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这个大佬不要惹在线阅读 - 第三十五章? 真好看!

第三十五章? 真好看!

        两人并肩走进鹤龄山度假酒店。

        如果把袁立阳推着的那辆骑了两三年略显破旧的自行车给p掉,俩人倒也算是金童玉女般登对——陈白鹭的颜值自不必说,说顶级可能有点吹牛,八十来分总是有的,尤其是今天这么收拾一番下来,看上去比真实年龄要大了一点,成熟了一点,身上既有少女的那种鲜嫩,又多多少少带了些绰约的风情。

        很美。很好看。

        袁立阳的话,打扮得肯定土了点,但十八九岁的年轻小伙子,牛仔裤配旅游鞋,也没什么太多好说的,关键个头儿够数了,一米八多,再加上气质少了些青春的跳脱,多了些沉稳,站到穿了高跟鞋之后约莫一米七出头的陈白鹭身边,倒真的愣是有些般配的意思。

        但陈爸爸的脸色却已经相当的不好看了。

        两人走到那栋别墅前的时候,他早就已经停好了车,正在别墅前,微微哈着腰,跟一个看上去二十岁出头的年轻男子攀谈着什么,脸上带着些讨好的笑意。

        当然,一边说话,他一边还分心过来,时刻关注着自己女儿的动态。

        眼看他们终于走近了,他赶紧招手,喊:“白鹭,过来,来来!”

        陈白鹭扭头看看袁立阳,说:“那你先找你要找的人,我待会儿过来,带你去见赵植芳。走了!”然后迈步过去。

        少女娉婷。

        眼见女儿终于甩开了那个推自行车的年轻人,陈白鹭的爸爸特别高兴,等陈白鹭走过来,他就笑着,带着些讨好的意味,介绍道:“白鹭啊,快来见见,这是玉鼎地产的副总,郭鼎铭郭总!郭总可是咱们市年轻人的榜样啊!年少有为!”

        又冲对方道:“郭总,这是我女儿,叫陈白鹭。呵呵,正上高三呢,跟今天过生日那位赵小姐,她们是同学,好朋友!呵呵。”

        目光落到陈白鹭的身上,从脸蛋儿到身材,尤其是那双白生生却又笔直细嫩的小腿,只扫了一眼,郭鼎铭眼中微微一亮,伸出手去,笑容和煦,“陈小姐你好!”

        陈白鹭伸出小手去,让对方握了一下。

        尽管人是同一个人,但即便在学校的时候,她化的妆远比今天还要淡雅了不少,落在同龄人眼中,却是带着些成熟优雅的味道。

        而今天到了这里,尽管衣着打扮乃至妆容,她的风格都是明显的更趋成熟了些,落在别人眼中,却又天然地充满了少女感。

        甚至她自己的举止,也下意识地小心翼翼,文气了许多,少女了许多。

        “郭总您好!”她说。

        郭鼎铭显得特别有风度,笑着说:“你就叫我鼎铭吧,我叫你白鹭,行吗?”

        不等陈白鹭自己说话,她爸爸已经抢着开口道:“这样好!这样好!哈哈,那……你们年轻人多聊,我就不在这里凑热闹了,哈哈,白鹭啊……”

        他转头看着自己的女儿,有些小宠溺,“那爸爸走了,过会儿来接你,可别喝酒!”说完了,又跟郭鼎铭握握手,连连托付他关照陈白鹭,然后转身走开了。

        一路走回自己的车子,他心里盘算着,“可惜没见到赵家的人,孙建成那边,没人介绍的话,估计也不可能见到。关键这是人家家里女儿的生日,自己也就是打着送人的旗号,能过来转转,实在是不好留下来,要不然的话……如果能攀上赵家这条线,以后路子可就走宽了……”

        不过再想想,对于这一趟过来的收获,他倒也还算基本满意,“郭家的生意也不小啊!而且他家在官府里有路子,虽然比赵家肯定不如,但如果能攀上的话,也算是不小的收获了。而且郭鼎铭这个年轻人,平常口碑不错,虽然有点爱玩,但据说真的挺有能力的,长得也不差,应该能达到宝贝女儿的审美要求,这要是俩人能擦出点火花来,也是不错……”

        脑子里胡思乱想地盘算着这些事情,下意识地又回头看过去,却见自己的女儿跟郭鼎铭还站在原处,似乎在聊着什么——白鹭似乎有点怯场了。

        呵呵,笨丫头,平常不是挺自信的嘛!

