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这个大佬不要惹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一章? 女人越端庄,才越漂亮

第四十一章? 女人越端庄,才越漂亮

        赵文辉亲口点名,到最后,除了他自己之外,获准参加随后这个赵氏家族内部小型会议的,一共有四个人:

        他的两个儿子:长子赵中军,次子赵中毅。

        他的老伙计、老跟班:佟春山。

        他的座下大弟子:孙建成。

        以及另外一个,本不该出现在这个小会议上,却被他以留下烧茶倒水的名义,给留下了,或可算作旁听。

        余者散尽,孙建成亲自送到了栅栏门处,目送他们下山,随后便也回转。

        赵文辉坐在沙发主座,剩余四人,也都纷纷找座位坐下。

        赵植芳专心的烧水、冲茶、连头都不抬。

        不等茶水冲出来,赵文辉便已经开门见山,只一句话,便定下了一个鲜明的基调,“接下来,咱们可以略微高调一些了。”

        众人皆愣,就连孙建成,都有些微愣。

        赵文辉笑笑,脸上重又出现自信的神情,泰然自若,甚至比起十年前的奋发,现如今的他,看上去还更有底气了一些。

        “今年秋天的嵩山会,我会去参加。”

        这句话一出口,又是惹得众人一阵惊诧。

        所谓嵩山会,已有十几年的历史,起初是豫州省内几个修真者私底下的小型聚会,目的是为了交流、探讨,在某些事情上,也有些互通有无、互帮互助的作用,后来参加者越来越多,这嵩山会的功能也越来越多,发展到今日,它的名声已经是隐隐地出了圈,在豫州省的商界,也是赫赫的大名。

        在这个嵩山会上,有较量、有交流、有探讨,也会由会内一些德高望重的老前辈主持,解决一些内部的摩擦和矛盾,当然,也会有很多背地里的合纵连横,有商业上的,也有其它方面的。

        总之,在豫州省,嵩山会的意义,早已超脱出了一帮修真者聚会交流的范畴,变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大会。

        只不过,参加者必须是修真者这一点,还是定死的。

        别管你再大的商人,再有钱的人家,只要不是修真者,那就一概拒之门外!

        赵文辉早在九十年代初,就已经是这个嵩山会的正式会员,虽然不是最早那一批,但资历已经颇深,在会内,绝对算得上是德高望重的老前辈那一拨了。

        但是,过去的七八年间,他深深地受困于自己体内的伤势,且修为不进反退,因此不得不示人以弱,以年老静养为名,躲在宿阳市这边,一边想尽办法解决修炼上的问题,一边则费尽心血的打造了这处半山腰的修炼道场。

        如此一来,反倒是给外界传递了一种“他在闭关”、“或许是要尝试突破了”的模糊信息,也因此,嵩山会虽然好多年没去,但赵家的生意依然算是顺风顺水,基本上没人会主动来招惹他们。

        但其实,这纯粹是麻杆打狼,两头怕。

        外界各种猜测,轻易不敢招惹赵家,赵家这边却也小心翼翼,对外做事、经商,都尽量以不与人力争为原则,避免得罪人。

        而且,赵文辉不去嵩山会,连门下弟子、儿子等,也都尽数被他禁足,不许去参加嵩山会——他们去了也讨不了好,万一戳出事端来,或被人借机挑衅,不回应不行,露了怯,回应却有可能会被人羞辱,到时候更是露怯。

        到现在,老爷子却又忽然决定,今年要重新去参加嵩山会,自然是叫所有与闻者,都吃了一惊。

        孙建成在瞬间有所颖悟,但没有开口说话。

        佟春山也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这个时候,反倒是赵文辉的大儿子,赵中军,第一个开口,惊喜地问:“爸,这么说,你的伤势好了?”

        赵文辉淡淡一笑,“两三个月之间吧,也就可以基本痊愈了。”

        众人都大喜。

        即便是早已知道了一些内情的孙建成和佟春山,此时听老爷子自己这么说,也是一下子露出一副松了口气的模样——他们只知道袁立阳当日能曾帮老爷子逼出了肺部的积火,刚才傍晚时分,也又来了一趟,但他们却没有资格参与到当时的谈话中去,因此其实并不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

        这个时候,反倒是赵植芳最迷糊——她甚至不知道自己的爷爷身上有伤这件事,但这个时候,抬头看了看爷爷,又看了看其他人,她聪明地没有开口,而是重新低下头,认真地把茶水倒出来,开始给大家上茶。

        与此同时,赵文辉也是放任众人都把这种惊喜的情绪宣泄了一下,然后才缓缓地道:“不出意料的话,今年年内,我的修为一定可以重新回到当年的巅峰状态。嵩山会是在九月,到那个时候,我固然还没有彻底回到巅峰,但也应该差不了多少了,去一趟嵩山会,亮个相,应当无妨。”

        “太好了!”

