生,谈谈理想,你想陪我一起去吗?”

        “小朋友?”

        “嗯!小朋友!”

        “那算了吧,我还是看书吧!我姐家我那小外甥,才三岁,已经很烦人了!惹不起,惹不起!”

        …………

        周六下午交了试卷,大家无比欢脱地离校。

        袁立阳也收拾收拾,尤其是把自己的暖水瓶和保温杯倒空洗净了,妥善放好,然后给老妈打了个电话,说今天晚上可能会稍微晚回去一会儿。

        周慧珍就问他干嘛去。

        他说:“房名伟非得拉我去网吧玩一会儿,还说什么劳逸结合,放心,我不会回去太晚的。”

        等老妈那边叮嘱了几句之后,终于算是放行了,袁立阳就骑上自行车,优哉游哉地往西边的方向去。

        他说要去见小朋友,其实并没有骗房名伟,因为还不到七十岁的赵文辉,在他眼里是真的算小朋友的。

        已经答应了的事情,当然要做,已经想好了要顺手施给的一点小恩惠,也不必拿乔,爽快的给了最好。那正好下午考完试到天黑吃晚饭之间,还有那个一两个小时的时间,他觉得就正好拿来做这件事。

        一路慢悠悠地骑出主城区,正好太阳正缓缓下山,整个西天一片火红,看去煞是惊艳,但是等来到此前来过一次的鹤龄山国家森林公园,尤其是往山脚下的那间度假酒店去的时候,他却忽然发现,这山里好像也并不肃静。

        就拐到小路上这一小段的路,已经有两辆车从身后越过自己,奔那酒店去了。

        都是豪车。

        袁立阳微觉诧异,但也没当回事,骑到度假酒店门口的时候,远远地就已经看见,那片小别墅区今天好像真的是格外的热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