        然而收回目光正要走,忽然就又想起刚才那个推着自行车的年轻人来,下意识地再次扭头回去寻找,眼睛随便这么一扫,果然,就在人群外缘看见了他。

        他正一手扶着自行车把,孤零零地站在那里看夕阳呢。

        呵!傻丫头啊!你带他进来干嘛?

        不是爸爸势利眼,你们的身份实在是太不对等了,跟这样的人,哪怕单纯是交朋友,都实在是没什么必要——哪怕是作为朋友,他又能带给你什么?

        什么都给不了你,能给你的只有麻烦。

        因为他的出身,他的成长环境,已经决定了他的眼界,而眼界,也就基本上决定了他这个人的人生上限。

        你看,咱们家虽然也不是什么太有钱的人家,但爸爸到了这里,好歹还能马上攀上郭鼎铭这样的人聊几句,哪怕是自己吹捧人家呢,至少人家不至于不搭理我不是吗?然后,爸爸就可以把你介绍给他。

        这叫什么?这就是人脉啊!

        但是他呢,他倒是被你给硬带进来了,但是有什么用?来到这种地方,他一个人都不认识,也不会有人想要认识他,只能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外面,看着场中的繁华与热闹,自己却怎么都凑不上去——对他而言,这想必反倒是一种莫大的打击了!

        脑子里正这么想着,自己不由得摇头感慨般叹口气,似乎是顺着想起了自己这十几年一路打拼过来,从不名一文到小有资产的奋斗历程,这个时候他却又忽然注意到,有个女孩子竟主动走到了自己女儿那个同学的身边。

        这就有意思了……似乎还相谈甚欢?

        他猛地停下,驻足,正好那女孩子微微往这边侧身了一点,虽然离得远,但那张面孔实在是太过惊艳,他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她。

        呦……是商若水!

        商家可是本地的地产大鳄!

        他不由得愣在了那里,一时间有些好奇:莫非这俩人认识?

        …………

        虽然进是进来了,但进来之后袁立阳却发现,自己倒是有些进退两难了。

        找人吧,也没瞧见孙建成在外头站着,而且这里的人自己一个都不认识,问也不好问。走吧,又觉得既然都已经来了……

        有点无聊。

        但比无聊更无聊的,是那边一帮人的交际活动。

        别说凑上去,看都不想看,看见都替他们感觉累得慌!

        于是袁立阳扶着自行车看了会儿夕阳,回身蹬下脚撑,决定徒步上去找人——这没啥好埋怨的,自己既没要孙建成的联系方式,也没提前说好哪天来。

        而且他们似乎也认定了,自己这种大能,只要想来,脚一抬就直接上山去了,似乎也完全不需要留什么联系方式,更想不到自己会那么守规矩,居然被门口一个保安就给拦住了。

        所以,既然来了,那就干脆爬山吧。

        但是,车子才刚停好,忽然听到有人在身边说:“眼生啊,你是芳芳的朋友?”

        “啊?”

        袁立阳扭头,看到一张惊艳的脸,微愣,随后就道:“不是。其实我不认识她,我也不是来参加你们这个……叫什么?聚会?晚宴?”

        “哦?”

        她略显诧异,瞥一眼袁立阳的自行车,“那你怎么进来的?干嘛来了?”

        “有人带我进来的。我来找人。”

        “找人?”

        对方似乎释然了,冲袁立阳笑了笑,似乎是一下子就失去了兴趣,于是露出本来的颇觉无趣的状态——不过,更好看了。

        袁立阳觉得她这张脸,这身材,都很符合自己的审美。

        见她一副失了兴趣的模样,似乎转身要走,他赶忙“嗳”了一声,叫住她,等她回头,就说:“美女,能帮我个忙吗?”

        女孩约莫二十来岁的样子,但气质上却有着超越年龄的大气。

        她看看袁立阳,问:“帮你找人?”

        袁立阳摇头,“不用!我知道人在哪儿!”

        “那是……?需要我帮你什么?”

        “能不能麻烦你帮我盯一下我这自行车,不用特意站这儿看着,就时不时地帮我瞥一眼就行,我得上去找人去,有点事儿,又怕有人偷我车子!”

        女孩愣了一下,微微地张开嘴。

        这个要求,似乎让她有些吃惊了,而且还有些困惑。

        她扭头看看袁立阳身边的自行车,又下意识地回头看了看此刻正在别墅内外三五成群站着交际的衣冠楚楚们,以及……不远处的停车坪上,那一辆辆的豪车。

        贵的,几百万,好多辆,便宜的,百八十万,很正常。反倒是低于一百万一辆的,估计不多,低于五十万的,就更应该是一辆都没有。

        而现在,这个家伙让我帮他看着这辆自行车,他怕这里的人偷他这辆自行车!

