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这个大佬不要惹在线阅读 - 第四十章? 重视

第四十章? 重视

        夜,十一点半。

        山上精舍的静室之内,赵文辉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长长的一口浊息吐了出去。

        一股压抑不住的欢喜,在他的脸上荡漾了开来。

        “真是神仙中人哪!”

        他感慨道。

        这时候再次合上眼睛,用心体察,他无比确定,自己肝部淤积的火气,是的确正在被疏导开来——仅仅只是一个小周天而已。

        不得不说,这已经不单纯是对症下药的神奇了,这简直就是更高级别的修炼功法,已经完全覆盖了自己过去粗陋不堪的那一套修行功法。

        因为是覆盖,而且是碾压级别的覆盖,所以,自己原本视为大敌的肝部郁结,在新的修行功法运转之下,只需要轻轻地顺势一带,便已经被疏导了开来。

        心中默默估算一番,赵文辉觉得,若能拿出半个月的时间来,潜心以大周天的方式修炼,这困扰自己多年的肝部郁结问题,就差不多能消散个七七八八。

        而最多不会超过两个月,这个问题就将彻底成为过去式!

        甚至于,对于这套功法而言,解决这一点小问题,竟只是顺手而为的事情罢了,它真正的价值,在刚才仅仅一个小周天之后,赵文辉就已经有了深刻的感悟——以这套新的功法修炼下去,只怕自己不但能迅速地重回巅峰,甚至有望在三两年之内,攀上新的高峰!

        什么叫神仙中人?这就叫神仙中人!

        虽然能猜到袁立阳既然来了,就应该是表示愿意帮自己解决问题的,而在赵文辉看来,既然他愿意出手,那想必是一定可以手到擒来般容易。

        可即便如此,他仍然没有想到,对方竟大方到直接赠送了自己一套修行功法!

        “这份生日礼物,可实在是太过贵重了!”

        他心里这么想着,不由得又想到刚才天色将黑未黑时候,对方在凉亭内借了自己孙女的纸笔,随手画出了那副潦草的经络图,随后又当着自己祖孙二人的面,口授一套修行口诀的事情。

        这可已经不是单纯给自己去除疾病的问题了。

        这是传道授业之恩!

        而偏偏,这等大事,在对方做来,却如随手送了一份小点心一般的毫不经意,这样一份在自己看来简直超绝神异的上等功法,在对方而言,却似乎只是随口胡编的一首打油诗一般。

        以此观之,自己这位恩公的实力,简直深不可测!

        不过……这是好事!

        绝对的好事!

        这好事,固然是因为自己得到了这样一套可以将自己、将整个赵家都整体再向上拔高一大截的功法,并足以顺利地治好自己的顽疾,更是因为这样一来,自己与那位恩公之间的纠葛,就更多了。

        小孩子嘛,不要因为害羞而不敢去要糖吃,因为你越是去要糖吃,大人就会越疼你宠你,因为要糖这件事本身,就代表着一种亲昵、一种信任,而对于大人来说,给糖这件事本身,也能带来一定的满足。

        人世之情,大概如此。

        而以这位恩公的实力,自己和赵家,若能托庇于其羽翼之下,显然是只有天大的好处,而不会有任何坏处的事情!

        更何况,从这位恩公的言行来看,他并没有要求自己和赵家就此投靠他,成为他的爪牙或附庸——甚至相反的是,他比较清楚地表示出了,他不愿意跟修真者这个圈子有过多交集,只想安安生生过点小日子的想法。

        简而言之就是,他几乎没有任何的野心。

        那种感觉,竟跟若干年前发现功力不进反退,甚至已经疾病侵体的自己差不多,有一种人到暮年,只想安心养老似的。

        这也算是叫自己比较不解的方面了。

        当然,这一点,还有待观察——毕竟,他还那么年轻!

        …………

        脑子里胡思乱想了片刻,赵文辉自觉今日受益极深,便连此前预感到有人正在图谋自己图谋赵家的担忧,都不由得消散了许多。

        就在这个时候,他的思路渐渐收拢,彻底从瞑目观想的状态退出来,便正好听到了外间的那些零零碎碎的小动静。

        抬头看了一眼对面墙壁上的挂钟,却发现,原来已经快要十二点了。

        是了,底下的生日晚宴,应该是早就散了。

        赵文辉笑了笑,自觉精神饱足,便施施然趿拉上拖鞋,站起身来,推开门,走了出去——外面好多人。

        这山上精舍,乃是赵文辉为自己静养、修炼而建,虽然房子不可能小,客厅也不小,但跟下面的别墅还是没法比的。

        此刻房间里或站或坐,一共二三十人,不免有些拥挤了。

        赵文辉的老伴儿在七八年前就已经去世,两人一共生了二子一女,到现在是一共有三个孙子,两个孙女,一个外孙,一个外孙女,大孙子已经结婚,也已经生了一个女儿,四世同堂之下,这一大家子人,连赵文辉在内,总计就有十六口。

        这还不包括大儿子在外头有个私生子——他以为赵文辉不知道,但赵文辉又怎么可能不知道。只不过他能镇住他老婆,不闹,赵文辉也就懒得管。

        除此之外,佟春山是追随他多年的老伙计,老跟班了,关系之亲密,无需赘言,他这些年来一共收了十七个徒弟,分散在各行各样,其中有三个入室弟子,以孙建成为首,现在已经是他的左右手。