        此刻,尤其是赵文辉的两个儿子,赵中军与赵中毅,表现得尤其的高兴。而两人之中,赵中军是负责为赵家的生意掌舵的,赵植芳的父亲赵中毅,则是负责给自己的大哥打下手,兄弟二人这些年配合的不错,因此说话一般都是由赵中军负责开口,“爸,那以后咱们家的这个生意上……”

        老爷子闻言没有丝毫的犹疑,斩钉截铁地回答道:“不要因为意气,与人相争,也不要因为一些无谓的事情,与人结怨,但若是利益所在,以后该争的地方,倒是可以放开胆子争一争的。”

        赵中军闻言长出了一口气,一时间有些意气风发的感觉。

        赵中毅也是不由得露出了放松的笑容。

        接过自己女儿送过来的茶,他笑了笑,道:“怪不得爸您今天心情那么好,还要额外给芳芳礼物,哈哈,原来是有大喜事。”

        他这么一说,赵中军只是微微愣了一下,随后便笑起来,刚才心里曾经有过的一点猜度与疑心,此刻也尽数释然。

        一旦这一点疑心去了,他对下面的孩子们,哪怕是侄子侄女,也一向都是很疼爱的,更何况赵植芳从小就生得瓷娃娃一般可爱,算是下一辈人里最漂亮的一个了,从小也就极受他的疼爱。

        再加上,他向来行事风格很是豪阔,绝然不同于赵文辉这一辈创业者身上的小气节俭,这时候回想刚才曾经对自己的二弟和侄女起过一些不太好的猜忌,心中不免有些自愧,便当即大方地说:“咱爸伤势痊愈,他高兴,咱也高兴啊!这样,我侄女今天生日,又赶上今天咱们家有那么大个喜事儿,我这个做伯伯的,也不能没有点表示啊!芳芳,有驾照了没?伯伯送你辆跑车要不要?”

        赵文辉听着听着,眉间笑容已是一滞,等他说完了,更是抿了抿嘴,不过这毕竟是他长子,所以犹豫了一下,他最终还是没说什么。

        孙建成和佟春山二人都是追随他最久的,自然最了解他的心思,这个时候都眼观鼻鼻观心,非但没有凑趣开个玩笑,甚至也都低下头,没接茬。

        赵中军兀自沉浸在兴奋中,倒是没有察觉什么。

        不过这个时候,还没等赵植芳开口说话,坐在他身边的赵中毅却已经开口道:“大哥,大哥……千万不要!她一个女孩子,还上着学呢,送什么跑车呀!她现在每天骑自行车上学,就挺好的!别送了!”

        赵中军闻言哈哈一笑,“那可不行!我可不能委屈了我侄女!”

        顿了顿,他道:“不过这样吧,你爸顾虑的也有道理,就等你高考完了吧,高考完了之后,你自己选去,相中哪辆车,大伯送你!”

        老话说,长者赐,不敢辞,自己大伯非得要送,赵植芳犹豫了一下,还是甜甜地笑着,说:“好呀,那就谢谢大伯了,等我高考完了,一定去挑一辆最贵的找大伯去刷卡!到时候把大伯你的零花钱都给你花光!”

        赵中军哈哈一笑,道:“不怕!你花不光!”

        忽然,赵文辉轻轻地咳嗽了一声。

        霎时间,连赵中军也收了声。

        房间里一下子就又重新安静了下来。

        老爷子想了想,说:“刚才我说的事情,出我之口,入你们几人之耳,对外,哪怕是你们的老婆孩子,也绝对不许说,懂吗?”

        赵中毅犹豫了一下,点点头,“知道了爸!”

        赵中军却眉头微皱,问:“为什么呀?这是好事儿啊爸,干嘛不……”

        赵文辉微微摇头,倒是耐心地解释了一句,道:“我说给你,你心里有数,不至于曲解了我的意思,但下面的孩子呢?过去几年,我刻意的压着他们,还总是这样那样的事情,现在告诉他们可以嚣张一点了?你以为他们就不敢欺男霸女?告诉你,只要你敢说,几个月之内他们就敢给你惹出人命案子来!”

        说到这里,他面带不虞之色,道:“你自己生的儿子什么样,你心里没数?”

        赵中军闻言,脸上有着一丝尴尬一闪而过,过了片刻,他有些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道:“好的爸,那我知道了,我一定守口如瓶!”

        赵文辉点了点头,然后抬头看看时间,道:“那行了,天也不早了,喝了这杯茶,你们俩下山吧!”

        说完了,他站起身来,笑着看向赵植芳,道:“芳芳,你陪爷爷出去散散步好不好呀?”

        赵植芳点点头,“好呀爷爷!”