        她愣了一会儿,忽然回过神来,噗嗤一声笑出来。

        啧啧,真好看!

        “行啊!我帮你看着,看车费五毛啊!超过一小时得加钱!”

        她这么说着,满脸笑容,好奇地看着面前这个平平无奇的男孩子。

        却见他闻言忽然就松了口气,“还好,正常价!不坑人!”

        说话间,他摸摸口袋,掏出钱夹来,抽出一块钱,递过去,“我可能会超过一小时,先给你一块,一会儿多退少补吧!”

        女孩忍不住,捂着嘴笑起来。

        长发甩动。

        夕阳下美得惊人。

        然而片刻后,她居然真的伸手把这一块钱接了过去,“好!你放心去吧!这个单子,我接了!”

        袁立阳笑了笑,一点都没有“我是在开玩笑”的意思,居然真的就转身往上山的方向走,但这个时候,看清他的去向,女孩子却忽然开口,叫住他。

        “嗳……嗳……哥们儿,山上可不能随便去!”

        袁立阳转身,看着她,“可我认识的人在山上。”

        女孩闻言很惊讶——虽然跟赵家的关系并不是特别亲近那种,但据她所知道的,山上那处别院里,除了日常的保洁、保姆之外,就只住了三个人。

        连赵文辉老爷子的亲儿子都没资格上去住。

        眨了眨眼睛,她说:“你要找的人是谁?要不你告诉我,我帮你问问,叫他下来?”顿了顿,看在对方刚才那忽如其来的风趣幽默的份儿上,她特意解释道:“不是我非要拦着你哦!真的,有资格上那个山的人,全宿阳市你也找不到几个人,你要是冒冒失失闯上去……不太好!可能会得罪人!”

        袁立阳缓缓点头,“那……也行。孙建成你认识吗?”

        这话一出口,女孩就吃了一惊,“你认识孙叔叔?你要找他?”

        “是。找他。”

        这一刻,夕阳下的年轻人目光平静,气质沉笃。

        也是在这一刻,女孩子忽然明白:自己刚才远远地看这个人扶着自行车站在这边的背影时,所感受到的他身上那有些独特的气质,居然是真的!

        微愣片刻,她脸上的笑容慢慢收敛干净,那张惊艳的面孔上,剩下的全是冷静的英气的沉静的美。

        她深深地看了袁立阳一眼,微笑,说:“那你稍等,孙叔叔在里面,我去帮你叫他一声。”

        “谢谢!嗳……”

        “嗯?”

        “我的钱!”

        “……”

        “你不用帮我看车了呀!钱退回来呗!”

        …………

        陈白鹭的爸爸最终还是回到了自己的宝马车里。

        但他却并没有立刻就开车走人,反而有些好奇地躲在车里,远远地打量着沐浴在夕阳金光下的那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

        呃……他俩在干吗?

        那是……钱?

        那小伙子在给商若水递钱?或者,名片?

        离太远了,实在看不太清楚。

        不过他还是有点愣:那小伙子不是白鹭的同学吗?他骑个自行车,怎么可能认识商若水呢?而且看样子还很熟悉?这不,把商若水逗得很开心的样子!

        据说商若水这个女人,漂亮是漂亮,但是很不好惹啊!

        哎……她走了,走了!

        就说嘛,这样的两个人之间,能有什么交集?

        不过,那小伙子怎么还站在那儿不动?

        想了好一阵子,实在是想不明白,他干脆摇摇头,不再想了,直接发动了车子,这就要给油走人。

        但车子才刚刚离开车位,他眼角的余光却忽然瞥见,商若水好像是又出来了?

        下意识地赶紧刹停,他抬头看过去,却见出来的不止是商若水,那个中年人……那不是……孙建成?

        他们这是要干嘛去?

        商若水停在了别墅门口,反倒是孙建成,大步往那年轻人的方向走过去了!

        我……的……天……哪!

        那小伙子认识孙建成?

        隔了足足三四十米远,躲在自己车里的陈爸爸,目瞪口呆地看见,那位传说中赵文辉老爷子的亲传弟子,本地赫赫有名的大佬人物,孙建成,快步走向自行车旁的自己女儿的那个男同学,然后毕恭毕敬地微微躬身,站到了他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