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这个大佬不要惹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七章? 经络图

第三十七章? 经络图

        赵植芳有些讶然地接过去,低头一看,微微皱眉。

        看不懂这是什么玩意儿。

        画不是画,图不是图,就隐隐感觉跟几条路线似的……

        难以理解,这能算是什么生日礼物。

        在她看来,虽然我并不奢望你的生日礼物,事实上你也的确没有要送礼物的义务,或交情,但既然你主动要送了,那就哪怕送个五块钱十块钱的笔记本,也算是个正式的物件儿,可以算礼物。

        像这样在笔记本上涂涂画画几条线,这算什么?

        于是下意识地抬头看了袁立阳一眼。

        多年来的教养,使她在面对绝大部分事情、绝大多数情况下的时候,都不会选择当场发怒,尽管很可能在她看来,这事情实在是让人心里不舒服,也顶多就是在心里默默地为某个人做个标记而已,仍然基本不会当场爆发。

        更何况,这人是爷爷的客人。

        于是,尽管笑容多多少少有些勉强,但她还是笑了笑,说:“谢谢!”

        但忽然,脑子里灵光一闪,她一下子意识到了有些不对。

        袁立阳不以为意,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说了声,“应该的。”,但她却全然没有听进去,只是整个人愣在那里,脑子里却在努力地捕捉刚才那一闪而逝的一个思路——就在刚才,自己忽然觉得似乎有点熟悉?

        …………

        这时候赵文辉抬头看了自己的孙女一眼。

        神情微微纠结。

        刚才袁立阳要了纸笔写写画画的时候,他没有控制住自己,很自然地扭头瞥了一眼,虽只是惊鸿一瞥,他却已经意识到了一点什么。

        此时,他很想把东西从自己孙女手中接过来,看一看,因为他觉得那很可能正是自己需要的东西,但这个时候当着袁立阳,他却无论如何都不好把对方送给自己孙女的生日礼物给拿过来——那也太露骨了。

        但偏偏,小丫头似乎并没有意识到这份生日礼物的意义。

        她甚至表现得好像微微有些不悦。

        这一刻,赵文辉不由急得下意识握紧了拳头。

        他知道袁立阳知道自己在修炼上的问题,他也同样知道袁立阳一定有解决的办法,他还同样知道,袁立阳知道自己想从他手里拿到那个办法……

        听起来有点绕,但事实上,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自己现在的情况。

        虽然名为宿阳市修真界的泰山北斗,在整个豫州省都可以算是大佬的级别,但事实上呢,他已经好多年没有离开宿阳市了。

        不是不想出去,是不敢出去。

        对外托言说老了,不愿意动弹,但其实他却一边努力地寻求解决之道,一边用心地打造了当下在鹤龄山上的这处修行道场。

        但是就截止到目前的效果来看,解决之道找不到,鹤龄山上这耗资巨大的修行之地虽然建起来了,但更充沛的灵气,似乎也依然无助于解决问题。

        甚至,最近他能感觉到,过于充沛的灵气,反而隐隐带来了更大的风险。

        而偏偏,尽管最近一段时间,自己周围的一切都表现得很正常,但多年来的江湖经验,却让他近乎直觉一般地感觉到了某些不对劲。

        他预感到了一丝事关存亡的危机。

        仔细分析之下,他觉得可能是自己这些年闭门不出,不想让人窥探出虚实,却反而让市内,以及省内省外的一些人,猜出了自己的虚弱。

        他们一定是在蠢蠢欲动了!

        这是来自直觉的警醒!

        就在这种情况下,那天夜里袁立阳的忽然出现,对于他来说,简直犹如在漆黑到伸手不见五指的夜里,忽然出现的一道光。

        所以,别管袁立阳给他的感觉有多危险,别管他有多么的担心会一个不小心就触怒到袁立阳,却仍然第一时间就想办法打听一切有关他的消息,并且一而再,再而三的试图去接近、去结交、去拉近关系。

        这些作为,貌似冷静,但实质上,即便是在他自己看来,也已经有些歇斯底里的疯狂——他预感到有一张网,已经被人扯起了四角,此刻就悬在自己头顶,且很有可能随时随地就会兜头罩下来!

        而一旦那种情况出现,势必是雷霆一击!

        到时候,自己被身上的疾患掣肘,这些年来不进反退,面对的又是对方蓄势已久的出手,很可能就要面临身死道消的最终局面。

        而一旦自己死了,无论孙建成佟春山这些追随者,还是自己的二子一女,以及他们手里正在逐渐成型的商业帝国,乃至于自己的孙子孙女们,都会更加的毫无还手之力,只能如待宰羔羊一般,以合法合理的方式,乖乖地让出手中所有的利益,并期待获胜者能网开一面,不要赶尽杀绝。

        而即便是袁立阳再危险,再怎么得罪了他,结果也无非就是这样了。

        所以,他宁可铤而走险。

        一再的尝试去靠近很可能更危险的袁立阳。

        那么试想,自己表现得如此急迫,对方又怎么可能会猜不到自己的心思呢。

        既然已经猜到了,他却还依然愿意过来坐坐,是不是已经表明了他的态度,是愿意顺手帮自己一下的?

        而且,以他那天晚上如此轻易地就帮自己把肺火给逼了出去,所展露出的实力来看,或许自己视为穷途末路的大难题,在他手里不过顺手而为的小事呢?

        那么现在,机缘巧合之下,他来的时候正好赶上自己孙女过生日,偏偏自己的孙女跟他还同是一中的同学,那么他随手送出的这件生日礼物,会不会就正是自己想要的东西?

        乍一看,像是鬼画符一样的胡乱画出拉的线,但或许,那正是自己的救命稻草?

        毕竟,以这位袁先生所展露出的惊人实力来看,哪怕是他随手送出的东西,也是绝对小觑不得的!

        …………

        就在这个时候,袁立阳坦然饮茶,赵文辉有些坐立不安,赵植芳却忽然再次低头看向手里的笔记本,看向了那张潦草不堪的图。

        眼睛忽然一亮,她好像是忽然发现了什么惊人的东西。

        于是,她瞪大了眼睛看着手里的图,一看一惊,再看再惊。

        三看之后,她抬起头来,目带疑惑,“呃……袁……同学,这是……”

        她扭头看了自己爷爷一眼,其实有些迟疑。

        毕竟,无论爷爷还是爸爸,都是从自己开始接触起,就一再叮嘱,修真的事情,是绝大的机密,在外面无论对谁,都不要提起,而事实上,如果没有一定的修真基础,又实在是不该认识这样的一张图,并且一张口就问出很专业的问题来。

        但最终,她还是了问出来——

        “这是……运气的经络图吗?”

        但袁立阳闻言,却笑着点了点头,“对,是经络图。”

        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