        …………

        以半山腰处的精舍为中间点,向下通往山下别墅的,固然是已经铺就的石阶,往上再走,也是已经铺好了的石阶,甚至就在快到山顶的地方,还额外修了一座不大的凉亭。那是赵文辉每天散步都必去的地方。

        只不过今天散步的时间,的确是太晚了。

        山间并没有灯,幸好尚有一丝月色胧明,祖孙二人虽然修为不一,但也的确都是有修为在身的,夜里走在这样的石阶上,只会觉得夜色甚美,倒是并不觉得山路难行。

        一路缓步上山,赵文辉并没有开口说话。

        于是赵植芳也就默默地落后爷爷半步,走来有些蹦蹦跳跳,时不时地还掐一片道旁新钻出来的嫩叶,实在是不脱少女童稚之可爱。

        一直等到了近山顶处的凉亭,赵文辉进了亭子,负手在身后,眺望远处的山峦与田野,好半天,才感慨,“真的是好景致啊!”

        说完了,他回头,见自己孙女正有些好奇地看着自己。

        他知道的,自己这个孙女随他爸,是个精细人。

        所以他知道,她一定是心里藏着许多的不解、许多的问题、许多的猜测,只是,也跟她爸爸一样,她等闲的不会主动开口问。

        于是,这个时候,他笑着说:“芳芳啊,有什么想问爷爷的,现在可以开口问了。你问,爷爷保证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但是,别管爷爷说了什么,你问了什么,下山之后,包括今天傍晚你见到的一切,都要藏在心里,连你的爸妈,都不要告诉,明白吗?”

        “为什么呀爷爷?”

        “因为那是咱们赵家今后几十年的命脉之所在。是咱们家,也是爷爷我,当然也包括你,咱们的底气之所在。嗯,有句话,你要记下!”

        “嗯?什么话?”

        “君不密则失臣,臣不密则失身,己事不密则成害!”

        “哦!”

        赵植芳露出一副似懂非懂的模样——大概意思并不太难明白,她是有一定的古文功底的,但这句话从爷爷口中说出来,是否还有别的含义,就猜不明白了。

        但赵文辉显然并没有要仔细解释的意思。

        片刻后,他笑眯眯地看着自己最漂亮的这个孙女,又问:“没有什么要问的吗?”

        赵植芳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容,问:“爷爷,那个袁立阳……很厉害吗?”

        “很厉害!而且,是远比爷爷还要厉害的那种厉害!”

        “哦。”

        “所以呢,你以后在学校里,如果有机会,可以适当跟他多一些交流,但也不要太过刻意,明白吗?”

        “为什么?既然他特别厉害,像您说的,甚至是咱们家的底气之所在,是命脉,那难道不该好好的跟他打交道,把关系处理好吗?”

        赵文辉闻言笑了起来。

        片刻后,他说:“如果你是男孩子,爷爷一定会建议你,跟他走近些,再走近些,做个好朋友最好,就算不是好朋友,做个好跟班,好……狗腿子,都行!但是,芳芳呀,你是个女孩子呀!”

        赵植芳讶然。

        此刻山风徐徐吹来。

        夜色中,即便四顾无人,赵文辉的声音依然放得特别的低,温柔若絮语一般,对自己的孙女,百般叮咛——

        “芳芳呀,爷爷知道你很聪明,你虽然并没有多说什么,多问什么,但今天的事情,从头到尾,你都参与了,爷爷的话,你都听见了,爷爷知道,你肯定明白了很多东西,而且爷爷猜,你也肯定已经有了某些想法,或者是预测。”

        “但是,今天爷爷想告诉你,对于你,爷爷没有任何期待,明白吗?”

        “你或许已经想到了什么,也或许还没有想到,爷爷今天这个话,也可能说得早了些,但还是要说,而且必须要在今天就说给你听。”

        “你是个聪明人,但聪明人容易想得多,容易聪明反被聪明误!”

        “所以爷爷要告诉你,爷爷能一路走到现在,包括以后继续走下去,靠的从来都是自己,绝对不会要自己的孩子去付出什么、牺牲什么……”

        “芳芳呀,等你再长大些,如果你有你自己喜欢的人,是完全可以的,你有权力去获得你自己的爱情,自己的人生,爷爷不需要你为这个家付出什么……”

        此刻的夜色中,赵植芳的眼睛越来越明亮。

        而这个时候,老爷子略微停顿了一下,又继续说:“另外,乖孙女呀,不管你以后有怎么样的选择,会选一个什么样的男孩子,爷爷下面的这句话,你都一样要牢牢的记住,并且按照爷爷说的话去做!因为它对你有百利而无一害。”

        “这句话叫做,女人越端庄,才越漂亮!”

        赵植芳眨了眨眼睛,似乎听懂了一些什么,又似乎并没有听懂。

        但她却只是甜甜地笑了笑,眼睛弯成月牙儿一样,长长的,媚媚的。

        “我记住了,爷爷。”