        只不过今天本来只是小孙女的生日,家宴的气氛更浓厚些,所以弟子之中,除了孙建成之外,就只来了三个记名弟子,其他弟子各有职分,就没来。

        反倒是佟春山的儿子和几个孙子,都在本市,都赶过来了。

        赵文辉推门出去的时候,房间里尽管二三十人在,却基本上没有人敢发出什么太大的动静,就连交谈,都是压着嗓子低声地说话。

        而等到赵文辉一出来,众人当时便都纷纷地站起身来。

        整个客厅里,顷刻间鸦雀无声。

        只有他的长孙媳怀里抱着个两三岁的大娃娃,竟已是睡得打起了小呼噜,算是这客厅里最大的声音了。

        老爷子走出来,众人纷纷问候。

        赵文辉摆了摆手,“能坐的都坐下吧!”

        这个时候,老爷子稀罕重孙,以前的话,肯定免不了要先过去看看重孙子的,但这一次有些异常,他那长孙媳已经露出了笑脸、略微调整了一下怀里孩子的睡姿,但老爷子却是看都没看自己的重孙子,反而在人群中第一眼就找到了孙女赵植芳,招招手,笑眯眯的,“芳芳啊,过来!来!”

        赵植芳走过去。

        老头儿笑着问:“今天生日啊,十八岁啦,玩得高兴吗?”

        赵植芳笑着点了点头,“高兴。谢谢爷爷!”

        老头儿一副笑得很开心的模样,“高兴就好!以后就长大了,不是小孩啦!”

        赵植芳依旧笑。

        这时候,却听老爷子道:“照例,咱家的孩子年满十八岁之后,家里那个投资基金里,给百分之一的股,另外,也是照例,给你一百万的零利息借款额度,期限十年,自己有点什么商业上的想法,都可以去试一试。”

        赵植芳甜甜地笑着,眼睛弯成月牙儿一般,“谢谢爷爷!”

        赵文辉仍是笑呵呵的,“先别着急说谢谢,一会儿打总再谢。哈哈……除此之外呀,爷爷自掏腰包,送你一件小礼物好了!你想要什么,回头想一想,想好了,就随时过来找爷爷,怎么样?”

        赵植芳面露惊喜,下意识地抬手捂嘴。

        这实在是惊喜了。

        老一辈的人物,几乎就没有真的完全不重男轻女的,赵文辉也不例外,只不过家大业大之下,完全没必要苛待女儿和孙女,所以该给的就毫不吝啬,基本上也就算是一碗水端平了罢了,但究其细微,却仍然能清楚地感知到,老头儿对孙子的宠爱,是要明明白白超过几个孙女的。

        但今天,赵植芳很明显破了这个例。

        十八岁成人礼,老爷子通过一个不限条件的“小礼物”,清楚地表达了自己对这个小孙女的喜爱和重视。

        这种喜爱,给人的感觉甚至超过了此前的两个孙子。

        因为前头大孙子,也就是赵植芳的堂兄赵植菖十八岁生日的时候,老爷子额外送了一辆夏利车,也就几万块钱。

        虽说那已经是快十年前的事情了,但那个时候其实赵家已经很有钱了,于是一辆夏利送出去,反而导致赵植菖明明不是开不起好车,但却不得不开着辆破夏利,还足足开了四五年,一直到结婚了,老爷子送了辆奔驰,这才终于摆脱了那辆令他苦不堪言的夏利。

        而等到二孙子,也就是赵植芳的亲哥哥赵植蒲成年,也就是三年前,老爷子送的车档次高了一点,也有限,是一辆大众的低配高尔夫,十万块出头。

        到现在赵植蒲平常在魔都上大学,车都是丢在家里这边的,据说在那边又买了辆好车,在学校里开着装逼,但放假回家的时候,他还是只能开这辆高尔夫,根本不敢开别的车。

        至于赵植芳的堂姐,赵植兰,则毫无疑问,任何额外的礼物都没有。

        等轮到了赵植芳,老爷子竟是忽然给出这样的一份可以随便挑随便选的礼物!

        这显然是前面的两个哥哥一个姐姐比不了的。

        在赵家这样的大家族里,本来就是那种任何的一点小事,都不是小事,背后都会被咂摸出复杂的寓意和用心的大氛围,像这种程度的意外,老爷子如此的表态,就更是让每个人都不敢小觑。

        大家都有些诧异,和惊愕。

        唯独站在角落里的孙建成和佟春山,仍旧低着头,脸上却没有露出丝毫感觉意外的表情。

        “谢谢爷爷!那我回头一定好好想想!”

        赵植芳甜甜的回答,让老爷子又是一阵开怀的笑。

        但是笑罢,老爷子在客厅里环顾一周,却道:“行啦!芳芳的生日宴也结束了,我知道你们就是想见见我,现在呢,也都看见了,我也没什么要多余叮嘱你们的,都回去吧,回去歇着,好好做好自己手里的工作!去吧!”

        众人闻言并不算吃惊,也都慢吞吞地站起身来。

        这个时候,赵文辉又说了一句,“老大老二留一下,待会儿说点事情。哦,对了,芳芳,你困了吗?要是不困的话,负责去给爷爷烧水冲茶怎么样?要招待你伯伯和你爸爸的嘛!”

        “好呀!我不困!那我这就烧水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